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篇:唐墨凰 12
    其实啊,你的他一点也不好看。眸子里没有千山万水,撩不尽春暖花开。只有眉眼间一寸清秀害人相思,但南风不与他的衣角缠绵,他也不会是那一方绝色。他是混在人群中最平庸的男孩子。可,他依旧会是你心上朱砂痣,窗前请清月。是你藏了几百年几百年的酒,是你重叠峰间那一点最艳的红。是爱人。

    灼灼的嫁衣如火,擦过指尖,最终消散在天空中——轿中人,不是我。

    “笨蛋,喜欢你很久了。”

    恋君已经很久了,到现在才发现吗?

    看啊,看你成长成人,走在大街上,每个人都与我擦身而过,手里捧着雪,又想要哭泣吗?啊,不许哭,给我别哭笑的好看一点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又梦见她了。

    她嚣张,下巴微微扬起,狂傲的眼神,“来,给我跪下!”

    丝毫没有忏悔的意思。她冷笑,手指缠绕着发丝,温柔地笑笑,“绾嬗是吗,挺好听的名字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你那么喜欢唐家呢。”

    后背开始出现了丝丝冷汗,绾嬗握紧她的手,“我……小姐!我,我只是为了自己家而已!”

    把玩发丝的手指突然停止了,她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绾嬗,“你居然那么在乎你的家人吗……”

    “咳咳。”空娘及时制止了折束。这时折束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扬起下巴高傲地看着跪在地上的绾嬗,“我给你一些钱,从唐家滚出去。”

    “不……我不能走!小姐啊,我不能走的!”折束挑了挑眉,看了看旁边的空娘,温和一笑,“好好好,你不走不走,我当然要留着你啦,你……真是特别好玩儿呢。”

    绾嬗松了一口气,折束看了看绾嬗,露出一抹妖治的微笑,“绾嬗啊,你知道么,我真的真的好喜欢你啊。若你真的了解我,能不能再次嘲笑我?我很清楚我只是一个幻影,我很清楚我只是一个骗子而已。”

    “快痛骂我啊,如果你梦想成为正义之人。快揭穿我啊,因为这世界就快要结束了。我很清楚我只是一片空白,所以……能不能再次嘲笑我?”

    绾嬗一愣,瞪大了美眸看着折束。

    真是可笑啊,折束对绾嬗微笑,眼底激起一阵阵温柔的涟漪,如沐春风的微笑让人心间一暖。绾嬗呆呆地看着折束,折束捏了捏的绾嬗的可爱脸蛋,这张脸,如果剪下来的话……

    不不不!

    得做成装饰品,因为这具身体实在是太美了。

    如果把头发扯下来,安在我的头上的话……

    你的什么东西都太好了,我真的好像要啊!

    这张脸,我也想要。我也想要他喜欢上我,你这样的清纯可爱的脸蛋,才会得他的喜欢吧?

    这样,他就会喜欢上我了吧?

    对吧?

    我都想要!

    涟漪已经被疯狂代替,绾嬗猛然醒来,不可思议地看着折束。

    折束看见她的反应,微笑了一下:“别这样的表情嘛,别一副这样的眼神看着我呀。我会让你幸福的,义务,你所谓的幸福就是义务。所以,要参加葬礼的给我去,不想参加的话……给我幸福地活下去!”

    绾嬗忽然被她吼了一下,有点懵圈。

    “下去吧,明天记得陪我玩哦……”她的尾音上扬,整个人都显得很快乐,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眼底又激起了一阵阵涟漪……

    绾嬗忽然想到一个画面。

    相思树上的牌子被风吹起,碰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音。

    树下的女孩原本来睡觉,微眯着眼睛。

    被这清脆的声音吵醒。

    风吹起了相思树旁的湖,碧灵湖。

    激起一阵阵的涟漪。

    这像极了一个人的眼睛。

    特别是在她笑的时候,特别好看。

    她的眼睛,碧绿的双眸如碧灵湖,微风吹过,她的眼底激起一阵阵涟漪。

    “涟漪,不是你的名,但……但每次看见微波涟漪,总会想起你。”

    ……

    绾嬗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因为身份比较低,便和几个女孩子们一起挤在一个房间里。真不知道唐家明明那么有钱却给这么差的环境!

