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 城
    可是,瘦弱的孙文广那里是干惯了农活身板壮实的李光华的对手。早就在孙文广出手的瞬间,李光华就一下子将孙文广反身按倒在地,让孙文广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

    这下子,孙文广觉得自己真是颜面扫地。他竟然被一个土包子三俩下打倒在地,还动弹不得。古月以后肯定更加看轻他了。

    杀了李光华的心都有了,孙文广疯狂地呼喊道“你快放开我,你这个土包子,你竟然敢这么对我,你就是配不上月,你就是打过了我,你也改变不了你就是个乡下的穷子的事实”

    孙文广的话的实在是难听极了,李光华就是心胸再开阔,他也不允许别人在自己心爱人的面前这样下自己的面子。

    用劲将孙文广压向地面,直到他呜呜不出话来,才没有继续加重力道。

    文曼丽拉着古月,听着孙文广出这样伤人的话,顿时气愤不已。正想要上前理论,一直沉默的古月一把拦住她。

    不理文曼丽诧异的眼神,古月走到李光华身边,拉住他绷紧的手道“光华哥,我既然选择嫁给你,就清楚以后要过什么样的生活,你不必担心,只要有你陪在我身边,不管怎样,我都觉得很幸福”

    古月的话就像是一双轻柔的手,抚平了孙文广的恶言给李光华带来的创伤。他看着姑娘坚定的眸子,不由得握紧了细嫩的手。

    看着李光华眼里的阴霾渐去,古月温柔一笑道“光华哥,你不要与他一般见识,在我眼里,你就是这个世上最好的男子,能够嫁给你,是我最大的幸福恩”

    李光华觉得鼻头一酸,眼里就充满着亮光。怕自己会突然落下泪,李光华赶紧深吸一口气笑道“恩,月我知道了,我不会受这个人的影响,我相信我能够给你幸福,我对我们的未来有信心”

    李光华的笑脸驱散了古月心里的担忧,回之一笑,俏皮地摇了摇紧握在一起的手。

    文曼丽见气氛缓和,那个孙文广还在底下一直挣扎着。她眼珠子一转,冲着李光华道“李光华,你把孙文广放开,我有话对他”完还俏皮地眨眨眼。

    李光华听了看着古月,征求心上人的意见。古月知道自己的好友又有了什么整人的歪主意,想着这个孙文广也是活该,便笑着同意了。

    有了古月的示意,李光华一脚就将孙文广踢开了。得到自由,孙文广知道自己打不过李光华这个大块头,便无无颜继续在心上人面前待下去,正想要跑开,就见吴辉将自己拦住了。

    文曼丽的计划当然要有吴辉的支持了,这个孙文广一边与陈秀梅做出此等丑事,另一边还不死心的纠缠古月,文曼丽觉得不整他一下,都对不起上天。

    刚才她眼珠子一转,想到了之前李光华的荒地里有一种野草的汁沾上了用水洗都洗不掉,要等两天才能自己慢慢挥发掉。这个孙文广这么无耻,她就给他点颜色瞧瞧。

    她示意吴辉将孙文广固定住,手里拿着正冒着汁水的野草,不怀好意地走向挣扎不已的孙文广。

    古月被李光华搂着,好笑地看着文曼丽作坏。孙文广这个渣男,是该让文曼丽好好治一治了。

    孙文广就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眼睁睁地看着文曼丽在自己脸上乱写乱画而无能为力。

    文曼丽扔掉手里的野草,看着孙文广脸上自己的杰作,狂笑不已。古月这才看清孙文广脸上被写着四个绿色大字“我是流氓”,顿时好笑不已,这个文曼丽歪点子还真是多,不过,自己怎么感觉这么爽呢

    目的得逞,吴辉就放开了弱鸡一样的孙文广。再一次得到字以内,孙文广恨恨地看着哈哈大笑的四人。嘴里不敢多话,怕自己再次被困住。

    知道文曼丽肯定不会在自己脸上些什么好字,孙文广使劲地用着抹着自己的脸。文曼丽笑得断断续续道“哈哈,你不用白费力气了,这种草汁,你是抹不掉的,哈哈哈哈真是大快人心啊”

    孙文广一听抹不掉便着急道“你们,你们这样做太过分了,我要是毁容了,你们是要坐牢的”

    文曼丽古怪道“哎呀,坐牢啊,人家好怕怕哟那我就等着了,辉哥,你可要陪着人家啊”完还装作媳妇一样扑进吴辉怀里。

    对自己媳妇的恶作剧,吴辉是全力支持。他搂住文曼丽宠溺道“乖,不怕,你去哪,我都陪着你”

    看够了笑话,古月不想再看见孙文广这个渣男杵在自己眼前,面无表情地道“你脸上的字迹过两天会自动消失的,你赶紧走吧,以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好好珍惜陈秀梅吧”

