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城
    孙文广没想到陈秀梅这么不要脸,直接就在众人面前将她们俩的公示出来。孙文广心里就一个感觉,完了,这下子,古月再也不会理他了

    孙文广很愤怒,他恨陈秀梅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他即使不能和古月在一起,也绝对不会娶陈秀梅这样的下贱女人的

    一脚踢开哭泣不已的陈秀梅,孙文广恶毒道“你个贱女人,为什么要诬陷我,你不就是想嫁给我么我就算是单身一辈子也不会娶你这样的贱货,呸”完就转身回屋,狠狠地关上了大门。

    陈秀梅反应无能了,事情怎么会这样,不是只要她把自己与孙文广之间的事情闹得人尽皆知,她们俩就能成了么为什么孙文广会出就是单身也不娶自己这种话来

    众人看着陈秀梅一副反应无能的扭曲表情,都觉得这女人是在自作自受,这就是不自爱的下场了

    古月觉得陈秀梅真是可悲极了,这下子她的颜面真是扫地了,以后还怎么在猫石村生活下去啊不过,古月想多了,以陈秀梅的心机与脸皮的厚度,她根活得毫无压力。

    陈秀梅惶恐了一阵,突然恶狠狠地盯着古月,咒骂道“都是你,你这个狐狸精,要不是你来这里,文广怎么会这么对我,我跟你拼了啊”完就要冲向古月。

    古月一阵无语,她就是吃饱了撑得慌才会觉得陈秀梅可怜。她实在不能理解这个女人的脑回路是怎么长的。

    文曼丽看古月在哪里不躲不闪,陈秀梅一副拼命的劲头,像是要撕了古月一般,文曼丽一把推开古月,喊道“月你是不是傻啊,快躲开”

    话刚完,陈秀梅就扑过来了,那一双锋利的爪子就要落在文曼丽白嫩的脸上。时迟那时快,吴辉见到心上人要受到伤害,一把搂过文曼丽保护在怀里,任由文曼丽的爪子落在自己头上。

    陈秀梅意识到自己抓错了人,她想一下子抓烂古月的那张迷惑众生的脸,可她抓在一个男人的头上算是怎么回事。

    陈秀梅还想转向古月,文曼丽看到自己心爱的男人被文曼丽抓的头破血流,心疼得不行。文曼丽狠狠地推开陈秀梅,摸着吴辉头上的伤口,心疼道“辉哥,你没事吧你怎么这么傻啊,我不会让这个疯女人伤害到我的,你干嘛要挡着啊这多疼啊”

    吴辉看着文曼丽心疼的直掉泪水,傻笑道“没事,曼丽,我不疼的,我不会让你受到一点伤害”

    古月看着你侬我侬相依相偎的两人,好笑不已。她心里感激着文曼丽对自己的情谊,她看向还想爬起来厮打自己,觉得这人真是不可理喻。她就在这里不动,看她陈秀梅能够奈她若何。

    文曼丽安慰吴辉过后,拦着陈秀梅道“你这个疯女人,你闹够了没有。你自己没事留不住男人,现在反而怪起不相干的人来了。我们家月招你惹你了,就因为月长得好看,你就这样嫉恨,真没看到过你这样的人哼”

    陈秀梅恨得牙疼,只是对方人多,她知道自己讨不了好处,再有村子里的人对着自己指指点点,便只有狠狠地瞪了古月一眼,就恨恨地回房了。

    古月真是哭笑不得,这辈子她才刚来,陈秀梅就对她恨之入骨,怪不得上辈子她要置自己于死地了。古月佩服上辈子陈秀梅的隐忍,她只是到最后才露出真正的面目。在此之前,陈秀梅一直表现得就像是自己的亲姐妹一样呢自己可是被她骗的死死的

    陈秀梅走后,村子里的人戏谑得看着古月三人不管村子里人,时不时的交头接耳,指指点点。不想再受到非议以及众人的目光,古月便示意文曼丽进屋。

    文曼丽可不管村里人怎样指指点点,依然笑着挽着吴辉与古月一起回了房。

    文曼丽关上门,心疼地看着吴辉脑门上的血痕,对着古月恨铁不成钢道“月,你脑子是不是长草了,刚才那个疯女人差点就要挠破你的脸了,你都不知道躲,还害的我们家辉哥受罪真是”

