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世界上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才明白自己应该爱谁
    很快,火车到了点,古月急急忙忙地赶到了孙文广信上的约会地点。

    看着古月欢快的身影,李光华觉得自己的决定应该是正确的。古月嫁给他这几年从未露过笑脸,更不用提还有如此欢快的时候

    李光华感觉自己看不到任何人任何事,只是麻木地追随者心爱人的身影。看着古月离自己越来越远,李光华的心似乎就此空掉了,此刻在大街上行走的只是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

    找到信上所的毛家饭店,古月开心不已。此刻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猫石村距离孙文广所在的城市,经历了10个时的火车路程。

    古月身无分文,从早上到现在,没有吃过一点东西。进入饭店,闻着饭菜的香味,古月的肚子咕噜噜地叫了起来她到此时才发现自己已经一天没有吃过饭了

    没有在饭店里见到朝思暮想的人,古月有点失望,有点急切但是内心里不断安慰自己,孙文广只是来迟了,他一定会到的,她要等着他

    拒绝了服务员推荐饭菜的提议,古月了一声等人,就坐在靠窗的桌上期待着孙文广的到来只是,她注定等不到他

    古月一天没有吃饭,李光华自是如此。不过,他的心神全部集中在窗里面那时而忧愁,时而欢笑的倩人的俏脸上其他的任何事情,他都没有感觉

    就这样,古月一直等到了饭店打烊,孙文广都没有来被饭店服务员客气地请出饭店,古月满心绝望,眼泪止不住地流淌

    在外面一直守候着心爱人的李光华,此时心里充满了希望。他的月没有和别人走,他可以带她回家了

    看着古月失魂落魄地走出饭店,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走着,李光华正要上前带她回家,一个穿着黑衣的伙子就从街边的一个拐角闯了出来

    李光华看着这个黑衣人手里拿着刀子,正在靠近古月,而沉浸在悲伤里的古月并没有发现

    李光华心脏剧烈地跳动着,他不能让古月有事拼命地跑上前去,就在歹徒要捅向古月的那一瞬间,李光华一把握住了刀刃

    歹徒此时反应过来,大声骂道“你子哪里冒出来的,你不要命了”古月听到动静,转身看到李光华一脸紧张地盯着那个歹徒,握着刀刃的手,血流不止

    古月惊呼一声“李光华,怎么是你”李光华转头温柔地看向古月,笑着喊了一声“月,快跑”完就与歹徒拼命起来

    古月完全吓呆了,此时天色很晚了,大街上没有行人,她连个呼救的人都没有。只能看着赤手空拳的李光华为了她与歹徒搏斗

    这歹徒明显是常混江湖的,搏斗起来招招致命,哪里是只有一把子傻力气,又受了伤的李光华能斗得过得

    不一会,古月就看到歹徒将刀子捅进了李光华的胸口,而李光华死命地拖住歹徒,大声的喊道“月,你快走”

    古月看着为了自己奋不顾身的男人,停止了哭叫,她要救他,不能让他出事抹抹眼泪,看向路边有一块砖头,古月快速地捡起砖头就向着歹徒跑去乘着歹徒被李光华死命拖住,古月拿着砖头狠狠地砸向歹徒的脑袋

    终于,歹徒倒地不起了随着歹徒的倒下,李光华也不行了他已经用尽了全部的力气保护着古月,现在不得不放手了

    古月跪在李光华身边,抱起他,痛不欲生道“李光华,你醒醒啊你不能有事啊我不能没有你,你快带我回家”

    李光华虚弱地睁开眼睛,看着为了自己哭泣不已的爱人,李光华觉得一切都值了他想抬手抹去古月的眼泪,可惜,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古月赶紧握住李光华的手放在自己脸上,激动道“李光华,你醒了你怎么这么傻啊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啊不值得的”

    李光华虚弱地笑道“值得,月,你是我见过最好的女孩子我爱你如果有下辈子,我”古月看着李光华眼里的光芒渐渐褪去,李光华最后的一句话都没来得及,她就要永远失去他了

    抱着就像睡着了,一动不动的李光华,古月哭得肝肠寸断她好后悔,为什么,有这么好的男人一直陪在自己身边,她却看不到。她为什么要为了一个渣男一直辜负李光华的真心,为什么

