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监视
    郑副都统府,几个杀手从后门进了府里。残颚疈晓

    自从冷虎死后,冷帅府又被血洗后,那些不安分子们都开始蠢蠢欲动了。郑军想登上大帅之位也不易。有点实力的都想当大帅。而各个势力股都相互牵制着,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郑军心烦意乱,他没想到他的登帅之途是如此的艰难。客厅里一圈圈烟雾袅袅升起,烟雾缭绕,袅袅的烟雾下,一对深如幽井的眼眸里折射出危险的气息。郑军重重的把烟灰头熄灭在烟灰缸中,嘴角出现一抹危险的笑容。

    不管是谁,档我者只有死路一条

    “副都统,我们有事禀报。”几个杀手们走进了客厅。郑军靠在沙发上,斜眼望着他们,低声道“。”

    杀手甲回答道“今日程大姐和冷少帅一同出现在冷帅府外,但是”

    杀手甲看向其他几位,不敢下去。自己人都清楚,在郑军手下做事,没有完成任务的,就只有死。

    “但是什么,快。”郑军厉声道。杀手们面露惊色,全身颤抖。

    杀手甲,倒吸了两口气,干他们这一行的,早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了。清了清嗓子,道“但是被他们跑了。”

    {“跑了”冰冷的勾起嘴角,郑军起身,一步步的逼近他们。冷冽的眸光一一扫过每个人。危险的气息陡然上升。厚实的大手重重拍在杀手甲的肩膀上,却突然大笑了起来。

    “好,非常好,不愧是我养了多年的狗,明知回来是死路一条,还赶来送死。”

    听闻,杀手们倒吸了一口气,额头上出现了细的汗珠,脸上充满着惊恐之色。虽然知道干他们这一行的早晚都是死,不过当真正要面对死亡的时候,心里还是非常的害怕的

    “请再给我们一次机会。”虽然知道希望不大,但还是做着垂死的挣扎。

    “好,就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你们几个给我密切监视程督军府的一切,有什么情况马上汇报于我。”

    “是。”

    “那你们赶快滚吧,我暂时不想见到你们。”

    听闻,杀手们退了出去。走出房门的时候,他们才松了一口气,擦掉了额头上的汗珠。

    他们是郑军秘密训练的杀手。专门负责刺杀阻碍于郑军的人员。这些年来,他们替郑军杀了不少人,除了不少的心腹大患。今日的失手,也是他们的耻辱。

    冷若寒,你是死定了

    韩督军府里,在得知女儿落马昏倒的消息,在兵营训练兵马的程绍杰火速赶回了府里。

    程萌萌的房里,大夫正在为她把脉。程绍杰进屋,大夫见状急忙起身行礼。

    “大夫,你看女可有什么大碍”

    “回督军,姐昏倒是因为太过劳心劳力,再加上伤口崩裂受了感染。”

    “那赶快开药啊。”

    “这”大夫似乎还有些难言之隐。“开药自是当然,不过姐的伤口应马上清洗,再涂抹伤药。”

    程绍杰明白大夫话里的意思。程萌萌是女儿身,大夫自然不能亲自上药。

    “阿兰,赶快打盆热水进来。”程绍杰对着门外喊道,又转为对大夫道“有劳大夫了,你去开药吧。”

    “那好,那我先走了。一会药会让药童送来。还有这瓶金疮药让姐涂上,”

    阿兰打来了热水进来,大夫走了出去。

    “你帮姐清理下伤口,然后帮她上药。程绍杰把金疮药交到了阿兰的手中,然后走出了屋子。

    阿兰走进程萌萌,伸手脱她的衣服。但是一双玉手却突然制止了她。程萌萌被痛醒,制止了阿兰,虚弱又夹杂着痛苦的声音响起。“你出去吧,这里我自己来救可以。”

    “可是”阿兰有些为难。

    程萌萌感到不悦,低吼道“还不给我混出去,不然我毙了你。”

    听闻,阿兰吓了两腿发抖。颤抖的回道“那姐,我下去了。”

    连滚带爬,阿兰出了屋子。

    程萌萌虚弱的下了床。走到铜镜前,对着镜子中的自己,一件件的脱去了衣服。鲜血染红了最里面的白衫,程萌萌脱去这件血衣。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突然大叫着。只见铜镜中的程萌萌白皙的身体上,随处可见一道道鲜红的鞭痕渗出丝丝血迹,有的伤口上早已经化了脓。触目惊心令人发指,

    程萌萌一直不敢面对,回来后也不曾洗澡,就是怕看到身上令她心碎的鞭痕。哪个女子不爱美,恐怕这些鞭痕就算愈合了也会留下鞭痕。

    程萌萌全身颤抖,紧紧咬住了下嘴唇。玉手轻抚着每一道的伤口,每一处的疼痛。对着铜镜中的自己,突然如疯了般拿起铜镜重重摔在了地上,碎了一地。

    程萌萌再次失声痛哭的吼道“徐浩,我要让你五马分尸”

    门外的阿兰听到巨大的响动冲进了屋。

    “姐,怎么了”

    看到蹲在地上失声抱头失声痛哭的程萌萌阿兰慌了。

    程萌萌见到阿兰,情绪更加的激动,随手拿起地上的碎玻璃扔向阿兰,怒吼道“你给我滚,我不想看到任何人。”

    抓着碎玻璃的手,不断地留着血,阿兰见了慌张的跑过去,抓起了她的手,担心道“姐,你的手流血了,得赶快包扎一下才好,不然感染了可不好。”

    “呵呵”程萌萌苦笑着,突然起了身子,触目惊心的鞭痕暴露在阿兰的眼前。阿兰看了松开了程萌萌的手,害怕的后退了几步。

    见到阿兰这害怕的神情,程萌萌更加的自嘲着。“连你都害怕了吧我这个样子,还管它手会不会感染。”

    身体痛了,心就不那么的痛了。

    “不,姐,阿兰不害怕,”阿兰走向那盘热水,拧干了热毛巾,回身道“姐,阿兰知道你的痛,但是你一定要好好爱惜身体啊,冷少帅还需要姐的照顾啊。”

    阿兰知道程萌萌的心思,她快三十岁了,一直迟迟未嫁,就是盼望着有朝一日能嫁给冷若寒。

    果然这话有效,程萌萌有些动容。阿兰用热毛巾擦拭着身体上的每一处鞭痕。程萌萌痛得龇牙咧嘴,但也未再拒绝。

    雪白的毛巾一下子染红,阿兰清洗了好几次,眼泪也止不住的往下流。她也为程萌萌心疼。虽然程萌萌比较残暴不仁,平日里对阿兰也是非打即骂。但是程萌萌毕竟也是阿兰的主子,阿兰从就开始伺候程萌萌,对她也是有着深厚的感情,关注 ”songshu5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