    吴辉笑着表示没关系,古月笑着赔罪道“我知道错了,文女侠,多谢您的仗义出手,嘿嘿,救女子于水火之中。不过,刚才的一幕也让我明白了女侠找到了一个靠谱的好男人啊吴辉,你是好样的,嘿嘿”

    文曼丽傲娇道“那是,女侠看上的男人还能有错的,嘿嘿哎,你别想打岔,你还没,你为什么不躲呢”

    古月无奈道“我干嘛要躲啊,就凭陈秀梅那疯女人还能耐得我何”

    文曼丽用着一副不可置信的眼光看着古月道“就你这胳膊腿还装什么大白兔呢,要是我们不拦着,你这张如花似玉的脸蛋此时就开花了”

    古月笑着讨饶道“好了,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好,让女侠受累了。这样吧,今天中午,我露一手,算是给您俩口压压惊可好啊”

    文曼丽这才高兴起来,继续傲娇道“恩恩,算你姑娘识相,赶紧的,收拾好了,咱去领生活用品,大侠就等着享受你的手艺了”

    看着文曼丽耍宝,古月与吴辉都开怀大笑起来,一屋子充满着欢声笑语,温馨非常。吴辉看着文曼丽的眼神温柔得能化出水来古月看了一阵羡慕,也为好友能够找到这样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好男人而高兴。

    这边厢发生的闹剧,李家是不知道的。李光华还躺在炕上,满脑子都想的是古月的身影。李家其他众人也回来了,在李氏婆媳的诉下,全家人都知道了儿子有了喜欢的人,而且这个姑娘还是从城里来的,最重要的是人家还特别出色。

    李家家主李栋梁沉默了一会,皱眉道“人家姑娘这么好,会愿意嫁到我们庄户人家吗他娘,咱们还是不要攀高望远了,老老实实地找个农家姑娘不是挺好的”

    李光明也道“是啊妈,这个城里来的姑娘娇生惯养的,指定不会干农活。那她要是嫁给弟了,还得弟侍候她一辈子那个男人愿意天天干活累得半死,回家每口热饭热菜不,还要侍候一个老佛爷啊”

    刘艳芳深深觉得自己的汉子不解风情,自己还在这呢,就敢当着自己的面这样。摆明了没把自己当一回事,晚上可得让他好看。想到自己不让李光明上炕亲热时,农家汉子那急切哀求地表情,刘艳芳深深为自己的机智而得意不已

    李母也觉得丈夫和大儿子的在理,只是还是想让儿子能够娶到自己心中的真正喜欢的女子。要不然以儿子这样痴心,到时候指定生活的不幸福

    刘艳芳见李母有点松动了,她便开口劝道“妈,我觉得这事吧还得光华同意才行。就让他去和这个古月处处,人家要是能同意,那就千好万好,要是真正实在不同意,那也能让光华死心,再找个好姑娘踏踏实实地过日子。要不然,这光华心里一直有个坎,以后指定过得不舒坦”

    李母也坚定起来,她宣布道“好了,就按照大媳妇的办,我就不信我儿子这么好,那个古月还看不上我明天就去找她了解了解情况,看看她是不是个好姑娘”

    老妻已经决定了,李栋梁虽然觉得有些不妥,但是只是皱眉不语,他也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娶到心爱的姑娘,这样才能过得幸福,不是么

    不一会,就有姑娘在门外喊李荷花,李荷花便对着自家老爸老妈了一声就出门去了。李母看着李荷花离去的背影,心里在默默地算计着什么。

    李光华其实在房里将家人的谈话都听到了,他就觉得只要古月愿意嫁给他,他就能一辈子把她捧在手心里,一辈子呵护她,不让她干一点活,不让她受一点委屈。

    李光华决定不管怎么样,他都要去试试,他要让古月看到自己的情意与诚意,只要他对她好,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总有一天,她能发现自己的好。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古月一行人终于收拾好房间了,三人兴致勃勃地走向村委会,希望能够早日领到生活用品,早日安定下来。

