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鞭打
    黑暗中,黑衣人来到了韩府,溜进了韩佑程的房间。残颚疈晓

    此时的韩佑程正为安宁的事而心烦意乱,看到身影,厉喝道“怎么样,事情办妥了吗”

    “回参谋,黑暗中属下开了两枪,不知是死是祸。”

    “不知是死是活,那你还敢回来复命”不知何时,韩佑程已经下了床走到了黑衣人的身旁,厚实的大手紧捏着他的肩膀,发出骨骼咯咯的响动。

    黑衣人全身发抖,猛地下跪。“参谋长饶命,再给属下一次机会,属下一定完成任务。”

    韩佑程从腰间摸出一把短刀,刀光一闪,一口鲜血迸出。

    韩佑程,嘴脸扭曲,阴狠的声音响起“机会只有一次,你只有死路一条。”

    短刀落地声,韩佑程擦了擦手中的鲜血,

    经过那晚,安宁和韩佑程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安宁已不知如何面对韩佑程,面对他那炽热的感情。

    一切的事都令她心烦意乱,前世从未恋爱过的她,今世却要承受如此承重的爱,她累,真的很累

    对于徐浩,安宁虽然是答应了这门亲事,但是徐浩每次的邀见,她都一并的回绝。整日待在屋子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她变了当初那个活泼又有些嚣张的安宁,已经渐渐地磨灭

    韩诚夫妇见安宁这样也甚是担心,几次询问是何原因,安宁也只是身子不舒服,想静养几天。见女儿这么,他们也无可奈何,但是韩诚总觉得事情不那么简单,薇儿似乎对这门婚事不满意,但是当日又为何要嫁给徐浩呢

    来就为抓不到刺客而烦心的徐浩,接连又吃了几次闭门羹,更是恼火。他徐浩也是一表人才,有钱有势,很多女子都向他投怀送抱,如今他却被人拒之门外,心中的怒火油然而生。

    “砰”手中的杯子被他摔得稀巴烂,他现在甚是恼火,但是又无法发泄。眼底渐渐露出凶狠的目光,韩薇啊,韩薇,现在我先忍你,日后娶了你,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砰”的一拳,打在了桌子上,徐浩收起拳头,走出了屋子。他现在得找个人好好发泄他心中那的那一团怒火

    “快给我吃的,我好饿,我好饿”程萌萌已经被徐浩关在柴房里整整五天,也被整整饿了五天。如今的她已完全的虚脱,整个身子瘫软在墙角,毫无一点生气

    “砰”的一脚,徐浩又是一脚踹开了柴房门,面露狰狞的走了进去。程萌萌微弱的睁开了双眼,见是徐浩又重新闭上了双眼,看到他,她知道她又来羞辱自己了。

    “几天,不见,我们的程大姐,还真如病狗般啊。”徐浩嘲笑着。程萌萌并未理会。

    见没有反应,徐浩还以为程萌萌已经死去,走到她跟前,往她胸口上重重的踹了两脚。

    “啊”伴随着惨烈的喊叫声,徐浩大笑了起来。“好好,没死就好,我是不会让你这么轻易地死去的”

    程萌萌瞪大双眼,怨恨的瞪着徐浩,见她越是怨恨,徐浩的心里就越开头,看着曾经羞辱自己的人,如今被自己折磨成这样,他有不出的满足感

    “你来干嘛,要是又想来羞辱我,那我告诉你,你自便”程萌萌厌恶的扭过了头。这顿时让徐浩恼羞成怒。

    “啪啪”两记耳光,重重的打在了程萌萌的脸上,顿时双脸红肿,嘴角流出好多的血。

    程萌萌感到了嘴里的血腥味,徐浩捏住了她的下巴面露凶光。“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

    “呸”一口血水喷在了徐浩的脸上。徐浩的脸瞬间扭曲,那因愤怒而扭曲的脸显的特别的滑稽。他擦去了脸上的口水,眼里布满了嗜血的光芒。他起身,抽取了腰间的皮带,猛的向程萌萌抽去。

    “啊”程萌萌痛苦的大叫着。

    “你这个贱人,还记不记得当日当众鞭打我的情景,如今我就要报那日之仇”

    “啪啪“又是接连好几鞭子,程萌萌顿时被打的皮开肉绽。她是被饿了几天,身体不济,如今又怎么忍受的了这鞭刑之苦,一下子昏死了过去。而徐浩像疯了般,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嘴里还不停地喊着“你这个贱人,我要打死你,我要打死你”

    “啊”屋外传来阵阵惊恐声。

    早上韩诚来屋里找安宁,他担心韩佑程的执迷不悟,只有安宁早点嫁给徐浩,才能彻底打断他的痴心。

    韩诚劝安宁既然答应嫁给了徐浩,就不应该把他拒之门外。安宁不忍父亲为难,也就答应他愿意多跟徐浩接触。带着桃,打算去徐府见徐浩,侍卫在柴房那,安宁走到了那,却没想到会看到如此残忍的一幕。不仅是她,连一起跟来的桃都同样被吓到。惊恐的指着柴房里的徐浩,支支吾吾道“里面的人是徐,徐少爷”

    徐浩听到尖叫声,回过头,竟没想到门外着安宁和桃。惊慌的甩掉了手中的鞭子,迅速的跑出了屋。

    见安宁脸色苍白,柔声道“薇儿,你怎么来了,来了都不找人通知我”

    安宁还惊魂未定,见徐浩揉着自己,立马尖叫道“不要碰我”安宁整个身子在颤抖,虽知徐浩残暴,却没想到是如此心狠手辣之人

    徐浩明白安宁看到刚才那一幕在害怕,赶忙解释道“薇儿,你不要害怕,刚才被我打的是府上的丫鬟,她竟吃里扒外的偷东西,所以我才把她关到柴房,教训于她。”

    安宁不想听徐浩多什么,绕过了他,直接走进了柴房,桃尾随其后。

    走进柴房,令安宁触目惊心。只见柴房里的程萌萌已经被打的血肉模糊,地上竟是一滩滩的血迹,血迹旁有一条被鲜血染红的皮带。安宁真是没想到,徐浩竟然会如此对待一个女子,就算她偷了东西,也不该如此重刑美女 ”songshu5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