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城
    孙文广心想自己看上的姑娘怎么容许别的男人沾手,看着李光华那一副农家汉子的打扮,孙文广不屑的笑了笑,就这样一个土包子也敢和他相比

    带着得体的笑意,孙文广走到古月的面前,对上佳人诧异后明显冷淡的眼神,孙文广虽然心里感到挫败,但是还是打起精神来笑道“月,你们来的真早。你们今天是不是要除草啊,我带着你们一起干啊,你们刚来不熟悉,我现在可是干活的老手啦,指定让你们轻松学会”

    古月很无奈,自己刚刚想起孙文广这个渣男,他现在就一脸讨好的在自己跟前。古月真的就不明白了,孙文广昨天发生了这么丢脸的一件事,他怎么还有勇气凑在自己跟前啊。

    李光华感受到了这个男子隐隐的敌意,看来他也是爱慕月了。不过人家是从城里来的,长得又帅气斯文,学问也好,月会不会更加喜欢他啊

    李光华刚刚建立起来的信心顿时土崩瓦解,他紧张的看着古月的表情,希望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果然,刚刚一直笑容满面的佳人,现在却十分冷漠,这是不是意味着月并不喜欢孙文广啊。

    李光华心里又惊喜起来,他觉得月真独特,没有一般女人的肤浅,并不会在意这些外在条件。只要自己全心全意对她好,相信总有一天,佳人能在怀。

    文曼丽一看孙文广这个渣男一来,四个人挺好的气氛就给破坏了,月脸上的表情也不好。熟知古月性情,文曼丽知道古月这是不耐烦了。

    和吴辉对视一眼,文曼丽嘲讽道“哎哟,这不是孙大公子么,你现在怎么有空来我们这边啊你的那位红颜知己呢,陈秀梅怎么没跟着啊我看你还是赶紧离我们远点,省得那个疯女人又想来毁了我们家月的脸”

    孙文广听了文曼丽的讽刺,脸色顿时又青又白,他一脸尴尬地看着古月,就怕古月会因为这个生他的气。

    其实,孙文广多心了,古月根就没把他放在心上,就当他不存在一般,更不用会生他的气什么的了

    看着古月依旧对自己不理不睬,冷若冰霜,孙文广着急地解释道“月,事情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个样子的,我和陈秀梅之间什么事都没有,你不要听她胡”

    古月实在不耐烦孙文广对自己的纠缠,她冷漠道“你不用和我这些,我不管你和陈秀梅有没有事,我都不在意。请你以后离我远一点,我不想招惹麻烦。”

    这一番话可是够直白的,孙文广明显受了很大的打击,他一脸受伤道“月,你就这么讨厌我么,不过,我是不会放弃的,我相信只要我坚持,你总有一天能够明白我的真心。我先走了,不过,我是不会放弃的”

    最终确定古月不会理睬自己后,孙文广失魂落魄的转身离开了。文曼丽对着古月竖起大拇指,夸张地道“哇塞,月,我发现你刚刚真是帅气极了。对待孙文广这样的渣男,就应该这么不留情面。他以后要是还敢纠缠你,我会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会这样红,哼哼”

    来很郁闷,有着文曼丽的这一通耍宝,古月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李光华看着古月终于笑了,也在一旁开心地傻笑起来。反观吴辉却是一脸宠溺的看着文曼丽,满眼的柔情蜜意就像要透过阳光散发出来一样。

    气氛重新有了温度,古月开始向李光华问起除草的操作来。一谈到农活,这可是孙文广的拿手好戏。他带着前所未有的自信,向古月三人详细地着干活的技术,不漏掉一丝一毫的细节。

    这样的李光华才是古月愿意看到的,他是如此青春,如此自信,全身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再不复孙文广来时的那副心翼翼与心慌,整个人真是耀眼极了。

    古月带着崇拜的眼神看着李光华,直到这个老实人被心上人盯得不好意思,脸色通红了,才满足的放过他。

    四人热火朝天的按照李光华所的劳动起来,古月与李光华在荒地的这头,文曼丽与吴辉在荒地的那头。两对年轻互不打扰,各自。

    古月看着李光华认真又刚毅的侧脸,心里满满的爱意挡都挡不住。她手里不停,笑着对李光华温声道“光华哥,你看我这样做对么”

