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女人心计
    李拐子没有占到便宜反而身亡,这可谓是老天有眼,也是刘艳芳的幸运。真正到了这一步,这个心眼的女人才清醒,她如今只有紧紧抓牢男人,日子才能过得下去。

    一路疾走,慌慌张张地跑回家,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满脸泪水。感觉到有人进了房间,李光明还以为是李母去而复返,正想起身表示自己没事,就见到满是泪水,衣裳不整的刘艳芳。

    刚刚跑出去还是好的,怎的过了没多久就成了这个样子,看着她惊慌恐惧的表情,李光明很快就反应过来这是出了事了。

    虽然刚刚大闹了一场,但毕竟是自己的女人,现在这个样子,李光明急得不行。还不待他开口问,刘艳芳就一个猛子扎到了他怀里大哭出声。

    李母房里,都打算要算了,突然一声哭豪可是把她惊到了。她仔细一听好像是大房里传来的,旁边李父已经脱衣躺着了,李母一把拉着李父的手臂道“当家的,你听听,这老大房里又闹起来了”

    李父不耐烦道“由着他们去作去,咱们睡觉”李母虽然着急,但是也不敢违逆李父的意思,只得耐住心中的急切,躺在李父的身旁。

    何家几个屋里都听到了这个声音,都没有人出来,都以为是刘艳芳跑回家又闹起来了。李光明搂紧怀里的女人,按捺住心中的疑问,不住地帮哭个不停的女人顺气。

    刘艳芳感受到了丈夫的温柔,心里一酸,忍不住哭道“当家的,我再也不闹了,要好好养身子,像弟妹一样,早日给你生个大胖子,咱们好好过日子好不好”

    妻子惊慌的眼神看得李光明心中一软,点头道好。等刘艳芳稍稍冷静了点,李光明开口道“媳妇,你这是怎么了,怎的这样一副样子回家,是不是碰到什么事了”

    刘艳芳脸色一白,眼泪又冒出来了,她抓着李光明的手道“是那个李拐子,那个天杀的绑了我,想要对我做那事。我使劲挣扎,以为这下子完了,没想到没过一会他就死了呜呜呜”

    听到李拐子竟然对他的女人做出这种事,李光明气的咬牙切齿,忍不住就要起身去找他算账。后来一听李拐子竟然死了,他详细问了情况,初步断定这是得了马上风,是报应不爽

    他将刘艳芳压在炕上,撕了她的衣服,急切地检查了一遍,知道如刘艳芳的没有得手后,他忍不住舒了一口气。

    幸亏没有得手,要不然以后这日子就没法过了。仰躺在炕上,李光明虚脱般地舒出了一口气,这一晚上闹得,他真是累了。

    刘艳芳光着身子躺在炕上,知道丈夫这下子放心了,她也停止了哭泣,默默地爬到丈夫怀里,只有这个温热的怀抱才能抚慰她此时惊乱的心。

    女人全身地贴着他,李光明没有那个心思,看着刘艳芳少有的柔弱,他心里一动,压了上去,房内不时就传出了一阵阵喘息。

    这场纷争,在一场欢爱中得到了解决,刘艳芳偏执的心经此一事也老实了下来。第二天,李母起床时,就见到大儿媳妇做好了早饭,喂好了猪食,打扫了卫生,恢复到了新进门时的勤快。

    看着刘艳芳心翼翼的样子,李母心里哼了一声,表面上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一家人吃完,各自忙活去了。

    刘艳芳见无人谈论起此事,她就松了一口气。也怨自己,什么事都要与古月做个比较,时间一长就失了心。

    从今后,再不会了,她努力做好自己就好,只要丈夫不嫌弃她,她就能活的很幸福。古月接下来的日子就快活似神仙了,全家人都供着她,村子里时不时的就有人来见自己这个大美人怀孕是个什么样子,古月也因此结交到了不少能够上的话的朋友。

    这天,天气正好,古月在李光华的陪伴下,在院子里散步,夫妻二人正甜蜜着,文曼丽就哭着跑过来了。

    看着文曼丽委屈巴巴的流着眼泪,古月吓了一跳,李光华将空间留给闺蜜俩后,便关好房门出去了。

    文曼丽一直就是个乐天派,什么时候哭过。看着不断抹泪的女人,古月急了,这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抓住文曼丽的手,古月急道“曼丽,你这是怎么了,别吓我啊瞧瞧你这哭得,多让人心疼啊,是不是辉子欺负你了,我让光华哥去教训他”