    沿着乡间的路走,一路上都可以看到很多伙子在盯着古月看。古月到没有陈秀梅的高傲,她微笑着向众人道好。她上辈子就知道了,猫石村的村民们都很淳朴,都是些可爱的人。

    而村里的伙子们见惯了陈秀梅高傲的嘴脸,现在来的这个天仙居然如此和善,倒是让他们明显的受宠若惊了。在他们心里,古月与陈秀梅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了。

    文曼丽羡慕地看向古月,避开行人后,她偷偷地对着古月道“月啊,你看看你把这些伙子们迷得,将来你可是抢手货哦。嘿嘿幸亏我英明,率先找到了辉哥这么好的男人,要不然,在你的光芒下,谁还看得到我啊”完还一脸幸福地靠在吴辉肩膀上。

    古月看着二人又在自己面前秀恩爱了,顿时反对道“哎,你们俩注意点好么,这里还有个单身好吧不要成天秀恩爱,虐我这个单身狗”

    文曼丽得意的一笑,带着一股气死人不偿命的矫情道“那你就不要拖了,你看,村子里的伙子们都挺不错的,赶紧找一个,也秀恩爱给我们看看。正好找个人可以照顾你”

    古月微笑不语,不顾文曼丽的催促,就是不答话。好容易,三人笑闹着赶到了村委会,老村长热情地接待了她们。

    三人看着老村长的家兼村委会,顿时觉得这个村实在是有点清贫。老村长也是一个好村长,没有那种当了一点官掌了一点权就首先捯饬自己的那种歪风邪气。

    老村长乐呵呵地将事先就准备好的三套生活用具分发给她们,便让她们回去休息,打算明天就安排活给她们干了

    村长老妻拉着古月与文曼丽细嫩的手心疼道“多么好的两个闺女啊,长得真是水灵。老头子,你可得安排一些轻省的活计给她们啊,可不要累坏了两个好姑娘”

    老村长自然点头笑着应承,古月二人看着慈祥的村长妻子,心里都暖融融的心想,这边的人们真是淳朴热心肠,以后的日子肯定过得很好

    告别了乐呵呵的老村长一家,古月三人就拎着生活用品返回房间。

    这三套生活用品也没什么特别的,一人一床被子,一人一个脸盆、洗脚盆,然后一个刷牙的杯子,一套做饭用的炊具等,简单的令人发指。

    就这些生活用品还是村民们集体出资的呢,在这个年代,他们这些陌生人来到这个地方,能够有瓦遮头,有一片容身之地已经很不错了。何况老村长为他们准备的大部分必须品都有的,只要不是特别讲究,总是能过的下去的

    三人拿着简单的几份生活用品,一路哭笑不得地回到了房间。文曼丽很庆幸之前听了古月的话,准备了一大推生活用品,要不然就手里这几样东西,她铁定活不下去。

    吴辉是男人可能要好点,马虎一点也能凑合,只是古月与文曼丽是俩个娇滴滴的女孩子,有些必备的生活用品没有,就会过得很憋屈。

    吴辉先回自己屋子整理去了,女孩子整理私人用品,他也不好在场。古月想着空间里还有一大堆生活必须品,心里就一阵踏实,有空间真好

    俩个姑娘将整间并不大的屋子收拾的整整齐齐的,放置好最后一件物品后,古月与文曼丽欢笑着对视一眼,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她们俩就相依为命了,当然,在文曼丽心里还有她的辉哥。

    现在已经错过了就餐时间,老村长就给了古月他们一袋米,村长的妻子也给了几把青菜,有这些东西,外加上屋子里备着的油盐,古月仔细擦洗了锅台后,便动手做饭来。

    厨房就挨着住房,出了房门,一拐就到了厨房。吴辉事先已经挑好了一水缸的水,解决了用水问题后,古月就来到灶间生起火来。

    拿着一盒火柴,看着灶间的一码柴火以及一堆松针,古月熟练地将适量的柴火扔进锅台里,再用火柴将松针点着。

    有着松针的助燃,柴火很快就烧起来了。古月高兴地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就着锅里的热水擦洗灶台,给炊具消毒。

