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纸鸢音
    (本章番外!番外!番外!)

    嘴里叼着棒棒糖,黑色的衣服上绣着一个巨大都骷髅头,耳朵旁打了两个耳洞,双手插进牛仔裤的口袋里。唐墨凰坐在墙壁上。这个地方很隐蔽,一般人都找不到这里。

    唐墨凰咬碎了嘴里的棒棒糖,抬起穿着帆布鞋的脚,往最近的人的脸上踹了一脚。那人直接被踢到在地,不过那人也只是狠狠地看了一眼唐墨凰,不敢骂出口。

    唐墨凰见此,讽刺地笑了笑,从牛仔裤掏出一颗棒棒糖来。撕开包装之后,唐墨凰从墙壁上跳了下去。走到一个女生的面前,递给女生包装纸:“我要看你吃下去。”

    女生长的倒是清纯,这种白莲花类型最惹人喜爱了呢。女生惊讶地看着唐墨凰,不敢相信地睁大了眼睛望着唐墨凰,蛮慢吞吞地开口:“你要我吞下去?”

    唐墨凰突然讽刺一笑,示意旁边的人夹住女生。女生刚想破口大骂,唐墨凰却先早了一步――唐墨凰双手使劲搬开女生的下巴,那张包装纸给硬生生地塞了进去。

    “我倒是可以给你一杯水灌下去。”唐墨凰这时候笑得十分和善,这时候的唐墨凰的脸有点让人亲近的感觉。

    女生想要吐出来,唐墨凰突然变了一下脸:“吞下去!”

    女生被唐墨凰吓住了,旁边的人邪恶地笑了下,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水给女生灌了下去。

    “咳咳咳……”

    唐墨凰看样子十分喜欢女生这个样子,唐墨凰喀喀笑了起来。唐墨凰用节骨分明的手指指着女生的鼻子,讽刺地不留一毫余地:“是谁宣传我勾搭自己的亲哥哥呢?呀呀呀,别装出一副白莲花模样啊,你那丑陋的心灵哎呀呀,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女生涨红了脸,但是却不敢说出来。刚说了一个你字剩下的话被硬生生吞下去了。好像就被唐墨凰扒光了自己内心那最为丑陋的一面。

    唐墨凰又喀喀笑了起来,唐墨凰看了看女生的肚子,唐墨凰喀喀笑:“喀喀喀,唉唉唉,初中的时候你不是穿的挺开放的么?怎么?现在为了哥哥变成这个样子?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嗯?”

    女生再也忍不住,大声怒吼:“我没有!我没有!是你!都是你的错!你的!”

    唐墨凰又像疯了一般喀喀喀笑了起来,那笑声好像故意刺激女生的样子,旁边的人早已习以为常。唐墨凰停止了折磨人一般的笑声:“喀喀喀,我的错?哎呀呀,不就是捉弄你放了点催情药么?是你自己拒绝我的解药,非要去哥哥那里。”

    “你那点小心思当我看不见吗?你不就是喜欢哥哥么?不过因为身份的差距,你想要毁了哥哥吧?这样哥哥就和你一样了?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

    “你闭嘴!你闭嘴!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女生激发了潜能,居然挣开了旁边的人,疯了一般向唐墨凰冲去,双手想要掐住唐墨凰的脖颈。

    唐墨凰却喀喀一笑,往女生的肚子去――“啊啊啊!唐墨凰!唐墨凰!”女生躺在地上,血液渐渐从双腿流出,血液染红了女生精心装扮的裙子。

    唐墨凰向靠她最近的那一个人伸出了手,唐墨凰喀喀笑活脱脱像一个恶魔:“给我一瓶水,让她好好看看自己是一个怎样的货色。”

    狗子愣了愣,开口:“真的要这样做?会不会毁了她一生?”

    唐墨凰居然又喀喀喀笑了起来,她拍了拍狗子的脑袋:“你蠢啊!她这种女人才会毁了我哥的一生吧?你说,这样的女人和哥哥比,哪个价值比较高?喀喀喀……”

    狗子点点头,从身后拿出一瓶矿泉水来,递给唐墨凰。唐墨凰又喀喀喀笑,就连狗子也不知道这时候的唐墨凰究竟是高兴的还是怎样的心情。

    唐墨凰扭开了矿泉水瓶盖,倒在地上的女生还在痛呼:“唐墨凰!要是……要是我的孩子出了什么事情,你就不得好死!我若不死……我若不死,必要你好看!”

    唐墨凰又喀喀喀笑了起来,不过这次唐墨凰没有跟女生废话,走过去,拿着矿泉水的手倾斜,里面的水往下倒,水,淋湿了女生。

    女生里边的白色内衣全部被显露了出来,女生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连忙去遮挡自己的胸前:“唐墨凰,你,你这个贱人!他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妹妹!”

