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 城
    李大奎家的紧紧盯着夫妻二人的神情动作,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便努努嘴道“我看肯定没发生什么,要不然这李光华还坐得住,早就不要这破鞋了”

    李老栓家的瘪瘪嘴,翻着眼白道“那可不一定,你瞅瞅李家媳妇这身段,这眉眼,那个男人看了不丢魂的。不定李光华完全被她迷住,就是媳妇被人糟蹋了还当个宝一样呢”

    正巧李母出门就听见了这一段话,她怒气上涌,冲上前去,给了李老栓家的一左一右两个大耳瓜子。

    李老栓家的还没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就挨了这两下,李母可是做惯了力气活的,这两巴掌打的她咬破了嘴角,脸立刻肿的和馒头似的。

    李母还要挥手,一旁的李大奎家的及时反应过来,一把拦着李母道“大嫂子,是我们不对,不该这些闲话,你看你打也打了,就饶了老栓家的吧”

    李老栓家的这才捂着脸颊哭豪起来,她吐出一口血水大骂道“栋梁家的,你不得好死你,居然这样打人,我跟你拼了”完就撸起袖子要干仗的架势。

    李大奎家的又忙着拦着李老栓家的,可怜她一个人怎么拉的住两个健壮妇人,不仅没有劝和成功,反而狠狠地挨了几脚,疼得她一抽一抽的,也不管了,任由两人厮杀。

    李母一个用力就将李老栓家的压在底下,坐在她身上,不停地抽着嘴巴子骂道“我让你嘴贱,我儿媳妇好好的被你坏了名声,今儿不好好教训教训你,天理难容”

    李老栓家的哀嚎引来了不少人,他们都上前将两人拉开,两个妇人抱住李母不让她继续打人,另两个妇人扶起李老栓家的,不住地安慰着。

    知道干仗的缘由后,众人都鄙视起李老栓家的,没见过这么嘴贱的,人家媳妇和华子好好的,恩爱着呢,偏出这种恶毒的话,着实该打。

    有一个妇人就愤愤不平道“老栓家的,你怎么能这样诋毁一个媳妇的名声,你让她以后还怎么做人呢当天的情景我大概都看到了,华子媳妇压根什么事都没有,就你在这边不得好死的嚼舌根头”

    原来这个李木匠家的昨天正好在那个山上打猪草,见着那个该死的李王霸鬼鬼祟祟的抱着一个姑娘来到山里,她就觉得大事不妙。观察了一阵后,发现李王霸正要欺辱古月,她正打算一个镰刀割断他那家伙事让他以后祸害不了别人。

    没想到,李王霸嘴都没碰到古月的脸就被赶来的李光华一脚踹飞了,之后就是一顿爆锤,要不是古月醒来后劝住了李光华,指不定就要出人命了

    幸好有个人作证,要不然古月的名声就算完了。李母咬牙切齿地咒骂道“你个不得好死的长舌妇,到处败坏媳妇姑娘的名声,你死后肯定要下地狱,让阎王爷拔了你的舌头,我呸”

    古月夫妻俩还不知道因为他们,发生了这么大的闹剧。李光华将古月带到河边后,与文曼丽交代好便一步三回头地回去了地里。

    文曼丽早上听了一两耳朵,此刻看着古月好生生的在她面前,不像是发生过什么不好的事。

    身边也没别人,文曼丽拉着古月蹲下,轻声问道“月,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我今天早上听了两个大婶了一嘴,现在还迷糊着,你没受什么伤害吧”

    古月想起昨天还是有些后怕,万一真的被那个李王霸欺负了,她真没法子活了。看着古月脸色苍白,文曼丽拉着她的手安慰道“月,咱不想了,没事就好,过去了,都过去了”

    古月微微笑道“没事,就是想想有些害怕罢了。昨天,我们俩分开,我像以前一样走在树荫道上。一开始也没事,不知道怎么的,突然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觉。等我在林子里醒来,就发现光华哥红着双眼不停地踢打李王霸。我从来没见过他那样失控的样子,我怕他不心将李王霸打死,赶紧阻止了他,就被他抱回家了”

    文曼丽听了气得胸脯一鼓一鼓的,红着俏脸,眉目圆睁骂道“这个下流的瘪三,竟然敢打你的主意,我让辉哥给他套个麻袋打他个半死”

    好友这样气愤,古月心里一暖,她微笑摇头道“没事了,我醒来后发现自己并没有什么异常,这个李王霸并没有把我怎么样,光华哥他已经废了他,他以后再不能祸害女人了”