    文曼丽一个人待在房里也没事,眼睛一转就跟着到了厨房。她见古月这么熟练的就开始生火煮饭,文曼丽觉得很稀奇,难道这很简单么她便跑到灶间要帮忙看火。

    古月知道文曼丽肯定没有接触过乡下的这种土灶,肯定是不会生火的。想起自己嫁为人妇后,婆家要求自己新婚第一天做一顿饭给全家人吃。

    那天她就心不甘情不愿,又加上自己从来没有使用过这种土灶,当时真是丢尽了脸面,全家人都嘲笑看不起自己。最后,还是李光华帮忙,才让这个难堪的局面缓解过去。

    心里坏坏一笑,她就等着看文曼丽出糗的样子了。果然,文曼丽兴致勃勃地坐到灶台后的板凳上,拿起农家特有的铁制火钳,认真的研究起来。

    古月手上不停,利落地处理好蔬菜,时不时地指点文曼丽几下。不一会,文曼丽就尖叫一声“啊,月,我眉毛烧着了”

    吴辉还在房里专心收拾,咋然听到心上人的惨叫声,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慌忙丢下手里的抹布,一溜烟地跑进厨房。

    吴辉进门就发现古月在哈哈大笑,而惨叫的文曼丽正撅着嘴不乐意。看着文曼丽洁白的脸上满是黑灰,饶是紧张得不行的吴辉,也不禁好笑起来。

    文曼丽生火失利差点被烧,心里就不满意。古月看见后不仅不来安慰她,反而哈哈大笑。好容易,辉哥着急地赶来了,竟然也笑了起来。文曼丽委屈极了,撅着嘴喊道“我不理你们了,哼,人家都吓着了,你们不安慰人家就算了,现在还在这里幸灾乐祸,哼”

    公主委屈了,古月忍住笑哄道“曼丽啊,是我们不好,咱不难过哈下次咱继续努力,争取一定学会生火这项技能好不好,哈哈哈哈哈”到最后,看着文曼丽的花脸,依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这下子,文曼丽可是彻底炸毛了。一把推开古月,娇哼一声就要跑出厨房。古月见了让吴辉赶紧去追,等二人一前一后跑远后,古月在厨房里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不知道吴辉用了什么办法,最终文曼丽高高兴兴地回来了。古月看着亲密得好像一个人似得情侣,心里恶趣味地想难道吴辉是使用了美男计不成

    古月笑呵呵地将香喷喷的蒜泥青菜端上桌,看着文曼丽被饭菜的香味馋得忍不住流口水还一个劲地傲娇表示她很生气,古月笑着赔礼道“我的好曼丽,刚刚是我错了,你大人有大量,就不要生我的气了吧来来来,尝尝我特地给你做的青菜,可香了呢,你闻闻”

    也不知道是被古月这幅狗腿样给逗笑,还是实在忍受不住饭菜的香味,文曼丽傲娇地笑了一声道“好吧,看在你知错的份上,女侠就原谅你了,下次可不准这样了”

    古月立刻狗腿地做着保证,直到文曼丽姑奶奶终于笑哈哈地吃起饭菜来,古月才和吴辉对视了一眼,分别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无奈与好笑。

    三人欢欢喜喜地吃着简单的饭菜,文曼丽嘴里塞满了饭菜还一直道“月啊,你做的饭菜怎么会这么好吃,我还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青菜呢太好吃了,我以后可有口服啦,哈哈”

    古月看着文曼丽那一点都不顾忌淑女形象,草包地大口吃饭大口吞菜,而吴辉反而一脸宠溺地看着文曼丽,丝毫不见嫌弃。心里感叹一声,这真是真爱呀

    没好气地看了一眼星星眼的文曼丽,古月笑嗔道“你啊,嘴里吃了这么多饭,还话,心噎着啊你喜欢吃,我以后经常做就是了,哪里值得你这样夸张”

    古月灵了,可不,刚完,文曼丽就呛住了,一个劲地咳个不停。吴辉心疼地一直轻轻拍着文曼丽的背,边拍边着急道“曼丽,你没事吧”

    古月无奈地给文曼丽倒了一杯水,递给吴辉道“你看,我的吧这下子难受了吧这么大的人了,还和孩子一样”

    喝了水之后,文曼丽总算好多了,她不好意思地撒娇道“哎呀,人家这不还是想夸夸你嘛你做的饭菜真是太好吃了,月,我好崇拜你啊”

    古月忍俊不禁道“好了,我的姑奶奶,还崇拜,不就是做饭么,以后的日子长着呢,我一定把你教成天下第一厨神,好不啦这样以后,吴辉也跟着享福,不是嘛”完还调侃地看着二人。

