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反击
    徐浩和安宁的婚期将至,徐韩两府忙的也是不可开交。残颚疈晓

    安宁基足不出户。两行清泪慢慢从越发清瘦的脸颊两旁滑落下来,滴在了寒字上。

    桃看着整日拿着玉佩发呆,默默流泪的安宁心疼不已。

    她是一天天的看着安宁越发的憔悴、消瘦。忍不住劝道“姐既然这么挂念冷少帅,何不去北平找他”

    “你这丫头,竟然教唆姐逃婚。”门外传来徐浩冰冷又愤怒的声音。

    眼看婚期将至,徐浩一大早就去韩府去找韩诚商量结婚当日的细节。一切商妥之后,就想去看安宁。娶安宁是徐浩梦寐以又不择手段得来的。但是安宁对他的态度一直都是冷冷的,徐浩也曾费尽心思的讨好安宁,但都无济于事。

    走至门口,竟然听到桃教唆安宁去找冷若寒。愤怒之情油然而生,一脚踹开了大门。漆黑的眼眸布满了了嗜血的光芒,一个箭步窜到桃跟前,重重的连扇了两个巴掌。

    桃被扇倒在地,双脸红肿,嘴角不停地流着血。她捂着嘴哀怨的望着徐浩。而徐浩似乎还未解了这口气,抬脚又往桃的胸口踹去。一口鲜血迸出,桃捂着胸口,全身颤抖,仇恨的瞪着徐浩。

    安宁早就想阻止了,但是却来不及。徐浩的出手又快又狠。

    “今天你这个贱丫头,你是死定了。”徐浩抬脚又踹去。

    “住手”来不及多想,安宁扑身护住了桃。见是安宁,徐浩来不及收脚,一个侧身,踹翻了一旁的桌子。

    砰砰当当,桌子上的茶具碎了一地。

    “桃,你没事吧”安宁扶住桃的后背,用袖口擦拭着她嘴角的鲜血。

    桃抓颤颤的握住了安宁的手,虚弱道“姐,我没事,桃贱命一条,死不足惜。”

    双眼蒙上了一层雾气,安宁吸了吸鼻子。“桃没事的,咱们这就去看大夫。”话音刚落,安宁吃力的扶起了桃。玉佩却从口袋里掉了出来。

    徐浩一眼看到,趁安宁之前弯腰捡起了玉佩。

    “徐浩,赶快把玉佩还给我。”

    见安宁如此的紧张,徐浩仔细的瞅了瞅这玉佩,脸色一下子阴沉,浓密的双眉间尽显不悦之色。

    寒他自知这寒代表的是冷若寒。怪不得薇儿如此紧张,原来是冷若寒送给薇儿的玉佩。

    “徐浩,快把玉佩还给我。”安宁一手扶着桃,另一只手去抢玉佩。徐浩越是见安宁紧张,越是火大。高高的举起这玉佩,冰冷的勾起嘴角。

    “既然你这么的紧张这玉佩,我就要在你面前将它摧毁。”

    “不。”安宁松开桃,扑身去接那块玉佩。

    只是

    哐当一声,玉佩重重的摔落在地,碎成了四块。

    眼里噙满了泪水,最终还是不由自主的滑落了下来。安宁跪坐着,冰冷的泪珠,一滴滴的滴落在了玉佩上

    再次倒在地上的桃,看着安宁伤心的样子,她的心也碎了。不顾生死的斥责着徐浩“徐浩,你这个混蛋,这么对待我家姐,一定会有报应的。”

    “你”徐浩气得脸都发绿。不怕死的桃凌然迎着徐浩杀意渐浓的目光。

    跪坐在地上的安宁,擦干了脸上的泪花,一块块把玉佩捡了起来,放在手心里,深深地握着,然后放进了口袋里。

    “徐浩,休想我嫁给你。”冰冷的声音响起,徐浩满脸的错愕。安宁起身,握紧着双拳,一步步的逼近徐浩。

    漆黑的眼眸,布满了血丝,冷冷的,可笑的。

    “当初答应嫁给你只为了保住若寒的性命,如今他已经安然无恙,我又何必受你的威胁。”

    徐浩的心陡然一沉,脸上尽显不安之色。面对着满是不屑眼神的安宁,徐浩的脸上闪现一副慌张害怕的神情。不过只是短短几秒,随即又戏谑的勾起嘴角,一副胸有成足的样子。

    “是吗可是已经为时已晚了,我们的婚事全乌镇的人都知道了,如果你现在悔婚又至你父亲于何地,肯定被人背后耻笑。我倒是无所谓,可你的话,就得背上不孝之名了。”

    “你”安宁一时不上话来,徐浩见了更是开心,看你还有什么话。

    “就算不能得到你的心,我也要得到你的人,这辈子你休想从我身边逃走。”

    “是吗”安宁不怒反笑。

    “你笑什么。”徐浩觉得奇怪。

    “我笑你是个白痴。”话音刚落,安宁松开紧握的拳头,冷不防的往徐浩的脸上打去。徐浩措手不及,力道虽不重,但也不偏不倚的打在了他的脸上。嘲讽的声音再次响起,“我会让你知道,娶我韩薇是你这辈子最错的事情,我会让你的徐府不得安宁。”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软弱的安宁已经不复存在,当初也是为了冷若寒她才忍气吞声。现在她要反击。她安宁可不是软柿子,任人揉捏。

    “好,那我们走着瞧”着,徐浩气冲冲的而走。

    安宁收回了冰冷的目光,跑向桃,蹲下身歉意道“桃,你没事吧有没有摔疼”

    桃摇了摇头,对着安宁灿烂一笑,竖起了大拇指。“刚才姐实在是太棒了,你看徐浩的脸都绿了。”

    “对这种人,不必客气。”

    “但是姐,你真的打算嫁给徐浩吗”

    安宁顿了顿,她没想那么多,她坚信冷若寒一定会回来接她。就算真的没有回来,她宁死的也不会嫁给徐浩。

    回了回神,安宁,浅浅一笑。“这个你不用担心啦,现在最重要的是赶快去瞧大夫,不然这命没了,谁来替我出头啊。”

    桃扑哧一笑,她就姐就是爱逗她。

    “阿兰,赶快扶桃去看大夫。”背后传来韩佑程淡淡的声音。安宁回头一看,韩佑程似笑非笑的望着她,他身旁的阿兰,走到她们跟前,蹲下了身,对着安宁道“姐,这里由我,我带桃去看大夫。”

    安宁点了点头,把桃交给了阿兰。关注 ”hongcha8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