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你的人和心我统统都要
    “徐副参领,来跟我走吧。残颚疈晓”兰挥着手绢,轻轻从徐浩脸上滑过。看了一眼一旁的安宁,掩嘴一笑。然后转过身,扭着身子进了屋。

    “我们进去吧。”徐浩扶着安宁,而安宁却不肯挪动一步。

    “薇儿,听话,进去,梳洗打扮一番后,我们就马上出来。”

    安宁没有回应,只是一个劲的摇头。不她现在是督军之女,在现代她也是最鄙视这烟花之地,她怎么能进如此龌龊之地

    徐浩见安宁这么的执拗,有些急了,情急之下,抱起安宁走了进去。

    安宁没有哭,没有闹,就这样静静的任由着徐浩。最终她还是进了这妓院之门,想想就非常的好笑,她竟然也会有进妓院的一天。

    徐浩进去之后,刚才那些姑娘就招呼其他一些客人。老鸨却还在门口,看着手中那些大洋傻笑着。果然是徐副参领,出手就是这么大方。不过奇怪,这世道是怎么的了,竟然还有带着未婚妻逛妓院的,怪,真是怪老鸨收起那些大洋,也进了屋,不管那么多,有钱拿就是王道

    妓院是男子寻欢作乐的地方,一路尽是春光,女子**着上身奔跑着,身后追着满是酒气的男子,几对男女抱在一起亲热着,完全都不顾周围还有许多人。或许这样的春色,才能满足他们的,他们的快感。

    安宁感到胃里翻腾,相比卖肉卖笑的女子,她更是厌恶来这里寻欢作乐的男子。徐浩也是这里的常客吧不过这些都与她无关,他的一切,她都不会在乎。

    “徐副参领,到了,这里还算清静,雅致吧。”兰领着他们进了一间比较幽静的房间。

    徐浩看了看周围,然后点了点头。“就这里吧,你赶快替我未婚妻梳洗一番,我还急着有事呢。”

    “好了,看你急的,我这就照办。”

    兰打了一盆洗脸水端了进来。“夫人,我帮你先梳洗一番,再帮你化妆。”

    “不了,我自己来吧。”安宁挥了挥手,兰为难的看着徐浩。“徐副参领,这”

    “那你就下去吧。”

    “那好的,我就下去了。”兰把毛巾交到了安宁的手中,然后轻轻地退了出去,掩上了门。

    安宁洗了把脸,然后走到了镜子中,对着铜镜中的自己,明显憔悴了许多。脸上都看不到一丝笑容,现在的她心里还牵挂着冷若寒。牵挂着他的安危,只是如今为了他的安危不得不听从徐浩的。

    打开胭脂盒,少许的擦了点粉就完毕了。她不喜欢浓妆,喜欢淡雅的感觉,虽未施多少粉黛,却也是倾国倾城之貌。

    “我的薇儿就是美,那些庸脂俗粉,连给薇儿提鞋都不配。”徐浩情不自禁的抱住安宁。只是安宁却挣脱开了他的怀抱。

    “不是还要赶去见我父亲,赶快走吧。”话音刚落,安宁的脚步移向那房门,打开了门,听到徐浩那有些生气有带着阴狠的声音。

    “你最好给我记住,一会去见你父亲的时候别阴沉着脸,你是我徐浩的女人,一辈子都是。任何男人要是敢对你有非分之想,我就要了他的命”

    “完了吗”冰冷的令人毛骨悚然,

    “你”

    “要是完的话,我就先走了。”嘴角轻蔑的勾起,安宁毅然踏出了房门,留下身后还在生闷气的徐浩。

    薇儿,终有一天,我会得的你的一切,不管是你的人还是你的心,我统统都要

    今天的大街上一片骚乱,韩诚这次派了大批人马寻找冷若寒和安宁的下落。士兵们挨家挨户的查,任何一个角落都不遗落。

    “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多士兵挨家挨户的查,也不知在寻什么人。”

    “是啊,我听人是韩督军家的女儿被人掳走了,现在正满城的找呢。”

    安宁坐在徐浩的马上,对于刚才的议论声,她自也是全部听到了。她没想到,她被冷若寒强抱而走,竟然会引起这么大的骚动

    “韩伯父派这么多人来寻你,你我这算不算是你的救命恩人呢”徐浩斜嘴坏笑,脸颊紧贴着安宁的侧脸。

    安宁把头扭向了一边,满脸厌恶之情。“既然我父亲这么急着找我,你还不快马加鞭”

    徐浩僵硬一笑,左手拉着缰绳,右手紧紧地环着安宁的蛮腰,“那你可要坐稳了。”

    韩府里,韩诚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他派出这么多的人基翻遍了整个乌镇,却还是未寻找到冷若寒和安宁。他们似在人间蒸发般。

    薇儿不会出了什么事情吧想到可能有什么不测,韩诚的心七上八下,不行,我得亲自寻找

    刚打定主意,一个守卫的士兵匆忙跑进,

    “报,报告督军,姐回来了。”

    “真的吗“韩诚欣喜若狂。“姐,在哪赶快带我去”

    韩诚刚踏出厅  门半步,就看到安宁走来,身后跟着徐浩。

    “薇儿,你,你没事吧,你有没有被欺负,”韩诚抓着安宁的双肩,紧张道。

    “爹”安宁哭着扑进韩诚的怀抱,那压抑的眼泪,终于在见到韩诚后土崩瓦解。她心中有好多的委屈要跟韩诚,却是什么都不出来,

    见安宁哭的这么的伤心,韩诚的心慌了。难道真的被欺负了

    韩诚紧紧地揉着安宁,一向冷静独断的他却不知如何是好。

    “薇儿,告诉我,你是不是被欺负了,如若是,不管他是不是冷帅府的少帅,爹都会让他五马分尸,为你出气”

    “不是的爹。”见韩诚这么,安宁急忙否认,离开了韩诚的怀抱擦了擦满脸的泪珠。

    “那是怎么了”

    “韩伯父,薇儿是喜极而泣。”在身后的徐浩突然道。走至韩诚和安宁跟前,眉梢一挑。双眸瞥向了一旁的安宁。“你是吧”

    “喜极而泣“韩诚很是不解,双眸直直的注视着安宁,等待着她口中的答案。安宁了解徐浩话里的意思,收起伤心之色,娇艳的脸上挤出一抹甜甜的微笑。“爹爹,女儿决定嫁给徐浩“给力 ”songshu5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