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城
    知道儿子这是护着自己的女朋友,李母这次非但不生气,反而十分乐观其成。这个古月长得实在是太好了,看起来也是个温柔贤淑的,要是儿子不抓牢了,被别人抢走了怎么办

    古月知道李光华这是担心自己,替自己转移话题呢。只是,以李母的性子,会不会因此而不高兴啊

    紧张地看着李母,发现她居然时不时地看着自己和李光华,最后还满意地笑了起来。

    这真是太诡异了,李母怎么会突然这么打气了难道她也重生了不能啊,李母要是重生了,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阻止自己与李光华两人的相见吧

    按捺住心里的恐慌与急躁,古月尽力保持冷静。她决定观察一段时间再,不能自己吓自己。

    李光华也发现了自家老妈的不对劲,他疑惑地问道“妈,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笑着看着我们俩”

    怕自己言行奇怪会吓到准儿媳妇,李母收起夸张的笑容,微笑道“妈这是太高兴了,妈真不知道月这么美,这么乖,华子,你以后可要好好对月,你要是敢欺负她,妈都饶不了你啊”

    这还是上辈子那个苛刻的婆婆么居然让她最疼爱的儿子要对自己好,还有事要为自己做主

    李光华倒是激动地保证道“妈,你放心,我一定会对月很好的,我会和月一起好好孝顺你和爸爸”完还拉着愣在一旁的古月赶紧表态。

    古月立时反应过来,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应该害羞地点头就好。自己不想在缺少对李母的认知下暴露太多,便装作羞涩地看了李光华一眼,对着李母微微点头。

    儿子与古月之间的情意与默契让李母十分高兴,看来自己这个傻儿子还不孬,能把这么好的姑娘追到手,不愧是自己的儿子。

    李母喜笑颜开道“好,好,只要你们过得幸福,妈就开心了。咱不在外面多了,走,家里炖了鸡汤了,月,跟大婶回家喝汤去”

    古月十分不习惯被李母牵着手,不过,这个时候可容不得她矫情。顺从地被李母牵着,李光华跑到另一边扶着李母,三人就这样一路回到了李家院前。

    古月一路回忆起李家的情况,希望能够找回一些熟悉的地方,好摆脱内心的紧张。

    起李家的院子格局,与普通农家也差不多,整个成一日子型。前面四周由砖墙砌筑起高高围墙形成的一个大前院,正中间向里开着两扇木质大门。

    通过大门,可以见到三间正屋。第一间是吃饭与会客用的客厅,客厅朝门的墙上挂着大大的经典头像,两侧悬着特殊的标语。

    一条黑色长木围桌临墙摆置着,一边长度刚好挨着左侧墙壁,另一边挨着一扇门的边缘。桌上放置着一些茶杯、茶壶,一些瓶瓶罐罐和零碎。

    屋子正中间摆放着一个四四方方的黑色实木桌子,四周摆放着长条凳,这就是李家用来会客兼吃饭的桌子了。

    另外两侧墙,有三分之一是通向另外两间正屋的大门。其余的三分之二摆放了一些大大的坛子,里面都是李母与刘艳芳婆媳俩辛苦腌制的咸菜。

    猫石村冬季一般没有新鲜蔬菜,能有一些东萝卜与不怕冻的大白菜都是大美事。所以,家家户户都腌制着许多的咸菜,就这些咸菜都够一家人一年的食用量了。

    各家腌制咸菜的方法不同,味道也各有不同。古月记起上辈子第一次见到这个咸菜,觉得它黑不溜秋的,矫情地不肯吃。最后没得法子,干饭可是不好咽下去,心里对李家怨得要死,也只好试着吃了一点。

    这吃过之后,古月就爱上了这个味道。李母与刘艳芳的手艺那是没的的,腌制的咸菜清脆爽口,十分下饭。

    也是因为古月没有继续作死,李母才能容忍她继续在李家生活下去。

    想起上辈子的遭遇,古月只剩下好笑。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啊,自己犯糊涂,过得不好还能怪得了谁

    看着身旁一直笑呵呵地牵着自己的李母,古月对于以后在李家的生活顿时有了期待。

    这个年头,家家户户都不富裕,李家还算过得好的。客厅里的摆置一目了然,靠东的一间正屋是李家老俩口的卧房。

    走进门,就看到了炕头上放置的矮的木柜。房间里临窗的一边墙全部砌起了宽大的火炕,炕两头都是一样的矮木柜,里面放置着老俩口的衣物与枕头杯子之类的物品。

    炕中间摆放着一个矮矮的炕桌,这个炕桌是普通炕桌的两倍面积。炕上铺了用了有些年头的炕席,农家人一般晨间下炕后,都会将被褥叠整齐了放置在赶紧地木柜里,这样子,杯子就不容易脏,冬天也不用过多的用下冷水。

