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暮色神纪:黄昏 第七十二章 落日之哀
    8月6日,天气晴。

    忍者龟们已经一天没回来了,我的假期还有二十四天就要结束了,也就是说,还有二十四天,我就要去那汶河中学了。

    不多写了,我要去找忍者龟们,他们可能在深山里迷路了。

    方雾寒合上日记本,准备独自骑忍单车去深山里寻找忍者龟。

    二十分钟后,忍单车飞驰在山间公路上,精钢加速器半功率运行,轮胎边上的精钢刀片与路面上的碎石碰出阵阵火星。

    他费了好大力气才骑到昨天的露营地,但已经找不到任何痕迹了,因为他们还没来得及留下什么痕迹就迎来了六大魔王,还把费尽心思好不容易进入他身体的欲魔给弄了出去。

    “莱昂纳多!”“拉斐尔!”“米开朗基罗!”……

    他慢慢地在山间骑行,希望能在某刻树下或某块巨石旁找到他们的身影,直到中午,肚子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后,他才不甘心地骑到山下,随便找了个餐馆吃了点东西后,又向大山更深处骑去。

    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太阳从头顶移到了西边,他不知在这山群中找了多少圈,都没有找到他的兄弟们,最后,他又回到了昨天的露营地。

    眼看着又到了黄昏,深山里的光线开始变暗,他不得不下山,因为再玩一会他可能又得在漆黑的大山里迷路了,而且他想着自己不能直接开传送门回家,因为他也有可能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他们。

    他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暗仓,里面依旧只是忍者龟们的日常用品,还有莱昂纳多的双刀。

    “你们到底去哪了啊!”他急的快要哭出来,猛地拔出一柄刀,刀柄处的刀铭引起了他的注意。

    只见刀柄出规规整整地刻着两个字——小寒。

    顿时,泪水夺眶而出,他曾经许诺过要把这两把刀送给自己,现在他真的给了,但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莱昂纳多!”方雾寒仰天大吼……

    ----------

    异次元空间。

    方雾寒从一扇传送门里走出,直奔大祭司。

    他一把拽住大祭司的胳膊,把他从圣水室拽到了黄金大殿的光镜前。

    但他一句话也不说,自己操纵着光镜下的按钮,不一会就显示出了昨天的场景——自己疲惫地走进传送门,镜头转向心魔:“希望在末日来临之前,您能有所准备……”

    大祭司张着嘴,几乎不敢相信心魔做了什么。

    “当初你说末日是假的,是那个捡垃圾的骗了我,现在心魔的话你怎么解释?难道你要说那个收垃圾的就是心魔?”方雾寒质问大祭司。

    大祭司心里慌得一时语塞,他竭力掩饰的事被光镜上的这个恶魔一句话给说了出来,大概这些魔王还不知道方雾寒知道末日后的后果吧……

    “您觉得他的话可信么?”大祭司指着光镜上的心魔说,“还是你愿意相信一个疯子和一个恶魔的话也不相信我?”

    大祭司这番话竟让他无言以对。

    他没管大祭司,又从光镜上找到了忍者龟的画面——咒魔让自己留下应付欲魔,忍者龟们朝山下走去,他们走的方向也是自己家的方向。

    目前,他还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几十秒后,忍者龟们的身影完全没入树林中,从此再也没了踪影。

    “发生什么事了?”大祭司一脸疑惑地看着光镜。

    “忍者龟不见了。”方雾寒说,“快两天了。”

    “他们去哪没跟你说?”大祭司问道。

    “没有。”方雾寒摇摇头。

    “您先不用担心,他们处于隐身状态,世界上只有您能看见他们,所以他们有危险的几率很低,或许只是出去玩了。”大祭司说。

    “这光镜怎么搞的,怎么老是没有关键时刻的画面?”他说着,将画面定格在了忍者龟们最后出现的画面,而且当时是傍晚,树林里的光线很不好,再加上他们是往山下走的,一路都是下坡,所以他们很快就没入了树林中。

    “光镜就像一只魔法眼睛,这只眼睛总是在您身边,因为您是守望者,这样做的目的也是保证您的安全。”大祭司解释道。

    由于当时露营的时候莱昂纳多把他们的通讯水晶都放在了家里,所以这最后一条线索也就这么断了。

    “现在我们能做的只又等了,您要放心守望者大人,说不定什么时候他们就回家了,可能还会给您带来一些惊喜。”大祭司说。

    “谢谢。”

