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城
    刘艳芳一见李母的表情,就知道李母这是心里吃味了。是啊,媳妇还没娶进门呢,就这么护着,等以后娶进门了,还不得什么事都听媳妇的啊。

    刘艳芳想着这或许就是一个缺口,让李母对古月产生隔阂的好时机。李光华平日里话不多,只要她稍微挑拨两句,估计婆母对未来的儿媳没有意见都难。

    自以为想到了好办法,刘艳芳一扫阴霾,笑着打趣道“哎哟,咱们光华这么护着姑娘啊,这媳妇还没娶进门呢,就怕我们欺负她。这要是娶回家了,还不得当个宝一样捧着啊”

    一句话的李光华脸色通红,他着急的想要解释,但是嘴笨,憋得脸红脖子粗都只了个“没,我不会,我会和月一起孝顺爸妈的”

    自己吃味是一回事,儿媳妇欺负心爱的儿子就不行。李母淡下笑容道“好了,妈知道我们光华是个好的,你就大胆地把姑娘带回家,妈一准对她好”

    刘艳芳看着李母的表情就知道自己失态了,她怎么忘了,对于李家来,自己就是个外姓人。何况李母对李光华的疼爱就是瞎子都能看得出来,自己怎么偏偏失了方寸。

    想到多年维持的好形象一朝就要毁掉,刘艳芳及时补救道“是啊,我这就是开玩笑呢,光华看上的姑娘肯定是个好的,妈,你就等着多个好女儿来孝顺你们吧呵呵”

    始终是自己的大儿媳,李母不想弄得太僵,提点了一句也就算了。被刘艳芳捧得也挺乐呵,李母就大笑起来。

    刘艳芳暗暗舒了一口气,看李母这个样子,应该是不会追究了。一家子笑笑闹闹,各自都回了房。

    看着李光明还乐呵呵地倒头就想睡午觉,刘艳芳掐了他一把。李光明正美着呢,他弟弟能娶到一个天仙,可不美么

    突然间觉得胳膊一阵刺痛,李光明一下子挣扎起来,看着坐在炕沿生闷气的刘艳芳,他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惹到他媳妇了。

    摸着被掐的地方,李光明皱眉道“媳妇,你怎么了,掐我干嘛,我又那个地方惹到你了”刘艳芳就是撅嘴偏头不理。

    李家的男人都有一个特别好的优点,疼媳妇。平日里好性的媳妇,突然之间不高兴了,肯定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李光明搂住刘艳芳的肩膀哄道“好媳妇,是我不好,不该惹你生气。要不你打我两下出出气,不要闷在心里,要是闷坏了,我该心疼死了”

    女人其实要的并不多,只需要男人一直心里有她,重视她,宝贝她,什么难过的事都会轻易地过去。

    李光明赖皮的笑脸,一瞬间就都笑了还闷闷不乐的刘艳芳。躺在丈夫宽厚的怀里,刘艳芳一阵感慨道“当家的,你看看那个古月还没嫁进门来呢,公公婆婆、太公公太婆婆就这样喜欢她。要是她进门了,拿还有我的立足之地么”

    原来是吃味了啊,李光明心里觉得女人家就是心眼。这还没有发生的事呢,就想的这样严重。

    不过,媳妇就是用来哄的,心里再不耐烦,李光明仍旧笑道“我的傻媳妇哟,这是哪门子的事啊,爷奶、爸妈就不是那样的人。这些年,你对他们的好,我们都看在眼里,他们也都会念你的好,怎么可能因为新媳妇进门就偏心她呢你真的想多了”

    要是这样就好了,自己的男人就是个心大的,跟他再多,他也不会理解。刘艳芳长叹一声,躺在丈夫怀里,闭上眼睛,决定不去想那么多,只要丈夫对自己好,她就什么都不怕了

    李父李母房里,李母拿出一个质地古朴的玉镯,爱惜地摩搓着。李父看着这个镯子,好奇道“他娘,这不是你家进门的时候,妈给你的见面礼吗你还没有给大媳妇”

    李母白了丈夫一眼笑道“这么好的镯子,我是要留给华子媳妇的。再了,老大家的这几年了,也没能给我们家生个孙子,我怎么可能把镯子传给她”

    李父听了皱眉道“他娘,你这么做不好,要是让老大媳妇知道了,心里该有看法了”

    知道自己丈夫就是个老好人,李母决定不和他一般计较。自顾自地擦着镯子道“我看她敢有什么意见,做人就要有自知之明。她嫁进门6年了,连个孙女都没生过。我凭什么把镯子传给她再了,你妈当初传给我,我可是一进门就生了两儿一女呢我看老大家的那样,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怀上孩子,这么多年了,我在外面受了那些长舌妇多少气了我就指望着华子媳妇早日给我生个孙子,镯子我晚上就给那个古姑娘,把她套牢了,不能让这么好的媳妇跑了”