    整个炕就占据了房间的一半,屋尽头的角落里原是放置着一个马桶。只是白天的时候,李奶奶会把它提到后院刷洗干净后,晒太阳,消毒。到了傍晚,才拿回房间。他们老年人晚上喜欢起夜,黑灯瞎火的,不好跑到后院的茅厕,用马桶是最便捷的方法。

    其他空间都是空荡荡的,只正对着窗户的边墙放置着一个木架。木架上层有顶,一层一层隔开,只正面有两扇门可以打开。木架里摆放的都是老俩口的鞋子,一年四季的鞋子都放在里面。

    在李光华兄弟俩的时候开始,每年冬天,李家都会将老俩口房间的大炕烧的暖融融的。李奶奶喜欢一家人全部围坐在炕桌的四周,通常是她他怀里搂着李光明,李母怀里抱着幼的李光华。

    炕桌上放置了一些瓜子花生、农家特制的点心以及茶水,一家人聊天谈笑,就这样过了一年又一年的冬天。

    现在李光华兄弟俩都大了,都娶了或快要娶媳妇了,李家老俩口还希望能够搂着曾孙在炕上聊天呢。上辈子,刘艳芳也是一直没能怀孕,他们就希望古月嫁进门后能够早日延续香火,只是,一直到古月离开李家,他们都没能如愿。

    想起这个,古月就有点伤感,上辈子,爷爷奶奶是李家除了李光华对自己最好的人,自己的所作所为却让他们伤透了心,最后还害死了他们疼爱的孙子,也不知道李光华离开后,李家人是怎样的悲痛与凄凉

    李光华一直担心着古月,怕她会紧张。看着她突然伤感自责起来,碍于李母在旁边,又不好出言询问与安慰,心里正急得不行。

    古月也就伤感了一会就抛开了这些悲观的想法,这辈子她不是回来了吗她一定要好好表现,好好地对李家人,好好地照顾李光华这个大傻瓜。

    她偏头就看到了那个傻子担心的目光,眨眨眸子里额晶莹,对着李光华微微一笑,示意自己无事。

    看着古月自己调整过来了,李光华稍稍放心了点。他知道现在不是担心这些的时候,他想着等送古月回去时,寻机再问。

    李母自是不明白儿女的这些动作,她兴奋地拉着儿子准儿媳,恨不得一下子就回到家。

    古月赶走那些悲伤的回忆,继续回想起李家别的情况。

    客厅靠西边的一间正屋是李母与李父两口子的房间。与李奶奶房间不同,李母房间的炕没有那么大,不过也用去了房间里三分之一的空间了。

    炕依旧是临窗而砌,两边紧挨着墙面,炕两头仍然有两个木柜。农家所有住房的格局都差不多,即使有变动也不多。

    李母与李父这时候大概48岁左右,李母可能会个三四岁。与李爷爷李奶奶俩口子不同,整个房间的摆设稍微多点。

    正对着窗户的墙面,就摆放了李母的梳妆台,梳妆台的竖起一面还镶着一面玻璃境。这在当时可是少有的,据还是李母当时的嫁妆呢。

    李母其实是一个地主家的女儿,只不过是个妾室所生的庶女。在李母还的时候,姨娘就因病去世了。

    好容易长大了,她嫡母把她许配给了李栋梁。李母的父亲见李家日子还过得去,李栋梁也是个老实人,自然没有不同意的,一个没了姨娘的庶女罢了,没有什么值得与嫡妻争论的。

    只不过,嫁妆比原来多了一两件而已,这个梳妆台就是李母的父亲添置的。

    能够娶到地主家的姐,李栋梁自然把李母疼到了骨子里。李母嫁给他后,他对李母那叫一个言听计从。

    幸好,李母是个贤良的女人。她自饱受欺凌,十分懂得人情的冷暖。李家人对她这样好,丈夫对自己体贴入微,她自然以真心相待,李家就这样过了和谐幸福的十几年。

    反而,李母的娘家是被的对象,全家都过得挺惨,李母因嫁给了贫农李家,因此逃过了一劫,这也只能是因祸得福了。

    最疼爱她的姨娘已经过世,父亲对她毫无关心,嫡母对她处处刁难,她所受过的苦,使得就薄弱的亲情自然消失殆尽。李母对娘家人所遭受的苦难,一直都漠不关心。关注 ”hongcha8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