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不能认贼作父
    “我在什么,你应该比谁都清楚我在什么”韩佑程阴狠一笑,身子已经逼至韩诚到了墙角,;令他无路可退

    韩诚的眼里满是恐慌,为何,为何佑程会知道此事,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啊

    韩佑程仇视着韩诚。残颚疈晓“呵呵,你应该很是纳闷吧,我怎么会知道真相,你还记得从就对我极好的奶妈吗她临死前告诉了我一切的真相。呵呵,告诉你这就是天意。”

    奶妈醒来,一夜之间韩府上下的家丁全部失踪。奶妈虽然很是奇怪,但也没多想。她现在就只想着让苏佑程安全的待在韩府。苏府满门被抄斩,却不见苏佑程,现在官兵肯定到处在缉拿他们了。抱着苏佑程来到了韩诚的房外,找韩诚商量对策。

    “韩老爷,您在里面吗”喊了半天却不见有人回应。奶妈又敲了敲门,房门没有反锁,封门移开了一个缝。

    奶妈推门而入。继续喊着“韩老爷,韩老爷。”

    奶妈瞅了瞅,房里并未有人,奇怪,这韩老爷怎么也没在刚想要离去,脚上却不知道踩到了什么。低头望着,却见脚上粘了一张纸。

    这不是苏老爷让我交给韩老爷的信吗

    昨晚韩诚手一个颤抖,信飘落在地上,竟也忘记捡起。奶妈出于好奇,捡起信一看,整个人傻眼了,原来原来

    “奶妈,你怎么在我房里。”韩诚突如的声音让奶妈吓了一跳。信紧紧地握在了手心里。

    奶妈全身颤抖,全来韩诚就是让苏家满门抄斩的罪魁祸首,那她和苏佑程再待在这里,岂不是很危险。

    “我,我我来找韩老爷您,门门”  奶妈话的声音断断续续,韩诚见她额头上冒着虚汗,对他很是害怕的样子。

    “怎么了,你的身子再颤抖,不舒服吗”

    “我,没。没有,谢,谢谢韩老爷。”奶妈的身体依旧抖得厉害。

    韩诚也没多想,继续道“以后佑程就是我的亲儿子了,叫韩佑程。”

    “突然冒出了一位公子,大家不会奇怪吗”奶妈疑惑的望着韩诚,看他是不是再搞什么花样。

    韩诚的脸暗了暗,却依旧平静的道“此事你不用担心,佑程和宸熙年纪相仿,我已经把宸熙送于别人抚养了。以后佑程就是我的亲儿子”

    奶妈脑袋一片空白,把自己的亲生儿子送给别人抚养,这韩诚到底是在耍什么花样

    “以后佑程还是由你照顾,不过不允许你出府门半步,免得别人认出你。“

    奶妈点了点头。

    “我还有事要处理,先走了。”完,韩诚走出了房门。奶妈松了一口气。

    那紧握在手心里的信,放进了口袋里。

    知道真相的奶妈曾想带着苏佑程离去,可是外面到处都是抓捕他们的官兵。走出这个府门就必死无疑。袁世凯死都不会想到,苏佑程竟会藏在告发他全家,令他全家满门抄斩的韩诚的府里。

    奶妈无意中得知,原来那些一夜之间消失的家丁是全部被韩诚杀害了,为了让知道此事的人永远的闭嘴。

    苏佑程和韩晨熙年纪相仿又还,所以外人也没察觉出如今的韩少爷是假的。只是对于韩晨熙一下子改名韩佑程还是有些困惑。韩佑程,这似乎让人想到前杭州知府苏木家的公子苏佑程。

    苏府灭门后,苏佑程却是不知下落。官兵们找不到苏佑程,久而久之也不再理会。

    奶妈留在韩府一直观察着韩诚,稍一觉察不对,就打算带着如今的韩佑程离去。

    渐渐长大的韩佑程,很是聪明,却不怎么爱话,而且越来越长得像一个人。

    奶妈常常看见韩诚看着韩佑程会不自觉的流泪。

    她知道那是愧疚的眼泪,所以他在弥补,不惜残忍的杀害跟随他多年的府里的所有的家丁,送走自己的亲生儿子

    韩佑程七岁那年,待他如亲生儿子般的奶妈身染重病就不久于人世。韩佑程几天几夜的守在奶妈的身边,

    奶妈握着韩佑程的手,那积压心中多年的秘密也打算告诉韩佑程。不管韩诚如何待韩佑程好,但是毕竟他是令苏家满门抄斩的罪魁祸首,韩佑程不能认贼作父。

    “佑程,去把我放在柜子最上面的木盒拿下来。”奶妈虚弱的道。

    韩佑程点了点头。柜子有些高,韩佑程根勾不着。他搬来了一把凳子,在了凳子上,伸出手,可还是勾不着柜子上的木盒子。他踮起脚尖,这才好不容易的拿下了木盒。

    走到床边,奶妈让他把木盒打开。

    韩佑程打开木盒,里面是一封被揉得很皱的信。可能时间有些久,信泛着黄。

    “拿起信看看。”

    韩佑程虽有些疑惑,但还是点了点头,乖乖地拿起信看。虽然那时韩佑程只有七岁,但是却是饱读诗书,信上的字他也全部认识。

    看着信,他稚嫩的脸有些动容。

    奶妈的声音越来越虚弱,她撑着最后一口气。“信里的苏木就是你的父亲,你父亲原是前杭州知府,韩诚和你爹是好兄弟。可是百日维新时期,你爹偷偷帮助过梁启超,康有为等人。后来百日维新失败后。慈禧命袁世凯斩杀一切当初支持百日维新的人。韩诚为了荣华富贵,不惜出卖你父亲,去袁世凯那告密,最后”

    奶妈重重的咳嗽了几声,一口鲜血迸出。提到往事,她的心一阵揪疼,

    幼的韩佑程得知这个真相后,只是紧紧地抓着奶妈的手,紧紧地咬着嘴唇,没一句话。

    奶妈再次握着韩佑程的手。“佑程,记住,一定要为苏家满门报仇。”

    韩佑程点了点头。奶妈松开手,放心的离去了。

    这积压她心中多年的秘密如今终于告诉韩佑程了,她要去地府找苏老爷,夫人了。

    韩佑程稚嫩的手,抚过奶妈的脸,奶妈闭上了双眼。那紧闭的牙关此刻终于发出稚嫩却令人毛骨悚人的声音。“奶妈,您放心,我一定会手刃韩诚,为苏家满门报仇”给力 ”hongcha8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