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唐墨凰 重修
    雪,很冷。女孩子用冻的发红的手捂住胸前的两朵雪白。女孩子眼眶里转动着泪珠,但是却自以为倔强地没有掉下来。女孩子前面的少女吃着棒棒糖,天气很冷却只穿了一件外套,却面色红润。

    少女的眼睛是白色的,白中带点点灰银,白的透明的皮肤更衬托少女的虚弱。唐墨凰讽刺地笑了笑,走了过去,摸着女孩子顺滑的下巴,笑道:

    “真美,真是致命的杀器。”

    女孩子想开口说话,唐墨凰却先一步打断了女孩子,“瞧瞧你,以为我要做什么呢,今儿个的事情,只是给你一个警告,可别在犯了。不然,你这么清纯美好的女孩子,我怎么可能下的去手呢?”

    唐墨凰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唐墨凰松开了女孩子,把双手插进口袋里,潇洒地回去。他们说,这个克星的女孩子,一定是孤独的。预言实现了。

    ……

    唐晓翼对亲生妹妹唐墨凰的记忆不是很多,小时候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爸爸妈妈带着他去玩,那个小小的如瓷娃娃一样的女孩子,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她的神色很淡,穿着白裙子,脸没有一丝红润,反而白的吓人,白的透明。唐晓翼刚想问爸爸妈妈,爸爸妈妈却神色尴尬地扯开话题了。

    在唐晓翼回头的那一瞬间,那边的女孩子,突然笑了。笑得凄凉,但是如果不仔细观察那一双白带灰的眸子,是绝对看不出来的。

    她很伤心,却用笑容来掩饰。

    ……

    晚上,唐晓翼听见厨房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响,他大着胆子起床去看了看。啊,白天的女孩子躲在厨房里,不知道在找什么东西,在找吃的吧?为什么他们没有喂饱她呢?

    年幼的唐晓翼想,那个女孩子明明很可爱,为什么他们却不喜欢她呢?女孩子好像察觉到了什么,转过头,看见是唐晓翼,便转了回去。

    唐晓翼很疑惑,他道:“你不怕我告诉爸爸妈妈吗?不怕爸爸妈妈打你吗?不怕爸爸妈妈把你赶出去吗?你叫什么?”

    女孩子张了张薄唇,盯着唐晓翼看了几眼,开口:“告诉了,也没什么用。打我,习惯了。赶出去,已经这么做了。我?我叫唐,墨,凰。”

    ……

    唐晓翼去问爸爸妈妈,说:“我们家里有个叫唐墨凰的女孩子吗?”

    妈妈却板下脸,一字一句,带着严霜:“谁告诉你的?什么唐墨凰的,唐墨凰根本就没有这个人!你这孩子,听谁说的?是林家的女孩吧?真是的,天天在你耳朵吹风。”

    唐晓翼想辩解,他对林家女孩并没有多大的意见,爸爸打断了他:“好了晓翼,淮雪就要回来了,你还是先准备准备怎么迎接淮雪吧。”

    唐淮雪,他的姐姐。唐晓翼扒开回忆,以前小时候记得听过管家说过:“唉,可怜了墨凰那孩子,小小年纪就早熟。”

    晚上,他一个人悄悄去了厨房等着女孩子,管家说的墨凰,是不是就是她?老时钟嘀嗒嘀嗒,唐墨凰还是没有来。不知道过了多久,厨房里终于传出了一点发出声响。

    唐晓翼立马精神起来,他跑到厨房里,却是来巡查的老管家。老管家看见唐晓翼微微有点惊讶,开口:“少爷肚子饿了吗?来这里找吃的?”

    唐晓翼看见并不是唐墨凰,低下头:“你知道唐墨凰是谁吗?”

    “哦,你说那个可怜的女孩子啊……我跟你说,诶,少爷,干嘛突然问起这个了?”

    “我……我就是想知道嘛!你要反抗我吗?”

    “不不不敢,唐墨凰,是你亲生妹妹。唐淮雪比你出生早三年,三年后,就是你的出生,两年后,就是你的妹妹唐墨凰的出生了。唐墨凰出生时,唐夫人难产,好不容易生下唐墨凰,所有人都惊讶地发现,唐墨凰的左眼居然睁着,是灰色的!直到5岁才变成白灰色的。”

    唐晓翼痴痴地听着,唐墨凰,原来是他妹妹吗?唐晓翼心里说不出的复杂。“嗤――”女生的笑声,在幽静的夜晚听得十分清楚。

    “唐墨凰……?”唐晓翼试探地开口,女孩子走了出来。于上次不同,女孩子手里抱着一只猫,走出来以后女孩子便站立不动,如果不是女孩子怀里的猫咪摇着尾巴,他可能会像上次一样以为这个女孩是一个雕塑。

    一个活生生的雕塑。

    “唐……”唐晓翼刚开口,又觉得不对,便住了口:“墨……墨凰。”

    唐墨凰意外地看了他一眼,抱着雪白的猫咪掠过唐晓翼。

    “你去哪里?为什么不去唐家住呢?”

    唐墨凰僵硬地转开了头,朱唇张了张:“这是和唐家的约定。不能毁掉约定。”

    “什么约定?”

    唐墨凰没说话,盯着唐晓翼看了几眼,才开口:“你没必要知道。”

    “你是我妹妹。”

    “从一出生开始就不是了。”

    “为什么不是?”

    “……”唐墨凰眨了眨眼睛,雪白的睫毛也跟着扇动。她的睫毛是白色的,头发也是白色的,轻轻地绾了起来。

    管家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他是故意的吗?唐墨凰看了看唐晓翼,终究没有说话,想要转身离开。

    “喂!喂!你回答我啊!”

    “……”

    再说什么,那个女孩子始终没有回过头,仿佛,什么也没听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