    听到这话,文曼丽忍俊不禁,她睁着大眼睛笑道“哎哟,还真是看不出来,你光华哥平日里傻愣愣的,还有这魄力,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古月娇瞪了她一眼嗔道“不带这样光华哥的,他哪里傻了,他这是老实”知道古月护李光华护的紧,文曼丽笑着讨饶道“好了好了,你光华哥最好了,是我错了,行了吧为了弥补你,你今晚带着李光华到我们家吃饭啊,我给你做好吃的”

    古月这才娇憨一笑道“那好吧,我大人有大量就不跟你计较了,不过,你做的饭能吃么别到时候给我们都吃坏了”

    文曼丽看着娇笑不已的古月,闪了下神后,伸着手指不停地给她挠痒,撅着嘴道“好啊,坏月,居然看不起人,我要你好看”

    古月左闪右躲,身子扭个不停。河边,两个姑娘不停嬉戏作乐,银铃般得笑声荡清了整片天空。

    李母那边的干仗已经偃旗息鼓,看着李老栓家的这次吃了大亏,众人心里都暗自拍手叫好。他们早就看这个长舌妇不顺眼了,成天搬弄是非嚼舌根子,不知道调拨了多少夫妻、婆媳、妯娌,李家村来和谐的氛围时不时地就被这颗老鼠屎给搅浑了。

    李老栓家的知道碰到李母,她讨不了好,众人也对她指指点点的,这下子,她这张老脸算是丢到地底下了。

    李母看着李老栓家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刚刚还要和自己拼命呢,现在就犯怂了。看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李老栓家的丢下一句,“不和你计较”就一溜烟跑了,生怕李母把她拉回来。

    众人看着她的背影,都觉得十分解气。一个老马家的儿媳妇恨她那叫一个牙痒痒,要不是她成天在婆母耳边挑拨,一向带她和善的婆母怎么会对她态度大变,这段时间她可是受了不少委屈了。

    李母就像是斗胜的公鸡一样,高傲地抬起了头,她凛声道“我知道我儿媳妇颜色好,有不少心术不正的人都在打着歪心思,我今儿就把话放在这,有谁要是敢做出什么伤害我儿媳妇的事,我就是拼了这把老命不要,也会要了他的命”

    被李母话里的狠意给震惊了,那些心里琢磨过要如何占古月便宜的伙子们接触到李母狠厉的目光都不禁心里打颤,低下头不敢直视。

    这下子应该是震慑到一批人了,李母只想要儿子与儿媳安稳幸福地生活,任何敢打她儿媳妇主意的人,她都不会放过

    古月这边风和日丽,浑不知李母这边是金戈铁马,姐妹俩洗过衣服后,文曼丽坚持着要送她回去。

    古月笑道“不用了吧,你送我回去,待会你自己回去也是一个人,我可不放心啊”

    文曼丽故意搞怪道“虽然姐姐我不像你这样倾国倾城,但那也算得上是如花似玉啊迷恋姐姐的伙子们可是一把接一把的”

    古月笑得肚子都疼了,她拍着文曼丽的肩膀道“曼丽啊,你太逗了,那你这如花似玉的美人一个人回去,我更加不放心了”

    文曼丽故意秀一秀自己并不存在的肌肉道“那我可就不像你一样,这样柔柔弱弱的,我可是个侠女哟,谁敢占姐姐的便宜,我打不死他丫的”

    古月耐不住文曼丽的催促,只好挽着她的手走向回家的路。一路上,两个年轻漂亮的媳妇一起笑,这就是一道无可媲美的靓丽风景。

    那些伙子们都看直了眼,不过,刚刚起了心思,就想起李母的那个眼神,脖子一凉,赶紧摇头赶掉不好的想法,低头不敢再看。

    古月见路人眼神有些奇怪,看了她们一会就像是受了惊吓般,她碰碰文曼丽声问道“曼丽啊,你有没有发现这些人有些奇怪啊,怎么看着我们像看到了怪物一样”

    文曼丽也觉得奇怪,不过她并没有多想,随便敷衍了一句“可能是我们太美,他们怕亮瞎了眼才不敢看的”

    古月满头黑线地听着这个解释,好吧,她就不应该期待能从文曼丽嘴里出什么有建设性的话。

    所幸,李家住的不远,等到了家就不用受到这种奇怪的眼光。到达李家门口后,古月叮嘱文曼丽回家要心,便被推着进了院子。美女 ”xinwu”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