    古月无比痛恨自己,她觉得自己已经没有活在这个世上的必要了

    只是,就在她想要拨出李光华身上的刀子,想要陪着李光华而去时,陈秀梅却在街拐角出现了

    她看着古月满脸血泪,生无可恋的样子,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古月看着狂笑不止的陈秀梅,心里明白过来,这一切肯定都是陈秀梅安排的

    古月放下李光华,起身来,质问着陈秀梅道“陈秀梅,是你,你为什么会在这这个歹徒是不是你派来的你啊”

    陈秀梅抹着笑出来的眼泪,不屑道“是又怎么样,谁让你已经嫁人了还要来缠着我的丈夫你这个贱人,你该死可惜啊还有这么一个不长眼的男人肯为你去死,哈哈你可真是个狐狸精,谁遇上你都不会有好下场”

    看着狠毒地盯着自己的陈秀梅,古月突然笑了,笑得不能自已她回到李光华身边,只贪恋地看着他那平静的笑脸

    陈秀梅恶狠狠地来到古月身边,一把抓住古月的衣领道“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你这个贱货”

    古月看着疯狂地陈秀梅,了然地笑道“我在笑你很可怜哈哈”陈秀梅一脸怨恨道“我可怜,我能有你可怜孙文广到最后不还是我的你现在有什么,唯一一个肯为你牺牲的白痴已经死了,哈哈我看你以后还能迷惑谁”完就想抓花古月的脸

    就在这时,古月猛地抽出李光华身上的刀子,一把捅进陈秀梅的胸口。陈秀梅脸上还保持着狠狠的得意表情,看着自己胸口的那把刀子,只来得及个你字,便再也醒不过来了

    古月吃吃地笑道“哈哈,当然是你可怜我有一个这么爱着我的男人,谁能比我幸福哈哈哈哈”笑完就抽出陈秀梅胸口上的刀子决绝地了结了自己的生命

    古月丝毫没有感觉到痛苦,她笑着靠在李光华的胸口上,期待着老天爷能够给她一次机会,如果有下辈子,她一定要和李光华好好地生活,她会全心全意地爱着他,呵护着这个傻瓜

    古月最后看了李光华一眼,笑着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清晨,上街的行人看到街上惨烈的一幕,都尖叫起来很快,民警闻讯赶来,见到现场躺了两男两女四具尸体其中一对男女死去后均面带笑容地靠在一起

    孙文广被陈秀梅打晕锁在家里,等他清晨起来时,就意识到了自己错过了那个美好的女子孙文广对陈秀梅恨得牙痒痒,这个贱人,等她回来,他一定要让她好看

    孙文广急急忙忙地收拾了一下,就想要出门,看看古月还有没有在等她他要找到她,他要和她在一起

    孙文广紧赶慢赶来到约好的毛家饭店,发现饭店门前聚集着一大群人,他们正对着地上指指点点

    孙文广凑上前去,就看到地上的四具尸体他仔细一看,其中有三个是他认识的一个是他深爱的女人,还有一个是他老婆

    孙文广顿时接受不了,失措地推开人群,跑到古月身边,抱起心心念念的女人,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民警们正愁案子没法破,就见到抱着古月哭泣不已的孙文广二位民警对视一眼,其中一人开口道“这位先生,这个亡者和你有什么关系么”

    孙文广此时心里只有心爱人死去的痛苦,完全听不见身边的声音,只是一味的哭泣那民警见孙文广没理他,便继续道“这位先生,请您节哀顺变现在最要紧的是破解案子,我们需要你给我们协助破案,请积极配合”

    孙文广慢慢地放下古月,抹抹眼泪道“这案子我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跟你们清楚后,我希望我能带走这三位的遗体”

    民警考虑了一下道“行,只要证明你和亡者的确具有亲属关系,你可以领走”

    有着民警的承诺,孙文广悲伤地看了古月一眼,便跟着民警回到派出所,交代了实情

    原来,陈秀梅早就发现自己对古月念念不忘。自己前段时间给古月的那封信,陈秀梅应该也看到了。所以那天,自己就被早就计划好的陈秀梅打晕,紧接着,陈秀梅应该就是雇人对独自一人的古月痛下杀手福利 ”songshu5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