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羞辱
    另一方面,徐浩回到府中就立马叫来了几个士兵。残颚疈晓“你们几个,回去找到冷若寒,把他给我”徐浩做了一个杀的手势,“不过此事一定要神不知,鬼不觉,不能让任何人看出一点破绽。”

    “徐副参领,您放心,的一定把事情办得稳妥。”

    “很好,马上去办吧。“

    “是”徐浩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冷若寒啊冷若寒,白天因为薇儿放过了你,这次看你怎么逃出我的五指山,薇儿和你的命我都要。

    徐浩仰天长笑着,今日的事,他暂且还不想告诉父亲,待明日再与他。今天他徐浩心情好,所以他打算好好羞辱番这被他关在柴房的程萌萌。

    徐浩一脚揣开了柴门,程萌萌正五花大绑着蹲在墙角。这几天,徐浩命人只给她水喝,却不给她饭吃。一个人要是没有水喝,三天就必死无疑。但要是没有饭吃,这饿个十天半个月是没问题的。徐浩就是要慢慢的折磨着程萌萌。

    程萌萌已经被饿的毫无一丝力气,整个身子瘫倒在墙上。徐浩拿着一碗肉和几个馒头走了进去。

    程萌萌看到徐浩手中的食物,像饿狼扑食般扑向徐浩,只是徐浩把食物高高举在头顶上。程萌萌根吃不到。

    “我,饿,我快给我吃,我要吃。”程萌萌咽了咽口水,直直地盯着徐浩手中的红烧肉和馒头。

    “很饿吗真的想吃吗”徐浩放下红烧肉在程萌萌眼前一闪而过,程萌萌闻着肉香,直流口水,不停地点着头。“我饿,我要吃。”

    “想吃,当真”徐浩嘴角牵起一抹诡异的笑容。“只要你学几声狗叫,哄得我开心了。我就给你吃,不仅是这碗红烧肉,还有这几个馒头都是你的。”

    程萌萌听后脸色大变,看着徐浩手中的食物直流口水,但是又犹豫不定,似乎思想正做着痛苦的挣扎;良久,她似乎下定了决心,不再看向那红烧肉,还有馒头。独自又蹲回了墙角。

    见程萌萌这样,徐浩脸色大变,实在是太无趣了,根无法羞辱与她。想了想然后突然又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既然你不想吃,那我留着它们也没用,只好倒掉了。”徐浩当着程萌萌的面,把一大碗红烧肉,和几个馒头倒在了地上。程萌萌看着地上的红烧肉,想吃又不敢吃,她不想再徐浩面前丢了最后一丝的自尊。

    徐浩把空碗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然后大笑着走出了柴门。当关上门的那一刻,程萌萌终于忍不住,扑向那些食物,用嘴大口舔着吃着那些食物,就像狗吃食物般。而徐浩早就料到程萌萌会这样做,在门外偷看着,嘴角扬起一抹得逞的笑容

    “真是想不到,督军家的女儿会像狗一样,蹲在地上,舔着食物吃。”柴房外的一那一阵讥讽声,终于让程萌萌颜面无存,原来自己再次被徐浩羞辱,戏弄。心中的仇恨已经在她内心深处生根发芽

    徐浩派去的杀冷若寒的那些士兵,找了冷若寒一个晚上都未见其身影。

    “,这人到底跑去哪里了,找了一个晚上连个影子也没有。”其中带头的一个士兵,往地上重重的吐了一口痰,这大冷天别人都在被窝里睡大觉,他们却只能在大街上受冷。

    “大哥,你看天都已经亮了,要不先回去复命吧,”见兄弟们个个缩着身体,个个冻得全身发抖,摆了摆手。“也罢,按这个情景再找也是无益,还是先回去复命再”

    徐浩刚起床,就听他们根找不到冷若寒,气得火冒三丈,“啪啪啪”每人重重的赏了一记耳光。“没找到人还敢给我回来,还不给我再出去找,找不到他,杀不了他,别给我回来了”

    “是的们马上再去找。”见徐浩动怒那些士兵们吓得个个发抖,捂着脸,立马屁颠颠的跑了出去。

    “真是一群饭桶”

    “浩儿,怎么一大早就发如此大的火。”徐长清见那些士兵个个捂着脸仓促离去,见儿子又满脸怒火,不经有些疑惑,难道又出了什么大事

    徐浩见是父亲,马上收起了怒火,转而满脸笑容的回应道“父亲,没,没什么事,能有什么事嘛。”徐浩还不想把昨天的事情告诉父亲,免得再生事端。

    “是吗”徐长清了解徐浩,见他目光闪烁,一定是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转而又追问道“浩儿,真没什么事情瞒着为父吗”

    “父亲,真没事啦。”徐浩心虚的回应道,不敢直视着徐长清那深邃的眼眸。

    “没事,没事就好。”见儿子不肯,徐长清也不便多问,最多出了事情,他再来收拾这个烂摊子。“为父还有点事情处理,就先走了,你自己好自为之。”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儿子后,徐长清就摇着头离开了。

    “父亲,等等,浩儿还有事情跟您。”听到儿子的叫唤,徐长清停下了脚步,见儿子气喘吁吁地跑了上来。

    “浩儿,有什么事情叫住为父,看把你急的。”

    徐浩顺了顺气,脸上溢出幸福的笑容。“父亲你知道吗薇儿答应嫁给我了。”

    “浩儿真的吗”徐长清也很是兴奋。这可是他盼望已久的,要是徐韩两家联姻,日后他徐家是更加的稳固了。

    “嗯。”徐浩重重的点了点头,

    徐长清,满脸欣喜。“太好了,浩儿不愧为我儿,能搞定韩诚之女。为父这就去准备,明天我们就去提亲。”

    徐长清欣喜的离开了,徐浩也是很久没看到父亲如此高兴了,他自也是很是开心,不过一想到冷若寒还没有除去,心中不免还是有些担心。不除去他,始终是他的心头大患明亮的眸子里,渐渐地充满着杀气

    冷若寒,不管你有多大的事,我也一定让你死添加 ”xinwu”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