    李母的胡搅蛮缠,李父丝毫办法也没有,只好无奈地摇摇头。反正,她们婆媳之间的事,他也管不着,放手不管,落个清闲。

    经过中午短暂的休息,下午的劳作又开始了。自中午家里人要求自己带古月回家后,李光华就很纠结,他一直为着找个合适的机会而着急不已。

    这一下午,李光明一直偷偷地看着自己,自己发现后,又很快地转回去。这明显的就是有事,古月觉得这个呆子还需要磨练磨练,对自己,他怎么能有什么隐瞒的

    古月决定不主动询问,不能给他惯出这个脾气。等过一会,这个呆子肯定忍不住要的。心里有了主意,古月装作看不出李光华的欲言又止,一下午倒是乐乐呵呵的。

    炖了一中午的鸡汤,李大柱家弥漫着鸡汤特有的香味。饿了一天,陈秀梅被这诱人的香味唤醒了。

    一直守在一旁的李大柱看着睁开了眼的陈秀梅,激动道“你醒了,有没有好过点,我妈炖了鸡汤,你闻闻可香了,你肯定饿了,来,赶紧尝尝”

    眼前傻气的男子激动地双眼发亮,照亮了陈秀梅冰冷的心。木愣愣地由着李大柱喂着喝完了鸡汤,陈秀梅这才有精神打量起眼前这个有些傻气,但十分让她感动的男子。

    他穿着普通的条纹短衣,身下套着一条宽松的军绿色裤子,刚毅的面容陪着短短的黑发,整个人显得格外的壮实与朴实。

    这是一个并不十分英俊,但是十分养眼的男子。陈秀梅看着李大柱干净清澈的双眼,心里对这个陌生男子不禁产生了好感。

    她仍旧发不出声来,只好带着疑惑看着李大柱。一直关注着陈秀梅,李大柱自然看懂了陈秀梅眼里的疑问。

    他憨笑着摸了摸头,有些不好意思道“那个,我从你家门前路过,发现你晕倒了,你家里又没有其他人,我就把你带回家了。”

    陈秀梅感觉自己身上清爽了不少,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明显被换过。她意识到可能这个男子发现自己的时候,自己可能衣裳不整。

    脸色发红,陈秀梅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李大柱见了自然慌忙解释道“这个,姑娘,你的衣服是我妈帮着换的,还请你不要介意。”

    看着李大柱着急地挠头抓耳,陈秀梅眼里忍不住惹上了笑意,整个人看起来不再那么消沉,气色也好了不少。

    这一下子,李大柱就看呆了。原来这个姑娘笑起来是这么好看啊他不由得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双含着笑意的明眸,觉得要是能这样一辈子守着她就好了。

    陈秀梅不是第一次发现男子盯着自己看,可是,她就是觉得李大柱的眼神不但不会让她觉得反感,心里却一阵甜蜜。

    此刻,半下午的阳光撒在李大柱的炕上,陈秀梅觉得自己冰冷的身子渐渐回暖。她觉得待在这个男子身边很安心,没有不屑,没有玩弄,只有深情与温暖。

    李母端了一盆热水进门,就发现俩人正痴痴地看着对方。心里高兴,嘴角就带着笑意道“这位姑娘,我给你打了一盆热水,你洗个脸吧”

    李母的话打断了含情相视的男女,陈秀梅脸色通红,看着慈祥笑着的李母,微微感激地点了点头。

    而李大柱就像是尝到了仙露般,身心舒爽。他从陈秀梅的眼神里,看到了情意,这就意味着他不是一厢情愿,长久以来的愿望或许不久就要实现了

    陈秀梅在李大柱母子细心的照料下,身子慢慢恢复起来,心里的创伤也愈合了不少。只是对孙文广这个渣男已经完全死心,对细心照顾自己的李大柱感激不已。爱情往往就是从感激开始的,陈秀梅或许此刻还没有爱上李大柱,但是,李大柱的真心慢慢融化着她,过不了多久,她就会陷入爱河。

    终于,纠结了一个下午的李光华乘坐在树荫下休息的机会,打算将自家的这个决定出来,希望古月能够答应,今晚跟他回家见他的家人。

    古月擦擦额头上的细汗,接过李光华递过来的凉水,美美地喝过一口,便舒爽地叹了一口气,夏天的气温真是折磨人。美女 ”songshu5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