    吴辉还是一如既往的羞涩,不过还是期待地看着文曼丽,没有了之前那种要钻地洞的窘态。文曼丽霸气道“好啊,好啊,我要学,我要把我们家辉哥养的胖胖的,嘿嘿,这样才好玩嘛”

    古月差点一口饭呛死,文曼丽脑回路是怎么长的,这么霸气,你妈真的知道么古月表示自己再也不想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了,文曼丽根就不是普通一姑娘,人家就是超级无敌厚脸皮。

    “喂喂,文曼丽,你真是够了啊,连吃饭都要秀恩爱,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啦我提出严重的抗议啊,以后不准在我面前秀恩爱了,我红眼了啊”古月故意威胁道。

    文曼丽傲娇地搂着吴辉,还在吴辉脸上啵了一口,冲着古月得意道“哈哈,你羡慕了,你也赶紧找个去啊那个孙文广是不能要了,这村里还有这么多的伙子,总会有适合你的啊努力哟月,哈哈”

    一顿饭就在二人互相打趣中欢乐的结束了,只是吴辉脸上的血色一直就没有下去过,古月担心再这样继续下去,会不会心脏供血不足啊,哈哈

    晚饭后,简单的梳洗下,文曼丽就到隔壁宿舍和吴辉你侬我侬了。古月一人躺在炕上,无聊地思虑起未来。

    这几天,看着文曼丽与吴辉的甜蜜,古月确实更加思念起李光华来。她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那个傻瓜,想和他在一起好好生活。只是,毕竟这辈子他们俩从未见过,要是自己突然跑到李光华面前这种话,肯定会把那个傻瓜吓到。

    古月一想到还有很久才能和那个傻瓜一起生活,才能为他生儿育女,就一阵心烦。忍不住用被子蒙着头翻滚起来。

    隔壁房里,文曼丽坐在吴辉腿上,她双手捧着吴辉的清瘦脸庞,不断地靠近,最终在俩个男女紧张的喘气中,俩人接吻了。

    要是古月在现场,她肯定要大叫一声,靠,文曼丽,你这是犯罪知道不,诱惑单纯的汉子什么的很无良的啦女人要矜持的,你那么主动干嘛你的手在乱摸什么

    吴辉一副媳妇的表情逗乐了文曼丽,这俩人的相处模式完全和正常的情侣反过来了。什么事都是文曼丽主动,吴辉都是娇滴滴地任君采撷。

    这边柔情蜜意,那边的陈秀梅哭断了肝肠,她好恨,为什么孙文广要这么对待她,现在她已经于他了,以后自己可要怎么办

    不行,陈秀梅决定自己千万不能放弃孙文广,她要想尽一切办法将孙文广弄到手。经过今天的事,就算是孙文广再如何喜欢古月,古月都不会理他了。

    陈秀梅得意于自己今天的举动,虽然可能惹怒了孙文广,但是去除了一个威胁巨大的对手,还是值得的。只要自己多多努力,孙文广还是逃不出她的手掌心的

    陈秀梅摸着自己凹凸有致的身体,她就不信孙文广能够禁得起自己的诱惑。只要自己能够早点怀上孙文广的孩子,她就不信到时候,孙文广还敢抵赖。

    被陈秀梅算计的孙文广此刻在屋子里懊恼不已,他实在没想到自己下午一时冲动就要了陈秀梅的身子。现在好了,全村人都知道了自己和陈秀梅那个恶心女人的丑事,这下子全完了,自己再也摆脱不了陈秀梅那个狗皮膏药了。

    想起美若天仙的古月,虽然佳人一开始就对自己冷若冰霜,但是自己只要努力就还是有希望的。现在知道了自己与陈秀梅做下了这等丑事,以后可能再也不会搭理自己了。孙文广一想到佳人难再得,心里就无比痛苦,蒙上被子,不禁嚎哭起来。

