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篇:唐墨凰 3
    唐晓翼曾经做过一个梦——梦里的女孩束着长长的白发,银灰色的眼睛,长着成人派的令人羡慕的妖娆身材。他知道这是谁,他的妹妹,唐墨凰。

    她是一个悲观、负面、嫉妒、消极而自虐的角色。这样的人总是让人唾弃,她不是天生就是这样,她是被逼成这样的。那年唐夫人难产,差点就死了,所有人都认为这个孩子是一个不详的孩子。

    ……

    有一次,他在唐家花园隐僻的深处的千年树下玩,突然有脚步声响起——有人来了!唐晓翼连忙躲在一旁,如此轻盈,那抹倩影——他再熟悉不过,那是……妈妈啊!

    妈妈怀里有一个婴儿,婴儿哭闹着,打扰了这一片幽静,妈妈轻盈的脚步才在枯枝上,发出响声。她来这里做什么?年幼的唐晓翼不解地想。

    妈妈宠他,宠姐姐,但是就是为什么不宠他的妹妹呢?而且……也不让他见见他的妹妹。

    妈妈手掐住唐墨凰的脖颈,唐墨凰马上满脸通红——唐晓翼马上就知道了,妈妈要杀死他的妹妹唐墨凰!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这样做?

    唐晓翼听见,妈妈的自言自语:“你为什么要出生……你知不知道你给我带来了多大的苦难!我在唐家的位置已经摇摇欲坠了,为什么不是一个男孩?为什么就是你这样一个灾星!为什么是你这样一个人!你去死吧……你去死吧!去死!!”

    唐晓翼想也不想地就冲了出去,大声喊道:“妈妈!不许你杀死妹妹!”

    妈妈似乎吓到了,掐着唐墨凰的手松了松,重新呼吸的唐墨凰发声大哭:“呜呜呜……”

    ……

    原来,妈妈从来就不曾协喜欢过我。

    那为什么——唐家还要存在?!

    如果唐家覆灭了,妈妈是不是就会,喜欢我了?

    妈妈——一定要喜欢我啊!!!

    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

    一切都是我的。

    谁都不许抢走。

    我的,我的,我的,我的,我的。

    “啊呀呀,别颓废了嘛。”那天的女人出现了,一身黑衣,金黄色的眸子,银色的头发,脸上边带着黑色面具(整张脸都露了出来),黑色的长靴,手带着黑色带子,一把长刀被她背在身后。

    “你是谁你是谁!!!!”

    “我吗——我是可以帮你实现愿望的人哦。”

    “你当我三岁小孩骗吗?”

    “哎呀呀,不信就算了,别急别急,我证明给你看嘛。”

    “我知道你的愿望了呢,欢迎接收——改变现实。”

    “你等等……”

    我还没有杀死那个女人!

    “啊哈哈,以后多得是机会杀死呢。”

    ……

    头脑一阵眩晕。

    我回过神来以后看到是,母亲那张虚伪的脸。

    你口中所说的那个人,我一口一口,一口一口……榨干了他的血液,让他的气息彻底消失在我的世界。

    汹涌着的黑暗的潮水淹没了所有的光。

    烈日下,巨大的黑墙爬满了黑色的藤蔓,重重盛开无数的蔷薇花朵,连续不断地,敲着没有声音的哀钟。

    因为巧合每一天都在发生,偶然每一天都在发生,因为永恒不变的,只有改变,因为最不意外的,只有意外。

    比起相信一个必然,谁都更愿意相信一个偶然。

    并不是必然会失败,只是偶然。并不是必然会变成这种人,而是偶然。你并不是必然要离开我的,只是偶然。

    谁都希望有力量操纵自己的命运,而不是被命运操纵。

    不想知道,因为真相实在太可怕了。

    黑暗如同慢慢下沉的深海。靠近海面的地方,出现了一丝微弱的光。

    你让我生活在地狱,我就毁掉你的天堂。

    一片朦胧的光影模糊了眼睛,小时候看过动画片,擎天柱大战威震天,草帽少年坐在木桶里扬帆出海,森林的孩子拿起一根竹竿就踏上猎人之路,全世界的天空仿佛只为他们的存在一般的湛蓝,全世界的邪恶只为他们存在一般的强大,全世界的战斗只为他们存在一般的勇敢,全世界的大门只为他们存在一般的开启。

    全世界的光环只为他们存在一般的耀眼。

    因为比起险恶的无情的痛苦的现实来说,虚拟的世界实在是太美好了。

    笑着,是因为不能哭;活着,是因为不能死。披着虚假的皮囊,是因为不想看清真正的自己。

    罂粟也好,曼陀罗也好,即使吃尽世间所有的迷幻药物,亦只能沉溺在昨日之中,永远都不可能真正的再次拥有过去。

    来吧来吧,真正的殆尽到了——

    滴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