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名为虚伪的衣裙
    不要……

    无论内心怎样的呼喊,站在桌子上的女孩仍旧笑意盈盈,眸子看不出什么来。

    面对的父亲开始警惕了。他看着唐墨凰,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怎样回答唐墨凰。

    妈妈呢?

    内心仍旧呐喊。

    女孩子也开了口:“好吧好吧,爸爸喜欢我吗?”

    “喜……当然……喜欢。”

    “那为什么要取墨凰的血液呀?墨凰很疼得诶!爸爸……爸爸说过最喜欢墨凰的!你骗我!”

    不许这样说爸爸!

    不许你这样说爸爸!

    你闭嘴!

    闭嘴!

    闭嘴啊!!

    “墨……墨凰,爸爸怎么会骗你呢?快,快把你的血液给爸爸!”

    “……”

    唐墨凰勾起一抹微笑,父亲的眼神突然变了。

    “爸爸,你爱我吗?”

    爱……吗?

    “爱……不爱。”

    “爸爸,为什么要我的血液呢?”

    为什么……需要呢?

    为什么需要呢?

    是为了……哥哥?

    哥哥……比我好吗?

    “晓翼发高烧了,需要你的血液。”

    “噗嗤――”

    听见了吗?

    这就是――爱的背后。

    爱的――真相啊。

    真是……愉快啊!

    “母亲呢?”

    她吗?她在哪里呢?

    好像……忘记了什么。

    记不起来的。

    很模糊。

    看不清。

    “我……”

    呀呀呀,别不说了啊。

    让“她”好好听听。

    “妈妈她喜欢我吗?”

    是喜欢的吗?

    是不是?

    到底是不是呢?

    她爱的是谁呢?

    好像爱的――是自己吧。

    “她――不喜欢你。”

    “噗嗤――”

    听听,诶,别捂住耳朵呀,好好听听。啧啧,真是深情。

    “爸爸,我好冷啊。怎么样?今天的我漂亮吧?”

    很漂亮,白的透明。

    她……

    是不是唐墨凰?

    “很漂亮”

    “这是妈妈给我的生日礼物呢――”

    拖长了音――

    “里面真是好多吸血的虫子呢――她是怕我超过唐淮雪吗?”

    是吗?

    她好像对我说过呢。

    不过……不记得了。

    “是啊……她,她怕你超过淮雪。要知道,淮雪可是没有你那么聪明。她怕――”

    下面的话父亲没有说下去,不是不敢说,而是,被唐墨凰给打断了。

    “噗嗤――真是好玩啊。妈妈啊,在跟我玩捉迷藏吗?”

    这次父亲没有说话,眼睛里带着迷茫。

    “爸爸,妈妈在和我玩捉迷藏呢。我要不要去找找她?哦,说起来,凤家小姑娘――凤栖也5岁了呢。”

    “再允许妈妈躲几天吧――让她,多活几天。”后面的话唐墨凰笑了笑,“喀喀喀……呀呀呀,爸爸,你说,我会找到妈妈吗?会不会呢……”

    不许你……欺负妈妈!

    不许你……欺负妈妈啊!

    不许你欺负爸爸妈妈啊!

    放开姐姐不许伤害她啊!

    不允许你伤害哥哥啊!

    放过我。

    放过我啊!!

    ……

    凤栖的心思唐墨凰怎么可能没有看出来?

    “你不能抢,不能抢,不能抢。”

    只能是我的。

    我是在帮你啊。

    我在帮你夺回爸爸妈妈的爱啊。

    为什么不能理解我?

    我明明……是在帮助你!

    如果哥哥爱上别的女人,是不是就会讨厌你?

    如果爸爸找了别的新欢,是不是就会厌恶你?

    如果妈妈找了别的男人,是不是就会嫌弃你?

    他们,都不会爱你的。

    只有我!只有我!爱着你!

    要相信我!相信我!

    “你是谁?”

    小小的人儿迷茫的眼神望着她。

    她微微一笑:“那我告诉你哦,不能告诉别人,这是我们的秘密哦。”

    我们的秘密。亲爱的凤栖?

    “好啊好啊,你是谁?”

    “我是赤妖,赤红的赤,妖精的妖。不能告诉别人,就连,那个叫祸泠的女鬼也不能告诉哦。”

    赤妖用修长嫩如青葱的手指压住妖艳的红唇,一双赤红的双眼看着小人儿,说不出的妖媚:“要是小凤栖告诉了祸泠该怎么办呢?”

    眼前突然出现一副画面――

    尸体。

    血液。

    血河。

    红色的。

    有人被血红色的嫁衣勒紧。

    有人把手里的剑刺入她的身体。

    有人把女人的衣服扒下。

    将她的身体展现给所有人看。

    所有人都眼神痴迷地望着。

    像一只饿级了的野兽。

    等着雌性在自己的身下求饶。

    身穿大方的红色长袍,带着绣着九尾凤凰的面具的女人,被一群红着眼的男人围攻着。

    疯狂。

    女人想反抗。

    接近饥渴的。

    红色长袍被撕成碎片。

    面具被所有人踩踏成碎片。

    直至,女人的身影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