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极限训练I
    某天下午,城北山区,深山里传出阵阵兵器的碰撞声。

    米开朗基罗一跃三米,从侧上方朝方雾寒掷出三枚飞镖。

    方雾寒横刀挡下两枚,接住一枚,但接的很悬,飞镖差点就飞进了他的手掌。

    米开朗基罗刚一落地,方雾寒就将那枚飞镖朝他腿上扔去,他急忙躲闪,飞镖钉进他脚下不远处。

    趁他重心还没来得及回复,方雾寒突进到他面前,毫无保留地一拳打了上去。

    米开朗基罗顺势向后飞去……

    旁边,拉斐尔和莱昂纳多还未分出胜负,他们的每一次攻击都能被对方完美化解,丝毫没有破绽。

    方雾寒决定帮他们分出胜负。

    他首先将莱昂纳多确定为目标,飞镖掷出,莱昂纳多用一柄刀挡住飞镖,又用另一柄到化解了拉斐尔的攻势;下一秒,一阵紫烟囱他们之间爆散,方雾寒也加入到他们的战斗中。

    莱昂纳多举刀,格挡了方雾寒两柄忍者刀和拉斐尔的两支忍者叉,巨大的冲击力让他一条腿跪了下去,方雾寒抓住机会,用刀背狠狠地抽中了他的膝盖。

    可来自脚踝的痛感让方雾寒停止了攻击,拉斐尔用忍者叉挑住了方雾寒的脚踝,方雾寒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就被撂倒在地上。

    莱昂纳多和方雾寒倒在地上,连连后退,拉斐尔步步逼近。

    方雾寒的忍者刀被弄掉了一把,恰好莱昂纳多也只剩下了一把,他从莱昂纳多手里夺过另一把,然后瞬间稳定住重心,使出了那招“反身重砍。”

    拉斐尔短小的忍者叉最怕重型武器的正面轰击,而“反身重砍”这一招就是直接把刀化作重型武器进行重击。

    忍者刀与忍者叉猛烈撞击,碰出了大片的火花,拉斐尔被打的连连后退。

    “好样的小寒!加油!”米开朗基罗在一旁呐喊。

    “啊!”方雾寒的体力早已透支,他怒喝一声,将最后的力气也用了出去,两柄忍者刀划着“业”字形轨迹连续不断地砍向拉斐尔,他们之间银光闪闪,各自的武器如蝶舞般在手中翻飞。

    最后一集,“业”字收尾,直接将拉斐尔的武器震落,他的手也被震得失去了知觉。

    方雾寒跃起,“咚”地一声用膝盖顶在了拉斐尔的胸口,结束了这场混战。

    方雾寒站在拉斐尔旁边,朝他伸出了手,拉斐尔咬着牙卖力地握住了他的手,可接着就出现了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在方雾寒把拉斐尔拉起来的一刹那,拉斐尔挽住方雾寒的胳膊,一个过肩摔将他反摔在了地上。

    “啊啊啊!”拉菲尔骑在方雾寒胸口上,边大喊边一拳拳地打在他腹部,痛的他五官都扭在了一起。

    “投……投降……”方雾寒实在忍不住了,治好举手投降。

    莱昂纳多和米开朗基罗走过来,把他扶了起来,他立即一阵狂吐,连胃酸都吐了出来。

    “小寒,你竟然对你的敌人伸出援手!”米开朗基罗瞥了一眼拉斐尔说。

    方雾寒伸手示意让他闭嘴,然后又一阵干呕。

    “我早说过,你们都不是我对手。”拉斐尔不屑地瞄了一眼米开朗基罗。

    “小寒,你今天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莱昂纳多语重心长地说,“你要记住,永远!不要向你的敌人伸出援手!”

    “我不是怕……伤者拉斐尔么……”方雾寒说。

    拉斐尔一脸不屑,“切……就你那点攻击力……”他说着,米开朗基罗按了他胸口一下,痛得他立马叫了起来。

    “其实……我进步还是不小的对吧……”方雾寒缓了过来,声音也恢复了回来。

    “总体进步还是很大的,但细节方面还有太多欠缺,这是需要用大量的训练来弥补的。”莱昂纳多说。

    “啊?!”方雾寒一听“大量训练”立即傻了眼,“那我还不得让你们练死……”

    莱昂纳多一脸黑线,“呃……倒也不用非得实战,冥想训练的效果也是非常好的,而且最好的一点是被打了不会感觉到痛。”

    “我叫它格斗空间~”米开朗基罗说。

    “格斗空间?”

    “就是我们四个在同一冥想空间里进行思想训练。”拉斐尔解释。

    “我们要不要先歇会吧,天都黑了,我也饿了。”米开朗基罗指着自己的独自说,随后里面奇迹般传来几声“咕叽”,证实了他的话。

    “也好,应该七点多了,我妈也该急了,我们先回去吧。”方雾寒说着,开启了一扇传送门,是通往他家储藏室的。

    半小时后,饭桌上。

    “真搞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学这什么破忍术,你那些魔法都那么变态,哪个不比忍术强?”

    “终于明白其他魔王为什么开除你了。”方雾寒诋毁欲魔,“比我妈都能叨叨!”

    欲魔一时语塞。

    “我跟我兄弟们学什么要你管么,你还真把我的皮当成你的身子了?”方雾寒说。

    “好好好我闭嘴……这是你的身子以后你的事我再也不管了好吧……”

    ……

    深夜,方雾寒趴在母亲房间的窗户上看了半天,确定母亲睡熟后,他又贼头贼脑地踱回自己的房间,做了个“ok”的手势。

    忍者龟们打坐在地板上,方雾寒轻轻关上门,反锁,也坐到了地上,“好了,开始吧!”

