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怒火中烧
    她们没想到外表柔柔弱弱的安宁是如此的刚烈,宁死不屈。夹答列晓

    冬草已经被吓傻了,也处在自责中,如果她勇敢一步,或许冬梅还算冷静,她走进安宁,蹲下身,手指放在鼻息旁。“还有气,冬草,赶快通知妈妈,然后叫一个大夫。”

    冬草先是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跑出了屋子。

    不一会,老鸨赶到了。

    她一进屋,张老爷就没好脸色给她看。“我妈妈,这姑娘性子也太烈了,你收了我的钱,如今你看怎么办。”

    老鸨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安宁一阵厌恶,真是个扫把星。她笑脸迎着张老爷,硬生生的把揣在怀里的1000块钱拿了出来。“张老爷,今晚让你受委屈了,这姑娘不知好歹,这钱你拿回去,再去找个姑娘,今晚这账都算在妈妈我身上。2”

    张老爷怒哼一声,不过却也是收回了那钱。“今日之事就算了,这么性子烈的姑娘,妈妈你还真要好好调教一下。”

    “是是是,张老爷的是。冬草还不带着张老爷找别的姑娘。”老鸨使了一个眼色,冬草立马道“张老爷请。”

    张老爷还想什么,但终究也是没出口,他再次看了一眼安宁,拂袖而走。真是可惜了,这么漂亮的姑娘,性子却是这么的烈

    张老爷走后,老鸨的脸瞬间黑了下来。她对着冬梅怒喝道“这到底怎么回事,这人怎么就撞墙了,到手的钱还吐了出来。”想起那1000块,老鸨这心揪着疼。

    见冬梅吞吞吐吐的,一下子把气都撒在她的身上。啪的一声,一记清脆响亮的耳光打在了冬梅的脸上。“没用的东西。”

    冬梅的右脸红肿,嘴角流着血,但是她只是捂着脸又是不敢出声。

    老鸨是越见越生气,她不能把气撒在安宁身上,只能更加的对冬梅泄愤。啪啪啪,又是接连几个耳光。冬梅脸的两旁,鲜红两个五指印触目惊心。整张脸肿的像猪头般。冬梅一下子跪倒在地上求饶。“妈妈,手下留情,不要再打了。”

    老鸨心中的火难压,对于冬梅的求饶无动于衷。刚又要动手,冬草带着大夫走了进来。冬草见老鸨动身,扑身挡在了冬梅的身上,那一记耳光响亮的打在她的脸上。

    冬草被打,却也不忘求情。“妈妈别打了,大夫来了,就请先给姑娘看看吧。”

    一旁的大夫一脸的尴尬,他是最不屑给这些风尘女子看病的。不过这诊金比一般人家高,他也勉为其难了。

    这时的老鸨见有人在,压住了心中的怒火。“你们两个还不把她扶到床上。”

    听闻,冬梅冬草随即起身去扶安宁。老鸨又对一旁的大夫道“有劳大夫瞧瞧了。”

    大夫尴尬的点了点头,随即走到床边,帮安宁瞧了瞧。

    “怎么样,死不了吧”老鸨急切道。

    “嗯,只是撞晕了过去,休息过后就没事。”

    听闻,老鸨这才放心,安宁可是他话高价买来的,要是就这么没了,不是亏死她。不过她突然意识什么,刚放下的心又提了上去。“大夫,你看她的伤口会不会留疤。”快来看 ”xinwu”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