    经过这一场闹腾,孙文广完全死心了。他没有脸继续待下去,慌慌忙忙地就跑远了。

    孙文广的狼狈,实在是乐坏了文曼丽,她看着孙文广那慌不择路的怂样,坏笑着停不下来。

    古月靠着李光华,看着这么可乐的姑娘,好笑不已。孙文广带来的尴尬气氛,重新变得欢乐起来。

    孙文广一路逃远,心里的愤恨无比的附加。他恨古月的无情,更恨自己为什么这么懦弱,就连吴辉那个矮子都打不过

    刚巧不远处就是一条河,孙文广跑到河边,看着河水倒映出自己脸上的四个字,他奋力地舀水洗脸,直到把脸搓红了都没有丝毫散去的迹象。孙文广一阵挫败,脸上写着字,这几天怎么见人啊

    想着古月最后那一句好好珍惜陈秀梅,孙文广就认为这一切的根源都是在于陈秀梅。满腔的怒火有了发泄之地,孙文广决定回房继续折磨陈秀梅这个贱女人,好出心头之气。

    好容易回到房,却发现炕上已经没有人。自己昨晚那么玩弄陈秀梅,她怎么还有力气下炕孙文广觉得陈秀梅真是个,自己这么对她,她还能像没事人一样下炕走动,那自己以后可以更加没有顾忌了。

    转身跑进隔壁陈秀梅的房里,发现还是没人,孙文广暗骂一声贱货,便偃旗息鼓地仰躺在陈秀梅的炕上,他就等着陈秀梅回来,看他怎样折腾她

    此时,陈秀梅正人事不知的躺在李大柱的炕上。李母看着儿子抱着一个姑娘回家,还吓了一跳。问清楚了之后,她立刻让李大柱去请医生,她就留在家里守着陈秀梅。

    发现陈秀梅下身不停的流血后,李母是过来人,明白这肯定是遭到了虐待。看着陈秀梅惨白的脸,心里一阵难过。这么好看的姑娘怎么会遇到这种事呢

    看儿子的那种紧张劲,肯定十分在意这个姑娘。以前是自己耽搁了儿子的亲事,现在儿子年纪也不了,要是这个姑娘能够接受她儿子,那她就不嫌弃这个姑娘发生的事。

    李母一边想,一边给陈秀梅清理伤口。村里的医生是个男的,可不方便让他处理这种事。

    陈秀梅也是因祸得福了,在她有了自己的孩子之后,她觉得苦难的日子终于过去。有这样好的丈夫和婆婆,有可爱的宝贝陪在自己身边,比什么都重要。

    话李荷花知道自家未来嫂子的人格魅力后,便若有所思的回到了家。正巧,李家人除李光华在外干活,其他人都在家。

    看着李荷花没了平日里的活泼,李母不禁奇道“荷花,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不话了,是不是在外面受欺负了”

    李光明取笑道“妈,我们家荷花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人家哪里敢欺负她啊我看,妹肯定是没有人让她捉弄,正没劲呢”

    确实,李荷花一直是猫石村的调皮精。多少人家的孩子都被她捉弄得哭回家,可女孩子还好,男孩子哭着回家,不但得不到安慰,反而被自家老爹骂着没用,一个大老爷们都玩不过一个丫头片子什么的。

    看在李栋梁与李母的面子上,李荷花的这种微不足道的事,倒是没有人上门闹事。姑娘家的调皮而已,又没有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不值得大惊怪的。

    由此,李荷花长到了12岁了,还和孩子一样,成天闹腾不归家。李家人深知李荷花的品性,李光明的话让大家都哄笑起来。

    李荷花白了自家大哥一眼,撅嘴道“才不是呢,大哥尽会埋汰人。我是发现了一个大秘密才会这样的,你们这样笑人家,人家不高兴了,不和你们了”

    李母装作打了李光明一下,搂着李荷花笑道“哎呀,都是你哥哥不好,妈替你打他出气了,乖乖不要生气了啊快跟妈妈,你这是发现了什么大秘密啊”

    瞪了好笑不已的李光明一眼,李荷花傲娇道“那好吧,既然你们都想听,那我就。”

    在李光明讨好的笑容中,李荷花将今天发生的事全部告诉了李家人。这使得李家人对古月的印象更好了。

    李母大笑道“哎呀,荷花啊,你真是妈妈的好宝贝,这样一来,你哥娶了这个古姑娘,我就放心了。他俩以后指定能过得好,哈哈”

    李父听了也不禁笑了起来,李家人对这个未进门的媳妇好感直线上升。只有刘艳芳面上微笑,心里却失落起来。添加 ”xinwu”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