    一提到吴辉,文曼丽就有反应了,她恶狠狠道“别跟我提他,我再也不要理他了”哎哟,这是两口子吵架了

    以吴辉对文曼丽的宠溺程度,指定是这个丫头的问题。按照常理是这样,但是古月这次却是猜错了。

    文曼丽哭着跑出来的原因是因为一个女人,准确来是因为一个寡妇。一提到寡妇,就想到寡妇门前是非多这句话,村子里的女人对寡妇也是严防死守,就怕她们缠上了自家的男人。

    而,吴辉不幸就中招了。文曼丽与吴辉住的房子从原来的屋子搬到了村尾,她们的隔壁邻居就是一20来岁就守寡的年轻女人。

    这个年代,寡妇再嫁不是件容易的事,她就是想嫁,也得经过夫家的同意。王寡妇也是一个可怜额女人,她名王慧兰,娘家是隔壁王家村。家里的哥哥好赌,欠下了债务,家里人就把她卖给了李家村李栋才家的儿子。

    李栋才家的儿子出生就先天性不足,好容易养到二十岁,家里给他买了个媳妇,不幸的是,结婚没每两年,还是去世了,也没能留下个后。

    李栋才家的可是恨死了王寡妇,认为是她克死了自己的儿子,死活不同意王寡妇再嫁。时间一拖就是五年,王寡妇如今都已经25了,婆婆去年去世了,她生活也有了希望。

    不想再被娘家卖一次,王寡妇就决定,这次要自己选男人。可巧,这个时候,吴辉两口子就住到了她家隔壁。

    吴辉自是看不上这个王寡妇,只是,王寡妇却看上了白净斯文的吴辉。天天同住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加上王寡妇的刻意讨好,文曼丽倒是与王寡妇处的好。

    前段时间,古月还为此醋过一次,没想到这次文曼丽洗完衣服回家就见到吴辉与王寡妇搂抱在了一起。

    亲眼见到这一幕,文曼丽哪里受得了,将衣服砸在二人身上,正要上去与王寡妇干架,吴辉就拉住了她,王寡妇也逃回了家,把门关的死死的。

    文曼丽根不听吴辉的解释,与他大吵了一架就哭着跑出了门。了解事情的经过后,古月也十分气愤,吴辉按理不是这样的人啊,可是看着文曼丽委屈伤心的模样,她火气就上来了。

    喊了一声李光华,古月就要拉着文曼丽去与吴辉理论。文曼丽却死活不乐意去,她一直再也不见吴辉。

    古月知道她这是气话,也不放在心上,文曼丽不去,她打算与李光华去一趟,看看到底是个怎样的情况也好。

    没等她过去,吴辉一会就匆匆跑了过来,李光华自是将他逮到了文曼丽面前。文曼丽见到他就发火了,根不听吴辉可怜巴巴的解释。

    看着文曼丽这么激动,古月没法,只好让李光华与吴辉聊一聊,看看事情要怎么解决。李母他们知道文曼丽是古月的好姐妹,这事闹到家里也没有什么话,只劝着文曼丽不要激动,夫妻床头打架床尾和。

    李光华看着沉默的吴辉,叹息一声问道“辉子,你这是做了什么,让曼丽这么生气”

    一想到文曼丽满眼失望地看着自己,决绝的表情,吴辉就心如刀割,他知道这次要是不解释清楚,他就要永远失去这个女人了。

    其实他真的没有二心,只是平日里见王寡妇与文曼丽处的好,以为她也是个好女人,见到人家有困难了就帮了一把。

    帮人家抬了一桶水,在厨房里,不知道怎么的,两人就绊倒在一块,还刚好被洗衣服回家的文曼丽看到。

    他当时不知道文曼丽看到了,想要立刻起身的,奈何王寡妇她脖子扭到了,不能动。他一想这可是件大事,想着缓一缓,慢慢的起身,结果就被文曼丽误会了。

    这女人的心计,有时候的确恐怖。文曼丽单纯,自然想不到吴辉是中了圈套。她看着自己心爱额男人抱着一个寡妇躺在地上,半天不放手,顿时就觉得天都塌了。

    跑上前将两个人骂了一顿,还想要教训这个不要脸的王寡妇,结果就被吴辉制止了,所有的怨气都发到吴辉头上,文曼丽现在吵着要回家。

    拍了拍兄弟的肩膀,李光华觉得这也算是无妄之灾了,看来以后,他要引起警醒,离媳妇之外的女人远远的,且不能让媳妇伤心难过给力 ”hongcha8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