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我不是你的亲儿子
    冷若寒摇头沉默不语沉默不语,这让安宁的心更加的疼痛,她了解此时他的感受,她又何尝想嫁给徐浩,只是很多事情往往都是无可奈何的。残颚疈晓

    一圈圈轻轻地缠上了纱布,系上了结头。安宁转过身,那早已经在眼眶打转的泪水,此时终于抑制不住的倾泻而出。

    “桃,赶快带若寒从后门出去。千万不能让任何人看到。”

    “姐,你放心,桃一定会让冷少帅安全离开的。”

    “嗯。”安宁捂着嘴,撇过了头,那倾泻的泪珠,顺着脸颊两旁不断地往下滴滴答滴答,让人听着不免有些心碎,而此时冷若寒的心也早已经碎了一地

    “冷少帅,你跟我走吧”

    “不我不走”沉默许久的冷若寒此时终于开口,跑向安宁,从背后紧紧抱住了她。“不,薇儿,我不走,要走,我们一起走”

    “呜呜”安宁只是捂着嘴不停地哭泣,现在的她的心已经完全乱了,自己能跟他走吗

    见安宁似乎有些动容了,桃立马道“不,姐不能跟你走。”现在这个屋子里,唯一冷静的就只有桃了。

    “不桃,为什么,为什么薇儿不能跟我走,难道你就忍心,薇儿嫁给她不爱的人吗”冷若寒更加搂紧了安宁,他的手不愿再放开,他怕这一松手,就会是永别

    桃看着她家姐和冷若寒这样,也是于心不忍,只是

    “我当然不愿意,只是姐要是这样跟你走,就会背上不孝之名,你愿意看到这样吗”

    “这

    “要是真为了姐好,现在就应该马上回北平去,然后再来救我家姐。”

    “若寒,你还是赶快回去吧。桃的对,我不能丢下我爹娘,跟你走。”安宁停止了哭泣,转过身,握住了冷若寒的手,摇了摇头。桃的话点醒了她。

    “薇儿”冷寒望着安宁,再次问道“真的不愿意跟我走吗”

    “嗯,我不愿意,要是让我抛下父母跟你走,我是千万个不愿意。”

    见安宁如此的坚定,冷若寒只好罢手,对着她,眼里充满无限的不舍。“那薇儿,等我,我一定会来接你的”

    “嗯,我等你”

    “姐,冷少帅,都别了,趁现在人都在大厅那,我们得赶快走,不然就来不及了。”

    “若寒,赶快走吧,我会等你。”

    “薇儿,我冷若寒对天发誓,此生决不负你”

    “冷少帅,别发誓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桃心急如焚的拉住了冷若寒的衣袖,硬生生的拉着他出去。

    “薇儿,记住,我冷若寒决不负你,等我,一定要等我”

    “嗯,我等你”

    脚步声越来越远,安宁的心也跟着他一起走了,薇儿,等我,一定要等我。冷若寒的话还在耳边响起。安宁拿出随身携带的玉佩,豆大的泪珠,滴在了“寒”字上。若寒,我等你,这辈子,我安宁嫁的只会是你

    徐韩两府大摆筵席,几乎乌镇有头有脸的人物都聚集在了一起。

    这个订婚宴,最开心的就是徐浩了,他处心积虑不就是为了这一天吗

    安宁称身体不适早已经离席,她已不能再宾客面前强颜欢笑。

    订婚宴真是好笑

    韩府后院,几个身影一闪,韩佑程摇晃着身体从黑暗中走出,右脸红肿,嘴角微微流血。

    眼里满是嗜血的光芒。

    “父亲,您真的打算将薇儿嫁给徐浩这个无耻之徒吗”韩佑程在韩诚书房里进行着最后的劝。看到徐浩这么快就前来提亲,他的心已经按耐不住了。不顾一切的闯到韩诚的书房里。韩诚第一次见韩佑程如此的鲁莽。

    面对着不理智的韩佑程,韩诚耐心道“佑程,你这是怎么话的,薇儿自己都愿意嫁了,为父岂有不同意的道理。”

    “可是父亲,薇儿不能嫁,他不能嫁给别人。”

    “为什么”韩诚凝视着韩佑程。

    眸光闪烁,韩佑程的心倏地一紧,双拳紧握,手心冒着汗,像是下定了决定,韩佑程松开双手,直视着韩诚,眼里透着深深的坚定。

    “父亲,薇儿这辈子嫁的只能是我,我爱她”

    听闻,韩诚不可置信的望着韩佑程,震惊道“佑程,你疯了,薇儿可是你的妹妹啊。”

    “她不是。”韩佑程低吼着。面对着韩诚,眼里闪过一丝痛苦的神情。“父亲,佑程不是你们亲生的不是吗”

    “佑程,你在什么”韩诚感到一阵天昏地暗,这个深藏多年的秘密韩佑程怎么会知道。想当初知道此事的就只有三人。除了他和刘氏,那就是当初的奶妈。可是这奶妈早已经死了。

    如今这

    韩佑程感到深深地疑惑,身体一个颤抖,扶住了一旁的书桌。

    难道一切的真相佑程他已全部知道了

    “佑程其实早已经知道。”韩佑程低垂着眼帘,低声道“当儿子六岁的时候无意间在父亲房门外听到父亲儿子是领养的,而不是亲生的。”

    六岁的时候韩诚似乎陷入了深深地回忆中。那年韩佑程因为缅怀,不自觉地出韩佑程不是亲生的事实。只是没想到,仅此一次,竟然会被韩佑程听去。

    难道这一切都是天意吗

    “佑程,原来你早已经知道真相了,那你就不想知道自己亲生父母是谁吗”韩程扶着桌子,直视着韩佑程。他知道了当年的一切了吗

    抬眼,韩佑程坚定地回答。“在佑程眼里,只有您一位父亲。”

    “好好,真是为父的好儿子。”韩佑程面露欣喜,也感到很欣慰,  不枉他从如此宠爱他。或许是他多虑了,知道当年真相的人都已死去。

    真相只会石沉大海

    韩佑程瞥视着韩诚,眸光却含着恨意,冷冷的。

    韩诚抬眼,他立马收回了冰冷的目光。时机不对,一切都必须忍,今天要不是为了安宁,他自是死也不会出这真相,这他隐藏多年的真相。

    “父亲,请您成全佑程,佑程今生并无所求,只求薇儿能嫁于我为妻。”韩佑程倏地下跪,恳求的望着韩诚。添加 ”xinwu”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