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恳请出兵相助
    程萌萌把乌镇所受的所有耻辱都一一告诉了程绍杰。残颚疈晓程绍杰听后顿时整张脸都绿了,靑筋根根迸出,因愤怒而扭曲的脸,显得有些滑稽。奋力一拍桌子,桌面出现了一条裂痕,

    “徐浩,老子要灭你全家。”

    “爹,这仇,女儿要亲自报,不过目前最重要的还是寒儿,寒儿怎么会在咱们家,难道”

    “哎。”程绍杰边摇头边叹气。这让程萌萌更加的心急如焚,难道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了

    “爹,快是不是出事了您要急死女儿了。”

    程绍杰觉得此事也瞒不住,决定把一切都告诉于她,“萌萌,如你所出了大事了,昨天大帅病逝,当天晚上冷帅府就被人血洗。”

    “什么”程萌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爹刚才大帅病逝,冷帅府被血洗,这这

    “爹,这是真的吗”程萌萌拉着程绍杰的手再次问题。

    “嗯。”程绍杰重重的点了点头。

    抓着程绍杰的手顿时松开,程萌萌如瘫软般倒在床上。目光散乱,两眼空洞无神。

    事情怎么会这样那寒儿怎么承受得了。

    “不行,我要见寒儿,我要马上见到她。”话音刚落,程萌萌急忙掀开被子下了床。

    程萌萌如痴呆般到处乱窜。程绍杰看着心疼不已,他了解自己的女儿,快三十岁还未嫁人,只因心系冷若寒,盼望着有朝一日能嫁于她为妻。

    程绍杰心疼的走进正一间间房乱窜的程萌萌,抓住了她的手,强忍住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道“你的寒儿在那里。”程绍杰指了指最左边的那间房。

    还未等程绍杰完,程萌萌就急不可耐的往那房跑去。

    冷若寒一直未醒。迷迷糊糊中一直着胡话,一直挣扎着。

    “薇儿,你等我,不要嫁给徐浩。”

    “不,爹,你不要死,不要离开若寒,恕若寒不孝不能见你最后一面。”

    “郑军,我要将你五马分尸。”

    看着床上昏迷不醒不断挣扎的冷若寒,一向冷血无情的崔文也不经落了泪。

    “少帅,你要快点好起来,这样才能杀了郑军那混蛋。”

    “寒儿,寒儿。”程萌萌不断呼唤着,破门而入。见到程萌萌,崔文偷偷擦干了眼角的泪水道“程姐,你醒了,程督军担心死你了。”

    程萌萌并未理会崔文,双眼直直的望着床上昏迷不醒的冷若寒,脚步慢慢的移向那床。

    “寒儿,我来了。”握着那只滚烫的手,轻抚在脸旁,两滴泪珠滴落在了手背上,慢慢的滑落,最终落在了青蓝色的床单之上。

    程萌萌的眼泪止不住的流,手背早已被泪水浸湿。

    其实崔文早已经在多年前就看出了程萌萌对冷若寒的感情。只是一向对女子不屑,未谈过一次恋爱的冷若寒,在感情方面呆若木鸡,一点都没察觉程萌萌的心意。只认为那是姐姐对弟弟的感情。

    哎,少帅,你未曾正眼瞧过任何一个女子。那刚才你昏睡中一直喊着的人儿是谁竟然能虏获你这颗冰山般的心。

    崔文起身向门口走去。既然这程萌萌回来了,想必这程绍杰也应该没有再托辞的理由。

    崔文找不到程绍杰,向下人打听才知,此时的程绍杰正在书房。

    书房里的程绍杰斜靠在椅背上,嘴里叼着一根雪茄,烟雾腾绕。深邃的目光藏在袅袅的烟气中。也不知为何,每当程绍杰心烦意乱的时候,总喜欢来这书房之中抽几口,来平复一下心情。

    整个书房已俨如一个烟室。崔文推门而入,顿时一阵扑鼻、刺眼的烟味向他袭来。他轻咳几声,下意识的的捂住了嘴巴,只是眼泪却是控制不住的从眼眶中抑了出来。

    这里是书房他严重怀疑自己是走错地方了。

    听到进门声,程绍杰提高了警觉,这府里的人都知道他在书房的时候是最讨厌有人来打扰他。这来人到底是谁

    烟雾缭绕,看不清来者的面容。程绍杰厉声道“你是谁”

    听到声音,崔文回应道“程督军,是我,崔文。”

    空气流通,一阵阵烟雾散开,大家都看清了各自的面容。

    见果真是崔文,程绍杰压低了声音。“崔参谋,找我有何事”

    嘴里吐出一圈圈烟雾,不断往上升,程绍杰凝视着崔文,等待着他的下文。

    崔文环顾着四周,果然是书房。坐到了一旁的位子上,开门见山道“既然程姐已经安然回来,崔文恳请程督军,出兵相助于少帅。”

    其实程绍杰,已经猜到了。双眼眯成了一条缝,手里的雪茄头深深熄灭在烟灰缸中。粗实的手指,轻敲着桌子。

    噔噔声,此时在崔文听来是如此的刺耳。

    有些烦躁,崔文挪了挪身子,双手不安分的乱摆,双眼却直直的凝视着程绍杰。

    看不出程绍杰此时是何种心思,那轻敲着桌子的手指,渐渐地停了下来。程绍杰却突然向门外走去。

    “此事事关重大,容我再好好地想一想。”

    崔文的心陡然一沉,他听的出,程绍杰只是在敷衍于他。让他出兵相助,谈何容易。

    失望而回,踏着沉重的步子,向冷若寒的房间走去,只是突然想到程萌萌还在房里,崔文转移了方向。

    程萌萌一直照顾着冷若寒,握着他的手,累倒在床边。红肿的双眼,粉润的脸颊上依稀还是可见那未干的泪花。

    对于程萌萌在冷若寒房里一直未出来,程绍杰也不想多管。话女大不中留,再程萌萌从刁蛮任性,随心所欲,从未听过程绍杰的话。

    也罢,也罢。摇着头,程绍杰走开了冷若寒的房外,往自己的卧室走去。

    夜幕加深,寒意渐浓,程萌萌全身哆嗦着身体,下意识的抱住了一旁的冷若寒。

    冷若寒的热度已经退去,全身出了一身热汗,汗水浸湿了他的白衫,黏在一起,似乎很是难受。那呼吸声很是急速,两道浓眉紧紧的拧在了一起,双手不停地拉扯着被子,很是不安的样子。快来看 ”hongcha866”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