    事情的发展已经完全走偏了,和上辈子有了很大的变化。相信这辈子,渣男心机婊应该不可能再对自己的生活产生什么困扰了。古月想想就觉得很开心。

    不过,就凭着现在刚刚发生的几件事,古月这么想就太早了。她低估了孙文广的脸皮厚度以及陈秀梅的恶毒程度,以至于后来发生了许多让她措手不及又懊恼不已的事。

    李母和刘艳芳收拾完桌子,留着刘艳芳在厨房洗刷,自己便来到一直没有出过房门的李光华房里。看着自己心爱的儿子睁着双眼盯着屋顶,整个人陷入了无尽苦恼的样子,李母一阵心疼。

    她走上前,坐在炕沿,拉着李光华的手轻拍道“儿子,你晚上也没吃饭,夜里肯定要饿的,妈去给你做的吃的啊”

    李光华这才有了反应,他看着担心的注视着自己的母亲,勉强笑着安慰道“妈,我没事,您别忙了,我就是在想事情呢,没事啊”

    李母了然笑道“得了吧,你就不用骗妈了。你是我生的,我还能不知道你现在的心情儿子,你放心,妈一定想办法让你把这个古姑娘娶到手,你给我打起精神来,明天以后,你就能天天见到这位古姑娘了,不禁能见到,还能话,接触了,保证时间长了,这个古姑娘一定会喜欢上你呵呵”

    李光华听了,眼睛一亮,激动地问着李母道“妈,您的是真的吗您到底有什么好办法啊要是真的能够天天见到古姑娘,儿子就是从此娶不到媳妇也值了”

    李母笑着地拍了一下李光华,嗔道“怎么话的呢怎么会娶不上媳妇了,这个古姑娘一定会嫁进咱家的,你可把她给我守住了就行了”

    看着李光华笑的那个傻样,李母笑着了一句“行了,你就好好睡吧,保证明天一大早,你就能听到好消息,呵呵”便离开了房间。

    李光华虽然不知道自己母亲有什么好办法,但是只要能够天天见到古月,他就是死了也值得了。他相信只要他足够诚心,古月一定能看到他的好的

    李母出了李光华的房门,便计划着向老村长家走一趟。对着坐在炕上抽烟的李栋梁了一声,李母就急匆匆地出门了。

    一路急行军,不一会就到了老村长家。老村长的老妻看到大晚上的李母还跑过来了,便笑呵呵地迎上前道“大妹子,这么晚了,你咋来了”

    李母也笑道“老嫂子,我有点事想和老大哥商量一下,他在吗”村长妻立刻笑道“在呢,老头子,李家大妹子来了,不要拾掇你那些破烂了,赶紧的出来”村长妻一边冲着里屋喊叫,一边拉着李母进屋喝茶。

    待老村长一脸不满地走出来,冲着妻子道“什么叫破烂啊,那些可都是宝贝,以后咱们家都指望着他们了”

    村长妻无奈地哄道“是是是,不是破烂,都是宝贝。人家李大妹子在呢,你就不能消停会儿”

    老村长这才看到跟在妻子身后的李母,他笑着道“是大妹子来了,有什么事么来,坐下”

    李母依言坐下后,有些难为情的迟迟开不了口。老村长见了安慰道“大妹子有话尽管,咱们也不是外人,只要我能帮得上忙的,我一定尽力”

    李母感激道“老哥啊,您够意思,只是这事出于我的一片私心。这不,我的儿子今天下山回来看到了那个新来的城里姑娘古月,一眼就相中了。知道人家是城里姑娘之后,我那傻儿子就觉得没希望了,意志很低沉。我这个做娘的看了,心里实在是不好受。”

    老村长听了稀奇道“哦,华子有喜欢的姑娘了,这是好事啊甭管人家是城里的还是村里的,努力追求人家姑娘也就是了”

    村长妻同为人母,她比老村长了解李母的心事。对着李母安慰道“大妹子,我也是做娘的,我能明白你的心事。这城里的姑娘哪能轻易地看上咱们这村里的伙子啊,别的不,就那个陈秀梅,眼皮子都长到头脑顶了,偏村里的这些后生还吃他那一套。你们家光华没有被陈秀梅迷住,明他有眼光。可不,那个古月下午来过我们家了,我看过了,真是天下少有的好姑娘。为人温和善良不,那个长相简直比天上的嫦娥还要美上三分了。你们家光华喜欢上她是一件大好事啊”

