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无情的拒绝
    冷若寒自顾自的往前走,淡淡的回应道“丢了,丢给了我最爱的女人,就如我的心一起被丢了。残颚疈晓”

    最爱的女人这块冷若寒视如生命的玉佩竟然送给了一个女人程萌萌如晴天霹雳,一直以来她都高枕无忧,她从未想过,冷若寒竟然会爱上一个女人

    不不可以绝不可以

    “她到底是是谁”程萌萌情绪失控的跑在冷若寒的前头,拦住了他。漆黑的眼眸里有着一丝恐慌,她多么希望刚才的一切都只是她的错觉。

    然而这一切并非是错觉。

    冷若寒不明白程萌萌为何会这么的激动。而此时他掏空般的心好想找个人来倾诉,倾诉他无限的痛苦与思念之情

    “萌姐,我爱上了她,我冷若寒死都没想到,我竟然会疯狂地爱上一个女人。”

    “我也没想到”程萌萌突然抱住了冷若寒,失控道“寒儿,这个女人是谁,告诉我是谁”

    “萌姐你”冷若寒的身子僵硬,程萌萌在她怀里不断的抽泣着,而她压抑这么多年的感情也终于爆发。

    “寒儿,我爱你,早在十年前我就爱上了你,这些年我一直未曾嫁人,就是能着有朝一日你长到了来娶我。”

    程萌萌眼里的泪珠如洪水泛滥般不可收拾,泪水浸湿冷若寒的胸膛。他的脑袋一片空白,萌姐怎么会,怎么会对他

    “萌姐,对不起,我一直吧你当姐姐,甚至当母亲一样看待。。”最终冷若寒还是无情的推开了程萌萌,对于感情他一直都是果断的,从不拖泥带水。

    程萌萌被推倒在地,地上一阵冰凉感向她袭来,却也比不上心里的冰冷。

    “姐姐母亲”程萌萌一阵苦笑,“原来我在你心里仅仅如此,既然这样你为何对我这般的体贴,既然这样,你为何不像对别的女子一样对我冷漠,我一直以为我在你心里是最特别的。”

    冷若寒冰凉的手伸向程萌萌,眸光隐隐闪动。“因为我把你当家人,我从不对家人冷漠。”

    “原来如此。”程萌萌甩开了冷若寒的手,起了身,对着冷若寒,受伤的眼眸变得犀利。“寒儿,我再问你最后一句,你是否会爱我,哪怕一丝丝的爱”

    眼里充满了期待,程萌萌捏着双拳,手心微微出汗。她已放下了最后的一丝自尊,她不想输的一败涂地

    “对不起,我的心满满的都是她,已装不下任何一个人”虽然残忍,但是必须惨然。冷若寒绕过了程萌萌毅然的往前走。

    “啊”程萌萌终于崩溃,瘫软着身子倒在地上嚎啕大哭着。撕心裂肺的哭泣声,引来了不少的人。护卫的士兵,府里的奴仆都向她投来诧异的目光。

    而冷若寒,如名字这般的又冷又寒,对于程萌萌虽有着愧疚,但必须对她残忍绝情,这样才是对她最好的方式

    程萌萌这一次不顾形象的嚎啕大哭,嫣然成为了程督军府的笑话。寒风凛冽,树木摇曳的声音如鬼哭般,再夹杂着伤心欲绝下的程萌萌哀怨又凄凉的哭泣声,嫣然比这刺骨的寒风更加的令人感到寒意。

    天气虽冷,哭声虽怨,但这围观的人群却丝毫没有要散的意思。反而因为越来越大声、凄惨的哭声,引来了更多的围观者。

    一片笑声,一片议论声。他们哪看到过一向专横跋扈的程萌萌竟然会有如此的一面

    没人敢上去询问,没人敢上前搀扶于她在他们看来,程萌萌就像颗定时炸弹,随时会爆炸,千万是不能靠近、接触。

    “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循着哭声而来,这哭声极像是程萌萌的哭声。阿兰走下屋,走到院落之中,看到前面围满了人,而这哭声也恰巧也是从那传来。

    议论,偷笑声,俨然盖过了阿兰的声音。

    阿兰眉头微拧,这些下人士兵,不好好做好自己的职工作,在这看什么热闹

    脚步快速的移向了那人群,那哭声也是越发的清晰与熟悉

    这是姐的声音

    阿兰随手抓出了一个人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在哭泣”

    那人没想到突然会被人拉出,有些受了惊吓,再看到阿兰那阴沉的脸,竟也一时不出话来。“这我”

    “你这这我我个啥。”阿兰不悦的将那人推倒在了地上。然后使劲的挤向人群。

    “你们都给我让道。”阿兰是程萌萌的贴身丫鬟,所以督军府里的人也都敬畏她三分,听闻也是纷纷让开了一个道。

    阿兰顺利挤了进去,果不其然,这哭泣的人正是程萌萌。只见她坐在地上不管周围异样的眼神,嘲笑的声音,仍是大声痛哭着。可能是哭的太久的缘故,这哭腔明显的有些沙哑。

    姐这是怎么了阿兰的心一阵慌张,蹲身搀扶着程萌萌的身体问道“姐,你这是怎么了,你不是跟冷少帅在一起吗,怎么会哭得如此的伤心”起冷若寒,阿兰似乎猜到了程萌萌伤心的原因,能让程萌萌如此失控的,想必也只有冷若寒能做得到。

    “阿兰,不要跟我提起他,呜呜”听到冷若寒的名字,程萌萌哭的越发的伤心。她不明白,她到底哪里比不上那个女子。她自认为当今这个世界上,她是最爱冷若寒的人。冷若寒这一去乌镇,竟把心给丢了,如果早知道这样,她是死也不会让他去乌镇。

    可是

    可是没有如果了

    “姐,不要伤心了,你看这里这么凉,着凉了可不好。”阿兰扶起程萌萌,又冲着围观的人嚷道“你们还不赶快做自己的事去,要是私底下敢乱什么  ,我就割掉你们的舌头。”凶狠的目光一扫,看好戏的人也渐渐地散去。

    什么人养什么狗同是下人竟也是如此的嚣张,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狗仗人势给力 ”songshu566”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