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忍法奥秘
    单是在武器方面方雾寒就占了下风因为他的两柄太刀顶多有半米,而“惊风切”和“斩云切”的长度至少是他太刀的三倍长,而他好像听狄修索说过,这两并刀加上刀鞘足有两米六!

    但长度换来的是机动性,这代表着他可以利用自己“雷忍”的属性用短太刀打出更加优秀的速度与冲击。

    他冲向投影,由于速度太快,他已经来不及与雷电之力共鸣了,索性双刀重砍,但被投影轻易拦下。

    “久违了……兄弟,希望你能看出我的进步。”他说,虽然他知道这不是真正的狄修索,但他每次直视这个投影时,想到的不是出刀砍它,而是想给它来个大大的熊抱……希望他还能像以前那样把他驮在肩膀上,然后带着他走到一旁,教给他更多的东西。

    但这个投影却毫不留情地对他释放了必杀:踏月!惊风斩!

    方雾寒暗叫不妙,下意识后退了几步,只见投影狄修索将惊风切朝天一扔,惊风切在空中急速旋转,像一轮银色的明月,另一柄神刀“斩云切”则化作一道疾风,围绕着狄修索,形成了一道不可触及的杀阵。

    狄修索一跃而起,踩着明月般的惊风切飞向空中,但恐怖的是他在惊风切的光芒中一闪而过之后,竟然再也没了踪影!

    方雾寒瞬间慌了神,这个投影的思想模式和狄修索是一模一样的,可以说就是复制了狄修索生前的战斗基因,他了解真正的狄修索,曾经也很多次因为他是自己的同盟而由衷的高兴,而那几次和他对打的时候都是心惊胆战。

    “兄弟……别怪我……”他发了狠心,整个身体都如一条蓄势待发的闪电等待着投影的到来。

    明月般的惊风切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几乎和他是零距离,惊风切快速旋转,轻而易举地将他的衣服斩开,他的胸膛和肚子已经感觉到了那极致的劲风!

    惊慌之中,他后跳一下,将太刀横在身前,惊风切与太刀擦出的火花让他几乎睁不开眼;他听到了金属破碎的声音,看来是两柄太刀断了一柄,就在这时,他的身后突然刮起了一阵强风,他的重心原本是在后面,可这一刮直接把他掀翻过去,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倒向惊风切,却没有任何办法逃脱。

    一阵紫烟从他身旁爆开,莱昂纳多在他倒向惊风切的刹那将他救走,随后两人出现在十米开外。

    自从狄修索释放必杀后,方雾寒一直没能攻击到狄修索,惊风切和斩云切像是有了生命一样,他明明逃出了踏月惊风斩的秒杀范围,可惊风切还是快速地追了过来。

    按惊风切的速度来看,大约五秒后,他就会被开膛破肚,而此时狄修索已经不知去向,说不定会在哪个关键时刻出来给他一刀。

    蓄力!他将全身的力道灌注在太刀上,太刀立马环绕起了轰鸣的雷电,他的脚下暴雷四起,太刀带着雷霆闪电斩向惊风切。

    “乒!”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他的另一柄太刀也断为两半,但这次他可真躲不开了,因为惊风切已经斩入了他的腹部!

    “喝!”狄修索从空中落下,一刀将他的脑袋斩下……

    投影系统发出尖锐的警报声,显示屏上出现了投影狄修索的头像,下方还有几个金光闪闪的字母:win!

    可令他吃惊的是,实力最强的莱昂纳多早已在休息区等他,原来莱昂纳多不小心中了黑魔的恐惧之渊,还没等他逃出来就被一个巨型纯黑能量球轰在了脸上……

    “要是我有一把好刀说不定就能多在场上站一会了……”方雾寒发起了牢骚,“现在觉得忍者刀真是好用。”

    莱昂纳多听到他说这话很是高兴,“忍者刀与其他武器的不同之处就是它招数多,所以很多高手手中的忍者刀千变万化变幻莫测,如果你喜欢的话,以后我可以把我这把送给你!”

    他说着,从背后拔出那两柄忍者刀,跟动画里的忍者刀一模一样,而且毫无钝迹,这两柄刀的刀刃光滑如镜,只是刀身因为长时间未擦洗而显得有些黯淡。

    “真的?那你用什么?”方雾寒很是惊讶。

    “现在这个时代变了,已经不再是那个刀光剑影的世界了,而你却不同,你是一名惩恶扬善的大魔法师,你以后可能会用得到,我也希望你以后能多用它来惩罚坏人。”莱昂纳多说着,看向左剑的刀铭——leonardo。

    不一会,拉斐尔和米开朗基罗也都败下阵来,由于这次训练没有人获胜,所以那个机器也没有吐出炼金水晶。

    “你们两个不好好配合都跑哪去了!还有,那个拿长刀的根本不是人!太快了!”拉斐尔一处投影区就抱怨起来。

    “强烈建议删除那个黄色的家伙!它老是在我身上乱摸,摸完我就浑身软不溜秋的,根本没法打!”米开朗基罗指着欲魔的头像说。

    几秒后,莱昂纳多开口说话,仿佛有了什么重要的决定,“我们能找个安静的地方吗?”

