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暴吃
    “寒儿,你在哪里,寒儿”床上那微弱的声音,一下子拉回了安宁的思绪。残颚疈晓安宁关上了窗户,走至了床前。见那人,紧锁着眉头,双手撕扯着被子,一副很痛苦的表情。嘴里还不停地喊着“寒儿,你在哪里,是生是死”“徐浩,你这个混蛋,我要少了你,我要杀了你”

    被子已经被程萌萌扯掉,安宁蹲下身,拉起被子重新帮她盖上。却听到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名字。

    若寒

    若寒安宁的心猛地一颤,她口中的他会是他吗双手僵硬在原地,安宁想要再听得真切点,却听不到那熟悉的名字。寒儿会是若寒吗

    “姐,吃的来了。”房门打开以及桃的声音。

    安宁赶紧替她盖好被子。

    桃走至床前,看着还未清醒的程萌萌道“姐,这人还没醒吗”

    “嗯,还没完全清醒,但是嘴里一直着胡话。”

    “寒儿,徐浩”程萌萌嘴里依旧重复念着这个名字。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她突然显得很害怕,双手不停地在空中乱抓。

    “寒儿,你,你不能死”程萌萌,猛地坐起了身子,她似乎被吓醒了。

    安宁和桃见状,坐到床边,见她,目光呆滞、脸色苍白、满脸惊恐,额头上还渗出丝丝细的汗珠。

    “桃,敢快把粥端上来。”

    程萌萌闻到饭香,瞪大了双眼,还没等安宁接过粥碗,一把夺了过去。狼吞虎咽的吞食着,但是粥太烫,吃进嘴里又吐了出来。吐着舌头,扇着手,嘴里不停地喊着“烫,烫”

    “心,慢点喝。桃,你去厨房在拿几个包子来。”

    “好的,姐。”

    那晚粥,三两下被程萌萌吃完,舌头还不停地舔着那吃尽的空碗。

    徐浩到底怎么再折磨她

    “姐,包子来了。”程萌萌见又有吃的,不管三七二十一跳下床,扑向桃。桃害怕的顿时扔掉了手中的包子。程萌萌扑向地上那包子,左右手各一个,大口,大口的吃着。

    桃惊魂未定,看到程萌萌这个样子,她是真的被吓坏了,躲到了安宁身后,拉了拉她的衣袖。“姐,这个人好可怕,她的吃相太恐怖了。”

    安宁拍了拍桃的手。“人饿到一定程度也就什么都不管了,可见她在徐府受到了非人的待遇。”

    徐浩,你到底有多么的可怕呢韩薇对徐浩的厌恶之情,更加的加深了

    程萌萌似乎是吃饱了,拍拍肚子,整个人躺在了地上。“嗝嗝吃的好饱”

    “桃,还不赶快扶她去床上。”

    桃缩在安宁身后,“姐,我怕,我不敢。”

    “怕什么,没事的,她又不会吃了你。”

    “但是,我真怕她吃了我,你没看到,她刚才吃那些馒头的样子多么的可怕”

    “好了,不怕,不怕。”安宁拍了拍桃的手,“既然,你怕,那就只有我去了。”

    “姐,不要去”桃想阻止,却又始终不敢靠近。

    安宁靠近程萌萌,弯下腰,把手伸向了她。“来,我扶你起来”

    吃饱的程萌萌意识总算清醒了些,是她救了自己吧见安宁微笑的看着她,心里的防线顿时消失,她程萌萌已经落入这地步,也不怕再被人害。再眼前这女子她毫不认识,也没必要害她。

    安宁再次向她微笑,“来,我扶你起来。”

    程萌萌诺诺的伸出了那只变得粗糙又满是伤痕的手,搭在了安宁那纤细雪白的手上。

    韩薇扶着他到了床边,程萌萌重新躺在了床上。

    “谢谢。”这是生平第一次,程萌萌对人谢谢,救命之恩,她会铭记于心

    安宁抿嘴一笑,“你的身子还很虚弱,就好好休息。有什么要求,尽管开口。”

    “嗯。”程萌萌点了点头,然后盖上了被子,睡了过去。应该是太累了,竟一下子就睡着了。

    安宁轻唤桃过来。“桃,今晚你就好好照顾她,我去客房睡,有什么情况,马上来告诉我。”

    “姐,不要。”桃拉住了安宁的衣袖,摇了摇头。“姐,这是您的房间,为什么要出去,还有桃不要留下来照顾她。”

    “乖,桃听话,累了,你也早点休息。”安宁安抚着桃,然后打开房门走了出去。“记住,好好照顾她,有什么情况,马上告诉我。”

    “可”桃还想再什么,但是见安宁这么坚定,也就只好点了点头。“好吧。”

    关上了房门,安宁来到了冷若寒当初住过的地方。轻抚着那张床,闻着那被子,似乎还有他的味道。

    这一夜,她闻着他的味道,竟也睡得安稳

    一大清早,安宁就命人送吃的到她房里。程萌萌经过一夜的修养,身体好了不少,看到这些食物,也未向昨日那般暴吃。。她看到安宁进屋立马放下食物起身向她道谢。

    “姐的救命之情,我程萌萌铭记于心,日后要是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你尽管。”

    “不用客气,换做任何人,我都会这么做的。”安宁扶着程萌萌到了餐桌旁,示意她坐下。“过了一夜,应该很饿了,先吃完东西再吧。”

    程萌萌端起碗,口口的抿着,跟昨天判若两人。安宁在一旁细细的观察着她,并不像是一般的丫头,身上散发着一种贵族的气息。

    程萌萌见安宁一直望着她,竟也觉得不好意思,放下了喝了一半的粥,对着安宁淡淡一笑。

    “听姐的口音并非是这里之人,倒像是北平的口音。”

    “我是北平之人,前些日子才来到这乌镇之中。”

    “真的。”听是老乡,程萌萌兴奋的握住了安宁的手,在这里她是遭受了多大的屈辱,如今遇到同乡的,让她更加的觉得亲切。

    安宁被这突如的动作,略略吓了一跳,抽出了手,微微点了点头。但转而一想,她也是北平来的,刚口中似乎又听到若寒二字,难道他们

    “你可认识冷帅府的少帅冷若寒”快来看 ”hongcha866”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