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罪魁祸首
    “报告参谋。殢殩獍晓”客厅里。徐长清、徐浩还有韩佑程脸色都很凝重。韩府突降灭顶之灾,徐长清意外的同时心里却也是惊喜,少了韩诚这个对手,那他在顾大帅面前的地位会更高。

    徐长清已派人去找韩诚和刘氏的尸体。看到派去的人已回,已等候在厅外,道“进来。”

    几个士兵,跑着着进来,一一先向韩佑程他们敬礼后,向徐长清禀道“报告徐参领。整个韩府已经烧成了灰烬,我们并未发现韩督军和其夫人的尸体。想必也应该是烧成灰烬了。”

    砰的一声,茶杯落地的声音。韩佑程难掩丧亲,灭顶之痛。“父亲,母亲,佑程一定要替你们报仇。”

    一向聪明的徐长清自是听出了韩佑程话里的意思,徐浩也是听得真切。徐浩看向徐长清,眼神交流着,难道韩府这火不是意外,而是

    “你们先下去。”徐长清,一挥手,那些士兵也退了出去。徐长清起身走到了韩佑程的跟前,叹息一声,拍了拍他的肩膀。“韩参领,节哀,事已至此你也别太伤心了,刚才听你要报仇。难道”

    韩佑程的眼里迸射出怒火。“一定是冷若寒干的”

    “此话怎讲”对于韩佑程的话,徐长清充满了惊奇,徐浩一听冷若寒的名字,也顿时有了兴趣。

    冷若寒是他得到安宁最大的阻力

    韩佑程把昨日见到崔文的事告诉了徐长清,但是稍微扭曲了事实。韩诚并未拒绝崔文跟他回北平,只是需要时间考虑。而韩佑程却是韩诚宁死不去,还和崔文大吵了一架

    “这么来,这火是极有可能是崔文放的。”

    “不火虽是崔文放的,但崔文是冷若寒的手下,罪魁祸首就是他,冷若寒”

    “没错,就是冷若寒”徐浩也是把罪名推到了冷若寒的身上,冷若寒若真是杀害韩府的罪魁祸首,那这辈子他休想和安宁在一起。

    在这一点上,徐浩和韩佑程是共识的。

    古宅里,安宁被韩佑程的手下看着,根无法走出房门半步。昨晚她似乎隐约听到韩府那有人着火了。她心中百感交集,想要出去探个究竟,却根无法迈出房门半步。

    一夜无眠,始终是无法入睡。

    “姐,还在里面吗”韩佑程走进了古宅,向看守士兵问道。他的衣服被大火烧过,散发着浓烈的焦焦的味道,眼睛红红的,声音有些沙哑,似乎是哭过。士兵们看到他这个样子,也是满脸的惊讶。

    “回参领,姐在房里。”

    在里屋的安宁,听到了韩佑程的声音,急忙打开了门。

    “哥,你终于回来了。”她迫不及待的要告诉韩佑程,她要回府,他要回去看爹娘,但是看到韩佑程狼狈的样子,嘴里的话又吞了回去。“哥,你这是怎么了,出了什么事了吗”

    韩佑程的眼里噙满了泪珠。他让守卫士兵都退下,拉着安宁进了屋里。“哥,到底怎么了”安宁的心七上八下的,她总觉得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哥不是回府了吗怎么全身似被火烧过的痕迹,响起昨晚听到着火的声音,她的心猛然一紧。难道韩府昨晚出事了“哥,你快,你快告诉我,是不是府里出事了”

    “薇儿昨晚韩府着火,爹娘及府内上下的人都被烧死,我也是侥幸逃出”

    安宁感觉脑袋嗡嗡作响,哥刚才在什么爹娘都被烧死了。她感到一阵晕眩,身子摇摇欲坠。韩佑程扶住了她的身子。“薇儿,你没事吧。”

    安宁两眼无神,似丢了魂一般,韩佑程很是担心。

    “薇儿,你不要吓我,不要吓我。”韩佑程可以烧死韩府所有的人,但是他却唯独对安宁下不了手。虽然她是杀父仇人的女儿现在他,唯一的亲人也只有她了。这辈子,他和她休想分开

    安宁精神恍惚,突然抓住了韩佑程的手激动道“哥,快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府里怎么回突然着火。”

    “是,冷若寒,冷若寒派人在饭菜里下药,迷倒了所有人,然后放火。”

    “若寒这怎么可能,他在北平,怎么可能派人放火。”

    “薇儿,你不知道吧,冷若寒已经登上了大帅之位,而他也娶了程督军的女儿程萌萌,他负了你。昨天他手下的崔文就到过府里,让父亲归顺于冷若寒,但是父亲执意不同意,所以才会起了杀心”

    “不,这不可能,这不可能”安宁的精神越发的恍惚,接连两个事实,给了她沉重的打击。“我要去北平,我要杀了冷若寒。”安宁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韩佑程的目的也达到,看到她崩溃的样子,他心里是不出的开心,

    薇儿,恨吧,越恨越好。杀父杀母之仇,我看你还怎么爱他,怎么跟他在一起。

    韩佑程紧紧地抱住了情绪失控不断挣扎的安宁。“薇儿。放心,哥一定会杀了冷若寒,以慰爹娘在天之灵”

    “呜呜哥,爹娘真的死了,我们是孤儿了。”安宁在韩佑程的怀里哭的很是伤心,韩佑程一下下的抚摸着她的头。“薇儿,记住,你还有我,我会照顾你一辈子,我们永远都不会分开”

    安宁在韩佑程的安抚下,情绪渐渐地平稳,她太累了,需要好好地休息。韩佑程抱起安宁放到了床上,盖上了辈子,然后走出了房见。

    “姐,在里面休息,你们几个好好看着,不许打扰,知道不。”

    “是。”

    吩咐完后,韩佑程走进了自己的房间。他命人放了洗澡水,为了把这出戏演的逼真,他也是卯足了劲。不进火海,他怎么能脱得了干系。

    没人会知道他并未韩诚的亲子,苏木的儿子,那更没有人怀疑,这把火是他放的。

    他脱去烧焦的衣服,走进了浴缸,白皙的皮肤也是烧的红红一块块的,浸在水中异常的疼。但是却感到无比的快乐。“哈哈”他恐怖的笑声,充斥着整个房间。美女 ”hongcha8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