    “可以,黄金大殿旁边有带锁的小隔间,跟地球上教堂里的忏悔室差不多,而且隔音效果很好。”说着,他起身,把忍者龟们带到了黄金大殿的一间侧室里。

    “先进入冥想状态,深度冥想,好戏……要开始了。”莱昂纳多说完,在金椅子上打坐起来。

    不一会,他们身上都泛起了白光,一条光莲从莱昂纳多身上形成,逐渐将他们连接起来,预示着他们都将进入莱昂纳多的冥想空间。

    方雾寒逐渐睁看眼,首先看到的是那轮温吞吞的太阳,这还是那棵巨树的冥想场景。

    忍者龟们打坐在自己旁边的木板上;四周吹起了清风,将他们的头巾吹起,显得威风凛凛。

    “小寒,这个场景叫六翼天树,当初师父就是打我们在这里进行冥想训练的。”他说着,睁开了眼,起身拔刀。

    他们也照做。

    “兄弟们,我们再陪小寒训练一次吧。”莱昂纳多说完,身上泛起白光,这也是他“风”忍术属性的颜色,“林”是绿色,“火”和“山”是红色和棕色,方雾寒的“雷”是蓝色。

    “开始!”莱昂纳多猛地大喊,并将忍者刀刺入脚下的木板,“小寒,一会我们所有人都会随着天树快速地旋转起来,你把你的刀刺入脚下的木板,不过你放心,它是不会碎的。”

    果然,几秒后,六块木板开始转动,有两块木板是空的,原本应该是一块属于多纳泰罗,一块属于他们的师傅斯普林特。

    在这么高的位置转圈方雾寒真是怕极了,他把刀狠狠地刺入木板,却只刺进去了刀尖部分,这木板比他想象的硬多了。

    “用雷之力!”莱昂纳多呵斥,俨然是师傅对徒弟的训斥。

    而脚下的木板越转越快,他如果不抓紧时间稳定下来,很快就会摔下去!

    “喝!”方雾寒怒喝一声,将忍者刀刺入木板,但因为心思不集中,也就是比刚刚多刺入了一点点。

    只见莱昂纳多的双刀有一半已经深深的嵌入了木板,拉斐尔的忍叉和米开朗基罗的锁镰也是将他们牢牢地固定在了木板上。

    他现在拔出刀再重新刺入是不可能了,木板飞快转动,他眼前的一切事物都化作一条条不同颜色的细线朝后飞去。

    方雾寒的重心开始不稳,渐渐地,他的脚开始离开木板,整个人直接“飞”了起来,他只能死死地抓着刀柄,不然就这速度,他被甩飞出几十米远都有可能。

    但他的忍者刀因为刺入太浅而逐渐松动起来;天树的旋转速度已经到达了极限,他全身已经“起飞”,眼睛什么都看不到了,耳朵里听到的也只有尖锐的风声,由于他们相对静止,他看到他的兄弟们仍稳稳地站在木板上,他们的武器也丝毫没有松动。

    “一会我喊跳的时候,你就松手,任凭被甩飞,然后在空中突进到中央的树干上!”莱昂纳多的声音出现在他耳朵里,因为这种情况下单纯的大喊已经毫无作用了。

    几秒后,随着莱昂纳多的一声“跳”,忍者龟们同时如断线的风筝般“飞”出去,方雾寒也松了手,但他不像是飞,更像是被“扔”了出去。

    突然,忍者龟们又像是被一根透明的绳子拽住一样,同时向六翼天树的树干飞去,而方雾寒则是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这种违背物理的行为。

    忍者龟们就像游戏中的“二段跳”一样在空中一跃然后平稳地落到了六翼天树的树干上,他们朝着三个方向,如忍者之王般威严,风吹起他们的头巾,更形成了一种无形的气场……

    “小寒!快制空!用雷之力向前突进!”莱昂纳多的吼声出现在他脑海中。

    他一下子慌了神,“制空?怎么制?”他的脚四处乱蹬,眼看着自己离他们越来越远,要照这个速度摔下去估计又得滚回现实了……

    终于,在最后关头,他毫不知情地一脚蹬出了累之力,他的脚上带着轰鸣的雷电,瞬间将向外的速度归零,他也向前突进过去,但……他的前面是一棵树!

    “天啊……”忍者龟们趴在六翼天树顶上,看着下方的“惨案”,“以闪电般的速度撞树……很疼吧……”米开朗基罗说。

    “很疼!”拉斐尔表情夸张,好像感觉到了方雾寒的疼痛一样。

    “我们快下去看看!”莱昂纳多说着,跃下百米高的天树。

    “im a dog!”方雾寒突然蹦起来,冲着米开朗基罗的脸犬吠起来。

    拉斐尔一巴掌抽在他的脸上,直接抽的他转了个圈,随后他向后倒去,莱昂纳多和米开朗基罗瞪着眼睛看着拉斐尔。

    一会,方雾寒突然“消失”,这意味着他解除了冥想状态。

    ----------

    方雾寒和忍者龟们走在黄金大殿,讨论着这场最终的训练。

    “以后再……多练习吧……我们回家……”方雾寒说完,摸了摸刚吐空了的肚子,开启了扇传送门。

    下午,母亲出门,家里只剩下了方雾寒和忍者龟们,莱昂纳多提出要教方雾寒做忍者布衣,然后再跟他说说受伤了该用什么药等,就像老师耐心地教导学生一样。

    远处,一个瘦高的影子站在高楼的楼顶上,隐身的忍者龟们在他眼中也显现出来。

    少年看着这四个兄弟有说有笑,脸上露出了笑容。

    “真是好兄弟啊……只是……可惜了……”他深深叹了一口气,走下高楼……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