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愿意跟我走吗
    一阵寒风吹过,安宁打了一个冷颤。残颚疈晓额前柔顺的发丝飘起,在空中划出优雅的弧线。黑色的发映着漆黑的眼眸,眸里含着泪光,随时有可能从眼眶中倾泻而出。

    “心着凉。”不知何时韩佑程走进,一件披风披在了安宁身上。

    安宁回头,对上了韩佑程那柔和的眸光。安宁一愣,玉手挪掉了身上的披风,淡淡道“哥,我不冷,谢谢你的披风,天色已晚,我也要睡觉了。”安宁把披风交到韩佑程手中后,又转身去关窗户。

    “难道你真的愿意嫁给徐浩”背后毫无一丝温度的话,让安宁的手瞬间僵硬。寒风吹袭,竟也感觉不到一丝的凉意,心却已经凉了半截。

    是啊眼看婚期将近,冷若寒却始终未回。是否是中途耽搁,还是

    安宁,不敢往下想,赶紧关上了窗户。整了整面部表情,对着韩佑程灿烂一笑。

    “是啊,我当然愿意嫁给他。”

    “笑的好假。”眉心不悦,厚实的大手,伸向那粉嫩红润的脸庞。脸一闪,大手落空,僵硬在空中。

    韩佑程失落的收回手,眼里、脸上透着忧伤。

    对于韩佑程,自从安宁了解的他的心后,就不知如何面对他,面对这份如此沉重的爱。

    安宁傻傻一笑,缓解这尴尬的一面。至少她不想让韩佑程觉得太难堪。

    “傻丫头,怎么笑得这么傻。”漆黑的眼眸闪过一丝宠溺,眉心含着笑意,只是渐渐地眼眸中闪现一抹阴狠之光,带着酸味的话语,迷茫在空中。

    “我知道你是在等冷若寒带你走,但是他要是不来,你就真的嫁给徐浩吗”

    “不会,死也不会。”安宁想也没想的脱口而出,她不确定冷若寒是否真的能来,但是她唯一确定的是不管如何,她是死也不会嫁给徐浩的。

    “那我呢对于我,是否也宁死不嫁”

    安宁被这突如的问题,懵了。这个问题她还真没想过,毕竟韩佑程是她哥哥,不管如何,她都无法做到对徐浩这般的残忍。

    只是

    韩佑程的神情看上去很淡定,只是漆黑的眼眸里,还是能看出一丝的期盼。手心出汗,他在期待,期待安宁不同的回答。

    对于他,他应该跟徐浩不同吧

    “我”安宁刚要开口,厚实的大手却捂住了她的红唇。另一只手,一览拥安宁在怀里。

    最终他还是没那份自信

    “薇儿,不要嫁给徐浩,跟我走吧,我们去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过着幸福的生活。”那厚实的太手紧紧拥安宁在怀里。浑重的声音带着一丝恳求的语气。他曾想过,如果能得到安宁,就算放弃多年来的仇恨他也愿意。

    他自从知道自己不是韩诚的亲子后,就对美艳动人的韩薇动了真情,这几年对她忽冷忽热,一直隐忍自己的感情,曾也想过放弃。装满仇恨的人,哪有资格爱。直到徐浩和冷若寒的出现,令他隐忍的感情一下子爆发。

    他要她,要的只是她,任何人都休想从他身边抢走她

    他拥抱的力度一加重,安宁有些窒息的感觉。她感觉到了他猛烈撞击的心跳声,感受到了他怀里满满的爱意。感受到了话里的一丝恳求。

    只是她是安宁,拥有韩薇美貌容颜,却有着前世记忆的安宁。他们爱的是韩薇,而自己能真正的取代韩薇吗

    她迷茫了,身体不断地挣扎,不管韩薇如何,至少她安宁可以肯定一点。她爱的是冷若寒,只有冷若寒,心里再也装不下其他人。

    身体的束缚,无论安宁如何用力挣扎,却也挣脱不开韩佑程的怀抱。

    “哥,对不起,请放开我。我不会跟你走,我会等若寒,她答应过我,所以一定会回来接我。”

    双眼危险的眯起,眸光里含着恨意,妒意。又是冷若寒,如果没有你,薇儿一定会爱上我的。

    危险的气息陡然升起,韩佑程的双手却突然松开。

    安宁轻巧的离开她的怀抱,躲得远远地。

    韩佑程低垂着脸,看不到他的表情,只看到他紧握的双拳。霸道又冷冷的声音从其口中迸出。“不管如何,我都不会让任何人得到你,你只能属于我。”

    留下落寞的背影。韩佑程向门口走去。重重的关门声从安宁的耳边响起。

    她的心已经凌乱,从未恋爱过的她,不知如何应对现在的局面。

    老天爷,你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吗

    程督军府里,听士兵来报程萌萌已经回来,非常兴奋,迫不及待的出去见她。

    只是

    只是程萌萌不眠不休的赶路,好不容易回来,不过这身体也虚脱了。

    姐只是太过劳累,休息一下就没事。不过身体上的鞭痕被感染了,恐怕会留下疤,

    望着床上还昏睡不想的程萌萌,响起中午大夫的话  。程绍杰,紧握着双拳,怒火冲天。

    身上的鞭痕萌萌到底遭遇了什么事不管如何,伤害她女儿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而且是死的很难看

    萌萌,你快来救我,快来救我。

    “寒儿,不要怕,我来救你了。”迷迷糊糊中的程萌萌仿佛听到冷若寒正向他呼救,猛地惊醒,出了一身的冷汗。

    听到声音。在一旁睡会的程绍杰也被惊醒。

    床上的程萌萌满脸虚汗,大大地眼睛,空洞无神。刚才她做梦,梦到冷若寒全身是血的向她求救。

    “寒儿,我来救你。”惊呼着,程萌萌从床上坐起。程绍杰,扶住了程蒙蒙的肩膀担心道“萌萌,少帅没事,现在就在咋们家休息。”

    “是吗”听闻,那空洞的眼神有了光彩,程萌萌这才注意到一旁面色忧虑的程绍杰,轻唤道“父亲,萌萌回来了。”

    “嗯,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程绍杰眸光里含着泪水,一把拥程萌萌在怀里,轻拍着她的背。“傻丫头,回来就好,一切的委屈,爹会为你出气。”

    程绍杰的话提醒了程萌萌。明亮的眼眸,蒙上了一层阴狠之气。

    “父亲,我要徐浩五马分尸”添加 ”xinwu”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