    他们开始进入冥想状态,忍者龟们的身上先后泛起白光,这些白光相互向伸出手一样探出一条条光链,将彼此链接在一起。

    随后,方雾寒的脑海里浮现出另一组画面,而且是第三人称视角,自己和忍者龟们坐在一个纯黑的空间里,因为他们身上都发出很亮的白光,所以完全可以相互看到对方。

    “怎么是……第三人称……”方雾寒的视角看着自己,跟上次在莱昂纳多的冥想空间里“灵魂出窍”一样。

    “新手冥想经常会灵魂出窍,你碰一下自己就好了。”米开朗基罗说。

    方雾寒碰了下自己的身子,不知怎么闭上了眼,再睁开时,已经回到了自己体内,也得到了自己身子的控制权。

    忍者龟们起身,拿出了彼此的武器,方雾寒一摸腰间,什么也没有。

    “你想象一下就好了……”拉斐尔一脸尴尬地看着他。

    方雾寒想象着自己手中有两把跟莱昂纳多的一模一样的忍者刀,果然,手上立马变得沉甸甸的,两柄忍者刀果然出现在他手中。

    “这么神奇……嘿嘿……”方雾寒说着,又一脸坏笑地笑着什么。

    下一秒,一架rpg-7火箭筒出现在他肩膀上,忍者龟们都看傻了眼,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呃……不闹了呃……开始吧!”方雾寒说完,丢下rpg-7,拔出了双刀。

    这次训练,他们可算是都拿出了看家本事,米开朗基罗朝天扔出几枚飞镖,那些飞镖突然变得又生命一样,飞舞着袭向其他人,其飞行轨迹千变万化,根本无法闪避,方雾寒被击中了胸口,随后向后飞去,区区几枚飞镖现在竟然造成了钝器般的伤害。

    拉斐尔将忍叉的“缠腕”用到了极致,几次将莱昂纳多摔倒在地上,而莱昂纳多则利用双刀强大的伤害和机动性将拉斐尔的一柄忍叉击落。

    方雾寒爬起来,他的脑海里飞快地闪过米开朗基罗的战斗风格——忍者属性:林,特长是灵活和伪装,近战能力虽说不如莱昂纳多和拉斐尔强,但吊打他也差不多了……

    而他的特长是速度,对米开朗基罗的灵活与机动,现在只能拼两人的速度了,方雾寒化作一道幻影冲向米开朗基罗,米开朗基罗则只在原地留下了一阵紫烟。

    他朝烟雾里一阵狂砍,但没有任何感觉,他知道,米开朗基罗早就不在原地了;想着,转身一记“反身重砍”,可才刚转过身子,刀还没来得及斩出,米开朗基罗的双节棍就已经落在了他头上……

    挨了一棍后,他的刀已经斩出,可米开朗基罗再次没了踪影。

    “md人呢?”方雾寒怒吼,又转身朝后砍去,可还是砍了个空。

    几秒后,方雾寒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接着米开朗基罗想一只鹰一样从他头顶上落下,那一刻,他看到米开朗基罗打开锁镰,那长链就开始像只精灵一样围着他转圈……

    米开朗基罗落地,方雾寒被锁镰套中,瞬间变成了一个五花大绑的粽子。

    “嘿嘿……”米开朗基罗轻轻一推,方雾寒由于腿也被帮助了,一时重心不稳向后倒去。

    不远处,莱昂纳多早已站在那等着米开朗基罗,他很早之前就战胜了拉斐尔。

    方雾寒和拉斐尔坐到一边,看着米开朗基罗和莱昂纳多的战斗,莱昂纳多的忍者属性是风,是以柔克刚、无坚不摧的意思,而在他人看来,他可不是股清风,而是灾难般的飓风。

    从战斗中就可以看出,米开朗基罗的机动性对莱昂纳多来说是小菜一碟,而且莱昂纳多是完全压制了米开朗基罗的高机动,自始至终一直是在压着他打,米开朗基罗更是连跑的机会都没有。

    方雾寒早已经看出了他俩的结局,便又调侃起拉斐尔来:“你不是说你是不可战胜的么……”

    一听这话,拉斐尔头上立马着起了火,方雾寒立即就闻到了浓浓的*味,拉斐尔的忍者属性是火,正应着他火一样的脾气;火是实力的象征,同时也成了拉斐尔的软肋,刚才莱昂纳多就是利用了他这一弱点,不断地激怒他,直到他被怒火冲昏了头脑,然后被莱昂纳多一击秒杀……

    战场上,他俩的战况一团糟,米开朗基罗终于从莱昂纳多的刀阵下脱身,然后被各种追着打,跑了半天还是被莱昂纳多抓到,最后投降……

    身旁,三杆大旗不知何时出现,分别是莱昂纳多的风旗、米开朗基罗的林旗和拉斐尔的火旗,不用说,本来应该还有个“山”旗,但那属于多纳泰罗……

    “是不是……有点尴尬?”方雾寒摊了摊自己空荡荡的双手,他们一人一旗,而自己什么也没有……

    刚说完,莱昂纳多便召唤出一个战旗朝他飞来;他看着战旗在空中发出轰鸣的破风声落下,隐约间猜到了什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