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篇:唐墨凰 8
    她依赖,曾经依赖过欢娘。可是啊可是,那是再也回不去的曾经,她体会不到,自己,是否还恨过欢娘?她的双手不自觉地抱紧了欢娘,紧紧地抱紧欢娘,好像要将欢娘和她融合在一起。

    如果……如果可以的话,我一定要——亲手杀死你。

    他问我,你的愿望是什么?

    我记得,我当时的回答好像是——我想离开这个地方。

    但是,她突然就改变了主意,她想……把唐家一点一点地毁掉。她也想让唐家的人尝尝这种味道。真是可笑啊,她爱上自己的哥哥,她甚至明显地感觉到,哥哥在勉强地忍受她的爱意。

    无法无法……永远无法跑出深渊,落吧落吧落吧,不停地坠落。

    “墨凰……你怎么了?是不是害怕?啊啊啊……别哭啊,抱紧我,就不怕了啊。”欢娘轻拍她的后背,她鼻子一酸。欢娘是个可怜人,所以,她要不要……不杀欢娘?不杀也没关系的吧?

    “嗯,有欢娘在我就不怕了。”她把头埋在欢娘的怀里,如此低语。欢娘有些可怜地看了一眼她,她的余光正好瞥到。这就是命运吧?写在星辰上,无法改变的命运。

    不想让欢娘对她失望,还是让欢娘去死了吧。这样你就……不会对我失望了吧?我一直都很乖哦。如果唐家人都死去了,我也会去的哦。不过,差别在于——他们去的比我早。

    哈哈哈哈……

    空洞的笑声,她紧紧抱住自己。

    月光如水,折束赤脚轻轻踩在冰凉的地板上,冰冷的疼痛告诉折束,这一切都不是梦。折束走向仓库,机械般,如同一副没有血肉的身躯。冰冷而机械。

    “吱呀——”

    折束推开了大门,白娘如瀑布般的青丝搭在白娘裸露的身躯上,怨妇般的眼神:“折束……你!不得好死!等会,等会唐家知道了,他们必定不饶你!”

    “我要他们饶恕我做什么?我做错了什么?我做错了什么!”折束也红了眼,从口袋里掏出小刀,对着白娘挥舞,“白娘,你还在做什么白日梦?你还期待唐家人来救了你吗?不要再做痴心妄想了……”

    “你闭嘴你闭嘴!唐先生那么疼爱我,你……你算什么东西?!等我扳倒了唐夫人,唐家就是我的了!我就可以享尽荣华富贵!到时候……第一个死的,就是你!!”白娘想竭力挣脱铁链,不过是徒劳。

    “……”

    折束突然沉默。白娘还以为折束是被她吓到了:“哈哈哈……折束,现在求我也晚了!你……你死定了!哈哈哈……”

    可怜的蝼蚁!她真的以为就以她这种容貌,父亲还会疼爱她吗?以为是什么真爱吗?再说……唐夫人那样心机深沉的女人的位置就摇摇欲坠了,她一个白娘有什么自信?

    “白娘……你真是,活的不耐烦了吧?如果我把小刀插入你的心脏,这样……你就会死在这里了,怎么享受荣华?就让你死在这里吧……死在这里吧!”折束笑了,对着白娘的身体……挥舞。

    “放下!折束!你信不信我把你的秘密泄露!”

    “最严实的嘴巴,当然是死人的嘴巴了。多谢白娘提醒我呢,来吧来吧,对孤独说再见吧。”她微笑,如同恶魔。她迈着优雅的步伐一步一步向白娘,“我会毁了唐家,毁了你的梦想的。把你所期待的、所拥有的,一点一点的,在你的面前毁掉啊!”

    白娘面如死灰,她突然笑了:“来啊,杀我啊,杀啊!对,我会遭报应,那么亲爱的折束小姐呢?世界上因果循环,你也逃不掉的!”

    对啊,因果循环,那么……唐家是否也会遭到报应呢?她一直一直期待,希望自己能够活着看见那一天,自己终究会看见的。一定能够看见的吧?一定能吧?只要……杀了你就好了。

    没有人知道那一晚发生了什么。

    她期待着,能够再次看见“那个人”。

    可是啊可是,好像等不到那一天了呢。她看着自己的手,静静地微笑了:“我要用你啊,毁了唐家,给我赢得好看一点别哭了。”

    “小姐,未遂和络久来了。”欢娘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和温和,她点点头:“我知道了,等会儿再去吧。”

    “墨凰不去看看未遂和络久吗?以往她们来了墨凰你可是第一个去看的,今天怎么了?不舒服吗?”

    欢娘就是这样讨厌,多管闲事的女人。

    她戒备、阴冷、猜疑,对一切都充满了不信任。

    “不用了,今天我有点累,就先不去看看她们了。”

    她不想看见未遂和络久,再说,她们喜欢的是那个唐墨凰。未遂和络久也是知道此刻闪闪发光的唐墨凰是折束,那个被唾弃的“罪人”是真正的唐墨凰。

    为了保存自己的地位,折束常常拉下身份去巴结未遂和络久。不过络久和未遂可是很疼爱唐墨凰呢,常常不给折束面子。真是可笑的友情,她……才不要拥有!!

    这让人匪夷所思的恋情,她居然爱上自己的哥哥。可是啊可是,好像哥哥不爱她呢。也许是,哥哥根本就不了解她口中说的爱是什么意思。

    好像越来越深,他只能是我的!你们……都不许拥有啊……

    “母亲啊,我来了哦。”她静静地微笑,唐夫人点点头,微笑起来:“墨凰来了哦?快坐快坐,快陪未遂和络久去后花园逛逛,逛完再回来吃饭啊。”

    她的对面正是脸色不好的络久和未遂:“未遂,络久,走吧?”

    未遂口直心快,说话不经过脑子,咧咧的:“你陪我们去?才不要!我和络久去静静心关你什么事啊?你知不知道你很碍眼啊?”

    络久心机比较重,也知道未遂说这话的弊端。络久刚想捂住未遂的嘴巴,但是还是晚了一步,未遂给说出来了。唐夫人果然脸色不好了起来,但是她也不好反驳什么。

    “未遂,我知道你不喜欢墨凰……”唐夫人说道一半,眼神突然凌厉起来:“但是这是唐家!不是你家知道吗?不要那么任性!”

    未遂就是被惯坏了!

    你是恶仆,我是公主。

    “夫人……我……”未遂被这么一吼也不是什么滋味,但是却不能朝唐夫人反驳什么,不然她的名声只会更差!“夫人,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唐夫人冷哼一声,就此作罢。

    络久瞪了不成器的未遂一眼,未遂便觉得自己有点委屈。络久凭什么,她不就是心机重了一点聪明了一点,有什么了不起的?

    而作为主角的她只是静静地笑着,多么可笑的友情,不应该觉得恶心吗?再等一下就好了,再等一下就好了,知道吗?马上啊马上,我就可以杀了你。

    放心吧,我不会折磨你的。

    到时在一起玩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