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冷虎病逝
    “少帅,您忘了我们了吗我是春花,这位是春草啊。残颚疈晓”

    “对啊,少帅,我是春草啊,您都不记得我们了吗”

    春花春草冷若寒瞅着她们,似乎想到了什么,以前就是她们两个伺候自己的,那自己现在是在

    “那我现在是在府里了”

    “是啊,少帅,您现在就在自己的房里。”春花觉得眼前的少帅怪怪的,难道烧坏脑子了,拉了拉一旁的春草,使了一个眼色。

    春草见状,跟着春花到了一旁。“春草怎么了,有什么事情跟我吗”

    “春花,你有没有觉得这少帅有些不对劲”春草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春花意领神会。“你的意思是,少帅这脑袋烧坏事非同可,可不能胡乱话,不然会惹来杀身之祸,连忙摆手示意春花不要再一下去了。

    而一旁的冷若寒,看着一旁窃窃私语的两个丫鬟,也没责怪什么,如今他非常兴奋,因为他终于有命回到了府里,如今他得亲自带兵再赶去乌镇,把安宁接过来。

    冷若寒托着虚弱的身体,欲要起身,他是一刻也耽搁不了。

    只是,大病刚初愈,这刚起身,就感到一阵晕眩感袭来。冷若寒扶着头,身子摇摇晃晃。

    “少帅,你没事吧。”不知何时崔文进了屋子,扶住冷若寒,对着一旁的春花,春草一阵大骂。“你们两个贱婢,我让你们好生照顾大帅,你们竟然连大帅起床了都不知道”

    一阵阴狠的眸光一扫,春花,春草吓得腿脚一软,连忙跪地求饶。崔文的手段他们自是知道,残忍之度令人发指。“崔参谋长饶命,我们只是一时疏忽,以后再也不会了。”

    “还有以后”阴狠的目光再次一扫,嘴角微微上扬,杀气弥漫着整个房间。“你们觉得还有以后吗没有好好照顾大帅的人,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死”

    听文,春花,春早脸色惨白。转而把希望寄托在了冷若寒的身上。

    “少帅饶命,少帅饶命。”

    冷若寒就不在意,崔文的责备似乎也重了一些,见两丫鬟不断向他求饶,他现在只想快点带兵去接安宁,一挥手,示意他们下去。

    春花,春草,见冷若寒似乎放过了他们,连忙磕头道谢。,“谢谢少帅,以后我们一定好好伺候少帅,再也不马虎了。”

    磕头之后,春花和春早,颤抖着互相搀扶着走了出去。

    “少帅,你大病初愈,再躺一会。”

    “不了。”冷若寒一摆手,定了定神继续道“崔文,赶快带一队士兵,我要马上再去乌镇”

    “再去乌镇”崔文实在不解,这少帅死里逃生刚才乌镇回来,怎么又会疑惑的望着冷若寒,难道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看出了崔文眼里的疑惑,冷若寒解释道“因为一个我生命中绝不能失去的人”眼里透着深深的坚定,崔文虽然还有满肚子的疑问,但是也不便再多问。

    “好,我马上准备一队士兵,我跟少帅你一起去”

    “不,你不能去,你得留守这里”

    崔文也明白冷若寒的顾虑,刚才是他考虑不周到了。

    “好少帅,你放心,有我崔文在那些贼人休想乘虚而入”

    冷若寒自是对崔文一百个放心,有他在,冷若寒也能安心的去乌镇找安宁。

    重重的按住了他的肩膀,眼里透着深深的谢意。

    “好兄弟,那一切就拜托你了”

    “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话间一士兵匆匆跑进了屋子。

    崔文一声呵责,“何事这么慌张,你不知道这是少帅的房间吗”

    见崔文阴狠的目光,那士兵双腿一软,支支吾吾的不出话来。

    还是冷若寒比较冷静,柔声道“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了”

    那士兵看着一脸疑惑的冷若寒和满脸怒气的崔文,咽了咽口水,诺诺的答道“少帅,崔参谋长,大,大事不好了,刚来人报,大帅去世了”

    “什么”冷寒上前狠狠揪住了那人的衣领,刚才的消息实在令他接受不了,阴狠的眸光,好似要把人火火的杀死,那紧抓衣领的手都微微的颤抖着,“你再一遍”

    士兵的双腿不停地颤抖,这个报信的差事,真是要他的命了。“少,少帅,刚才医院里有人来报,,大帅去世了。”

    那紧握领子的手一松,士兵瘫软在了地上,冷汗直冒

    冷若寒整个脑袋一片凌乱,父亲去世了这个噩耗令人五雷轰顶扶着头,身子摇摇晃晃。崔文轻扶住了他,“少帅,你还好吧节哀“

    “我,我没事”冷若寒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父亲去世了,想必很多人都得知了这个消息,他得赶快去医院

    “崔文,带上几队人马,马上跟我去医院”

    北平第二医院的大门口,围满了各式的军车。医院四周也尽是佩戴长枪的士兵把守。冷若寒的车队也以最快的速度赶到。

    冷若寒和崔文共坐一辆车,冷若寒身体未愈,再加上丧父之痛,满脸悲痛。下车,崔文欲扶着身体有些摇晃的冷若寒,但是他摆手拒绝了

    今日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让人看到他脆弱的一面

    病房门口摆满了花圈,冷若寒的眼里已经出现了一层雾气。

    推开门,里面已经围满了人,大家都是一脸悲痛之情,

    看到冷若寒,郑军柔和的眼眸变得阴狠,直直的望着一脸悲痛的冷若寒。

    他竟然还没死

    冷虎安详的躺在白单之上,脸上盖了一块白布。

    “父亲,若寒不孝,不能见你最后一面。”冷若寒走到病床旁倏地下跪,握着冷虎那冰冷的手,泣不成声。

    “少帅不要伤心过度,免得伤了身体。”话的正是郑军,郑军走到悲痛欲绝的冷若寒身旁,扶着他的肩膀劝慰着,自己却也是不经留下了泪珠。福利 ”songshu5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