    李母听着村长妻这么夸奖古月,对古月更加满意了。只不过心里的担忧更甚了,毕竟人家闺女这么好,人家真的能够看上他们这些村里人家吗自己的儿子自己自然觉得千好万好,但是在人家眼里还是一个农家伙啊

    李母脸色沉重起来,再不复之前的那些自信。她对着村长妻道“老嫂子,你这个古姑娘这么好,人家指定看不上我们家光华了我们家那个傻孩子得多伤心啊”

    村长妻看着李母那副失落的样子,叹息一声便示意老村长话。接到老妻的示意,老村长轻松地出言道“大妹子,你这么想就错了。这个古姑娘可不是你想的那样势力。人家可真真是个好姑娘。我看她肯定不能嫌弃咱们农家,只要你们家光华是真心真意对她好,你们一家人也保证以后好好待她,人家指不定就答应了。这关键是要看你们怎么做了”

    李母听了顿时就觉得有了希望,她一脸激动地保证道“那是当然,只要古姑娘答应嫁给我儿子,我们李家以后肯定把她当菩萨供起来。我绝对不让她干一点活,不让任何人欺负她”

    老村长听了笑呵呵道“是啊,只要你们能有这个态度,还有那个姑娘不乐意嫁进你们李家的。你们家光华长得壮实俊朗,为人又踏实肯干,在咱们村里可是数一数二的好伙子。我要是那个古姑娘,我一准得嫁给他”

    一句话逗得李母与村长妻都哈哈大笑起来,村长妻没好气道“你个死老头子,还你嫁给他,你就等着下辈子重新投胎当女儿身再吧,哈哈”

    村长被老妻了也不恼,乐呵呵地笑了起来。李母这下子什么担忧都没了,她直接开口道“老大哥啊,我今晚来,是想让我们家光华日后能够经常接触这个古姑娘的,你看看能不能帮帮忙”

    老村长一听就明白了李母的意图,他笑眯眯道“哎呀,大妹子,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呀,你这真是高招啊这样一来,这俩年轻以后天天一起接触,还能产生不了感情真真是好手段啊”

    村长妻不明白二人打的什么机枪,她着急道“哎呀,老头子,你们的什么呀光华以后怎么就能天天和这个古姑娘接触了,我咋不明白啊”

    老村长翻了翻白眼道“我就你见识短,你还不信。”还没完,老村长就接到了老妻那威胁的眼神,便立刻改口道“哎,我错了,您比我有见识多了,嘿嘿”

    村长妻瞬间满足了,便示意老村长继续下群。老村长心里暗暗嘀咕了几句便道“这些新来的城里人肯定是不知道如何劳作的,咱们村里要派出一个代表教会他们干农活”

    又不待老村长完,村长妻一拍大腿道“哦,我明白了,你们是想让光华做这个代表,让他教古姑娘他们干农活,这样子可不就是天天能见着了。不禁如此,长期一起干活,俩个年轻人都是血气方刚的时候,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来了感情,那会事情就成了哎呀,大妹子,你可真是想了个高招啊”

    老村长被妻子噎得翻了翻白眼,只是碍于老妻的威严,不管发牢骚罢了。李母听了村长妻的话,大笑不已道“是啊,老嫂子,我就是想让老大哥帮我们光华争取到这个代表,到时候要是俩人真的成了,你们就是大媒人了。我到时候一定让我们家光华给您二位磕头谢恩啦”

    老村长听了笑呵呵地摇摇头,村长妻笑道“大妹子,你看看你的什么话,什么大恩人啊,你们家光华是我们从看到大的,多么好的一个孩子啊,这种时候,我们不帮忙那还叫人嘛是吧,老头子”

    老村长笑着点头保证道“是啊,大妹子,你就放心吧回去告诉华子,让他明天来我家一趟,我上午就安排他去教古姑娘她们干活”李母听了自然千恩万谢不已。

    想到儿子明天就能接触心爱的姑娘,李母激动不已。想着这个古月以后嫁到他们家了,即使什么活都不会干,这不还有她么。只要有她在的一天,她就不分家,一大家子住一起,总是有个照应不管什么事,只要儿子高兴就好

    老村长夫妻送走激动的李母,皆叹息道“这做娘的真是不容易啊为子女可是操碎了心那希望光华娶了媳妇之后,能够好好孝顺他妈才好啊”快来看 ”xinwu”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