    ----------

    未知空间。

    几个被光环笼罩的人窃窃私语,他们的声音如同雷霆震怒。

    “奥利哈刚,我们有必要把圣君抓回来,第二次荒灭暴乱即将来临,或许他还有点用。”一个身如雄鹰,长着巨大金色翅膀的人说。

    “感谢你的意见拉第翼神,可圣君现在正躲在一个名为极光港的隐秘空间里,可怜巴巴地等待着死亡,我们如果就这样把他抓来的话,他会记恨我们的,何况他曾经是你的皇帝,他对我们有恩……”名为奥利哈刚的人敲打着旁边的铁色巨剑说。

    “哼哼……”拉第翼神苦笑,“你不会发起善心了吧……别傻了蠢货,你已经利用过他一次了,没有他那至圣的力量我们早就沦为丧失了,可他现在的力量都不够我们塞牙缝!”

    “蠢货你记住!邪神还没死!圣君现在是全宇宙唯一一个能唤醒它的人!他要是真的那么做了!你那点力量都不够它打个哈欠!”奥利哈刚一脸戏谑。

    “原来这些年你一直怕的是这个……”拉第翼神又一阵苦笑,“没人见过邪神的必杀,目前所有有记载的古籍中都说它的必杀是会耗尽自己所有生命,而且在那种程度的爆炸中没有任何生物能存活下来!即使他是邪神……”

    “那么你认为圣君频频出现在地球上的原因使什么?去集结上古七邪骑来找我们复仇?你不觉得很可笑么……”

    “圣君到底在筹划什么阴谋呢……”拉第翼神低语,奥利哈刚恍然大悟,握着巨剑的手猛地抖了一下……

    ----------

    极光港。

    木质的教堂里传出信徒们齐声高唱《圣经》的声音,少年站在灯塔上,望着那轮温吞吞的太阳。

    大祭司悄无声息地走了上来,同少年一起趴在灯塔顶的铁护栏上,看起了风景。

    “很美,不是么?”少年发话。

    “是很美,不过我不是扫您的兴,这种美好的景象还能存活几天呢?”大祭司说。

    “末日其实并不可怕,用人类的话说只不过是一次超大规模的瘟疫爆发而已,可怕的是结果,你觉得会是什么结局?”少年有些伤感,“人类至今不知道荒灭这种生物的存在,现在唯一有较大可能生存的就是寒帝。”

    “末日什么样,您见过吗?”大祭司问道。

    “其实‘末日’只是个名称而已,只不过在那一天荒灭大规模爆发,这我经历过一次了,但也不一定是荒灭引起的末日,也有可能是宇宙大爆炸,但这种几率很小,跟零差不多。”

    “哦……荒灭爆发时什么样?”大祭司好奇地问起来。

    少年回忆起那时的场景:当时不知道从宇宙的什么地方飘来一大团黑色污泥一样的东西,这东西受引力影响都像雨一样落了下来,在地面上逐渐积攒,最深的地方足有半米,下完这场“雨”后,地面变得泥泞起来,使整个大陆的交通很是不便。

    由于当时我们有统一的垃圾处理机构,其实说白了就是个粉碎法阵,整块大陆的垃圾都由魔法运输到那个法阵上,粉碎后变成一种最基础的原料再加以利用,但令人惊讶的是那种会灰黑色的物体有生命,而且几乎免疫一切魔法,甚至连粉碎法阵也无法处理,所以我们决定先集中存放,等有了办法再集中销毁。

    但一夜后,仅仅是一夜后,这东西就通过疯狂分裂、复制,用了一夜的时间就覆盖了整块大陆,而且将整块大陆污染,所有居民一夜之间全部变为丧尸,只有一些法力极高的神和魔还保留着意识,但他们大多都没活过第二天。

    “好恐怖……”大祭司的额头上渗出了汗珠。

    “剩下的就不用说了吧……”少年看了一眼大祭司。

    “那……有没有什么地方能逃过末日?”大祭司试探性地问。

    少年笑了两声,“怎么,怕了?告诉你,没有!要是有我还至于在这等死?荒灭是种很强的生物,它爆发之后连精神空间都会被感染,使宇宙间不存在任何净土……”

    少年说着,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其实……我们也有可能存活下来,只要我们的能量能挡下荒灭的感染,就可以活下来,虽然我的力量被吸走了,但它还有!”

    大祭司吃惊,“谁?”

    “我的时光之杖!”少年笑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