    李光华看着姑娘白皙细嫩的纤纤素手拿着巧的农具在地上轻轻地拨弄着野草,李光华不禁笑着想要纠正古月拿农具的手势。他放下手里的农具,伸手就要接过古月的农具。

    古月正巧也要将农具递到李光华面前,两人的手直接就相握了。感受着手下柔软温热的手,李光华脸噌地一下子就烧起来了,他慌忙地放开古月的手,结结巴巴地解释道“月,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刚刚两手相握的那一瞬间,古月感受到一阵阵电流涌遍全身。自己的手被李光华那厚实的大手包围着,古月感受到从所未有的安全感,真心希望能够就这样紧紧相握,永远不分开。

    只是看到紧张到结巴的李光华,古月又好笑起来。她对着李光华娇笑道“光华哥,没事的,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不会介意的我们还是继续干活吧。”

    确认了佳人不会误会自己是登徒子,李光华瞬间松了口气,他不好意思地对着古月道“哎,那就好,我先教你怎么拿农具吧,你这么聪明,看一遍就回了”

    古月这次没有调戏老实人,反而认认真真的跟着李光华学了起来。她自认为自己干不了重活累活,但是这些事还是应该学会的,自己可不想像上辈子那样,让许多人看笑话。

    文曼丽看着古月与李光华第一天相处就如此和谐,二人就像是上辈子认识一样,如此默契,如此般配。吴辉无奈地停了下来,要不然这个傻妮子一准会看愣住伤到自己。

    握住还在不自觉挥动着锄头的文曼丽的嫩手,看着反应过来的迷糊,吴辉笑着道“曼丽啊,你这样容易伤到自己,要不你坐着歇一歇,这些我来就好了。”

    文曼丽看着吴辉关心的表情,心里一阵熨帖。现在古月有李光华,自己有辉哥,两个男生都挺不错,对自己和古月都无微不至的。文曼丽笑着撒娇道“不嘛,我要和你一起干活,你一个人做这么多肯定会累着的,人家会心疼的啦”

    每当文曼丽着这些情意绵绵的话,吴辉还是不自觉的有些羞涩,他脸色微红,眼睛发亮道“那,那你记得看着脚下,挥锄头的时候点力气,注意不要伤到自己啊”随之而来的就是美人那可爱的笑容。

    这边厢四人热火朝天、高高兴兴地忙碌着,而孙文广伤心离去之后,便径直回到房间。他越想越失落,越想越气愤。他不明白为什么古月要这么对待自己,难道自己还不如一个农家伙子有魅力么

    陈秀梅一大早上就知道孙文广跑去了老村长家,她就知道孙文广还对古月不死心。虽然心里恨着古月那个狐狸精将她的孙文广给迷惑住了,但是她就是相信古月不会理睬孙文广。

    果然,孙文广就像他料想的那样,垂头丧气的回来了。看样子,这又是受到了古月的打击。陈秀梅心里十分痛快,她对孙文广是又爱又恨,她就是喜欢看到孙文广在古月那受到挫折的样子,这样子,孙文广才能体会到他对自己无情的时候,自己是怎样的感受。

    而且,孙文广一受到打击,正好就是自己应该出现安慰的时候。陈秀梅相信,这样子次数一多,时间一长,孙文广肯定会慢慢死心,自己也能够重新多会孙文广的心。

    看着镜子里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的年轻姑娘,陈秀梅一阵得意。自己虽然比不上古月那个狐狸精,但是不能否认,自己也是清秀佳人一枚。只要自己善于利用自己的优势,那个孙文广一定扛不住诱惑,将来肯定被自己吃的死死的。

    想起昨天下午发生的美事,陈秀梅觉得身子不禁一阵酥麻,两腿之间好像有点湿湿的。那个事情的滋味实在美妙,她快忍不住了,匆匆整理自己的衣服,陈秀梅满心瘙痒的赶到孙文广房间门外。

    而孙文广的门也没有关上,陈秀梅扬起自以为完美的笑容推开房门。孙文广听到门口的动静,便抬头一看,发现是陈秀梅后,孙文广眉头一皱,冷声道“是你,你来干嘛,赶紧出去,我不想让别人误会。”

    陈秀梅不气反笑道“误会我看你是怕古月那个狐狸精误会吧”孙文广见心上人受到侮辱,立刻沉声道“不想与你多,你赶紧出去”

    陈秀梅一副可由不得你的表情反身关上房门,对着紧皱眉头的孙文广笑道“你这样讨好人家,可是人家就是对你不屑一顾,你这又是何必呢”给力 ”songshu566”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