    唐墨凰喀喀喀笑走了过去,女生愣了愣,还是压下去心里的恐惧,没有动弹。血,马上染红了女生的下半身,女生忍着痛苦,直视唐墨凰。

    唐墨凰喀喀喀笑,踩着女生的肚子,身子微微弯曲,手撑着膝盖,居高临下地看着女生:“林纸鸢,你有什么资格来评论我?你的孩子马上就要死了,不打算求求我吗?”

    “就算死,我也不要求助你!”林纸鸢目光恶狠狠地看着唐墨凰,那目光好像要把唐墨凰给吃了一样,眼底的恨意几乎要把唐墨凰淹没。

    唐墨凰喀喀喀笑了起来:“人嘛,就是要能伸能缩,自尊心太强,不好。像你这样的三流女生,就应该这样,被人践踏在头上。别再做麻雀飞上指头变凤凰的白日梦了,你还没看完小说呢?”

    “老大,这女人的孩子估计马上就要死掉了,要是这贱女人突然告诉了唐老大怎么办?唐老大会不会骂你啊?不过这女人也是没用。”狗子看林纸鸢的目光没有一丝同情,反而带上了不屑。

    这种女人,也不知道唐晓翼是怎么看上的。

    “哎呀呀,我还怕了她?她活下来都是一个难题,死了就死了吧,反正少了一个累赘对于哥哥来说不是一件好事么?”唐墨凰喀喀喀笑了起来。

    “不……不……晓翼他不会嫌弃我的,都是你的错!要不是你挑拨离间,他会讨厌我吗?”林纸鸢捂着肚子,鲜血已经染上了她的手指。倒是有几分恐怖的样子。

    唐墨凰突然就笑出声来了:“喀喀喀……林纸鸢,你白日梦还没有做完呢?喀喀喀……也是啊,你这种人只适合在梦境里生存啊,在现实中,自生自灭吧。”

    林纸鸢不知道因为什么,表情突然变得狰狞起来,也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气,跳了起来,不顾一切地冲向唐墨凰:“你的错!你的错!你为什么不去死!你为什么不去死!这样……这样他就会喜欢我了啊!”

    “我从小到大这么努力学习,就是为了配的上他!你,你有什么资格站在他身边?你只是一个累赘而已!你是一个坏学生,你打了人,却找别的人来给你当替罪羊。你这样的人,怎么可以站在晓翼的旁边?你这样的女人怎么配得上他?”

    唐墨凰听着听着再次喀喀喀笑了起来:“喀喀喀……林纸鸢,你凭什么认为呢,可以配得上哥哥?是谁到夜店里去?是谁站在猥琐大叔的旁边陪酒?是谁被猥琐大叔搂着腰?”

    林纸鸢好像被揭露了最为丑陋的行为,一时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肚子传来的阵阵疼痛让林纸鸢回过了神,林纸鸢再次狰狞地向唐墨凰冲去:“你……这都是你逼得我,要不是你瞧不起我,我会证明给你看我不是废物吗?……都是你的错!你的错!”

    唐墨凰脸上的笑容突然就凝固了,唐墨凰冷冰冰地看着林纸鸢,强大的压迫感差点让林纸鸢下意识地跪了下去。但是林纸鸢马上就稳住了。

    “喀喀喀……林纸鸢,你的孩子,就要死了。要是你能够下贱地求求我,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救救你的命和你的孩子。”唐墨凰再次挂上了疯狂的笑容,“喀喀喀……只可惜,你错过了这次机会,我会救你的,但是你的孩子,却保不住了。喀喀喀……”

    “你……唐墨凰!他得罪你了吗?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不肯放过一个生命!”林纸鸢看起来也是非常疼爱这个孩子的,唐墨凰却冷哼一声。

    “他到底有什么资格,值得我救他?何况是要抢走我哥哥的三流下贱女人?喀喀喀……”唐墨凰再次喀喀喀笑了起来,这对于林纸鸢来说,就是死神在唱歌。

    “你……要是晓翼知道了,你不就完了吗?对……对……只要晓翼知道了,你唐墨凰就完了!完了!”林纸鸢脸上浮现出将近疯狂的笑容,一个劲地说着唐墨凰完了。

    唐墨凰脸上表现出了不耐烦的表情,厌恶地看了一眼林纸鸢,然后开口:“快把她给拖下去吧,这血液简直就是要臭死人。”

    突然,狗子旁边架着的那个人好像突然疯了一样,挣脱了狗子,向林纸鸢冲去。

    “纸鸢,纸鸢,你能活下来的,你一定能活下来!”那人疯了一般。

    唐墨凰突然又笑了起来:“喀喀喀……原来……这孩子的爸爸就是他啊……喀喀喀……”

    “喀喀喀……”

    “喀喀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