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你们都是杀人犯
    !--style=”display:none;”-->

    愣他竟然知陪玩自然也知来干什么种奇怪东西让觉得很难受时候发现他三开始拿刀和些棍子作为工具死死盯和

    你为什么要么做?眯眼睛他

    当年煤矿事儿埋葬都亲王宁淡淡煤矿倒闭但老太却获得大笔赔偿而却没有获得分钱老太丈夫死老太直接选择改嫁

    其实切都阴谋岳淡淡老太其实早就和现在丈夫有奸情他发现只要煤矿事儿他就能够获得大笔赔偿和保险

    其实煤矿事儿后可以将里部分救来王宁淡淡老太却做恐怖决定活埋那些

    深深吸口气淡定他三;老太已经死

    但些年怨气还没消散王宁嘿嘿笑脸上露诡异笑容全身感觉到冰冷无比时候仔细王宁

    手里仅仅抓住匕首眯眼睛他三时候他三握手里砍刀朝冲上来抓住手朝后院跑……

    你跑不!前突然现三十岁中年就之前离开那中年也之间准备大门又被吓回来那中间年现在才明白他那时候切做给

    明显就告诉大门不能走都错

    但现在已经来不及直接朝中年男冲上他挥舞手里棒球棍朝砸过来从小练过武术真真整整用于格斗武术告诉王雪武术世家并不随便

    也正因为样才让能够多份活资本

    闪身躲开来自男手中棒球棍转身脚朝内中年男小腿肚上蹬过中年男因为惯性整跪在地上并且朝地上栽倒过继续拉开始狂奔

    要杀他

    千万不能让他逃!

    拽直跑后院假山和树丛之中找比较茂盛躲进

    你没事儿吧!淡淡

    把捂住嘴巴笑声:他他来

    时候脸无奈不知现在几点但明白距离明天日至少还有两三小时让感觉到种窒息任务似乎有点难整别墅里除和就哪四凶手

    眯眼睛周围切周围静悄悄

    可以躲到地水窖!对那地方比较熟悉而且有另外通往路口

    点点头跟朝那水走那空间确实很大而且没有走到尽头而且当时遇到时候她就在而上入口从外锁里不可能来

    除非真有另外口竟然可以确定也只能跟过

    打开水井盖两走又把井盖给关上朝走里水位已经快要比之前水位深朝前走不远处现奇怪路果然里可以通往别地方

    率先从洞口之中爬愣跟在身后

    微弱光线能够让清楚那后她就在前朝前爬种姿势让觉得很难受也有种奇怪感觉

    也不知爬多久前终于有些微弱光芒积也开始豁然开朗

    里竟然有巨大地室地室里微弱光线也越来越清晰那种悠然烛光灯火通明里没有电灯都些蜡烛拉住光芒围成圈整地方让觉得非常诡异

    周围墙壁上画些诡异符文周围点燃圈圈香

    愣愣周围切对:什么地方?

    没有回答则直朝前走虽然觉得很奇怪也朝前走过在前张木床木床周围围绕圈拉住

    在床上躺位老老穿身寿衣闭眼睛但那头发却乌黑那躺在床上老那张惨白脸不禁朝后退两步

    身边淡淡对:她奶奶

    老太你奶奶?脸奇怪时候突然问你不应该姓么?

    你跟你奶奶姓?转头对并且给白眼

    愣时候才搞懂爷姓安才叫安逸而奶奶姓什么根本不清楚种诡异感觉让盯那具尸体在样阴暗地室里显得有些奇怪突然觉得很不对劲

    你把老太藏在里?脸蒙蔽

    脸上露丝丝诡异笑容时候淡淡对:如果就老太呢?

    老太?更脸蒙蔽

    还要多亏你多亏你恐怖陪玩送来好东西呢?笑

    突然腹部传来阵疼痛感觉感觉到无比冰冷低头白皙双手双手握把刀已经刺入小腹轻轻推把整倒在地上……

    安逸……

    熟悉女声音在耳边回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