    暗暗握紧了拳头。

    “哟,绾嬗,回来了?唐小姐居然没有把你打死,真幸运。”

    “不知道她用了什么办法呢……居然让唐小姐那么宽恕她?”

    “肯定不是唐少爷看上了她吧?”

    “你不要瞎说!唐少爷的品味没有那么差!”

    绾嬗站在门口,真恶心。

    但,恶心的,还有自己吧。

    为了什么呢?可以忍受这些污蔑。

    一盆一盆屎盆子无缘无故地扣在她头上。

    但唯一的信仰也只有“涟漪”。

    “闭嘴!你们不就是嫉妒我么?”绾嬗笑了一下,步伐从容地迈了进去,“说到底……是不是前些天唐小姐刚刚批评过你,你心生怨怼?”

    交织着谎言,

    仍然微笑着。

    只能慢慢地麻痹了。

    对吧,“涟漪”?

    绾嬗带着笑意的眸子看着离她最近的一个女孩子,伸手推了她一把,“我现在可是唐小姐身边的人,你刚惹怒我吗?明天唐小姐要我跟着去,你以为我不会在她的面前说你的坏话吗?你是一个什么东西啊,敢来指责我?你这不是不把唐小姐放在眼里吗?!”

    “你……”

    “好了好了,花亦,别生气。有些人啊,狐假虎威,等会儿要是唐小姐……”

    “你在说什么?”淡淡的语气,安慰花亦的那个女孩一愣。

    高大的背影,明黄的唐装,长长的披风随风摆动,栗色头发在微风中摇曳,六个耳钉在发出叮叮的响声,双手抄兜,栗色的眸子如一泓春水,清波荡漾。

    “唐少爷……我……”女孩子一愣。

    唐晓翼淡淡地瞥了女孩子一样,就这样的一个眼神,让在场的女孩子红了脸。但不包括绾嬗,为什么唐少爷会无缘无故地出现在这里?不觉得脏了自己的鞋。

    花亦笑了笑,坐端正了,“唐少爷,她不是故意的,她只是嫉妒您妹妹最近的女仆……而且——而且,她还说,要是唐小姐倒台了要她好看。这种人,是不是不应该留在这里?”

    “我还没聋。”唐晓翼背对着阳光,阳光温柔地倾落在他的身上,如同天使一样,“看来你们都不知道这里的规矩啊,不管涟漪如何,你们给我记好了——这里,没有绝对的天使。”

    只有,陨落的天使。

    掉入张大嘴巴的深渊。

    “如果以后的你们还是这样样子的话……还不如做场春秋大梦来的痛快。”他说这话的时候,带着微微的笑意,如一泓秋水的眸子激起了一阵阵涟漪。

    绾嬗眯起了眼睛。

    这双眼睛……真的好像唐墨凰的眼睛……

    “唐少爷,冒昧地问一句,涟漪是……?”花亦看了看唐晓翼,她是真的不知道涟漪是谁。

    “哦,涟漪啊,墨凰的字。”唐晓翼脸上还带着一如既往的笑意,居然和唐墨凰的脸重合了起来。

    唐晓翼摆了摆手,不知道在和谁再见,便转身回去了。

    绾嬗不知道他来这里的原因。

    为什么会那么巧?

    那么巧的话,居然显得有那么不巧了。

    ……

    绾嬗准时到了折束的房间门口,规规矩矩地等着折束起床。

    差不多等了一个小时,门才打开,折束看见站在门口等候多时的绾嬗,微微有些惊讶,“等了很久吧?”

    “其实也没有很久啦……”

    “没规矩!”空娘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绾嬗身后,沧桑的眸子盯着绾嬗。

    绾嬗最怕的就是空娘这幅死板死板的样子了,和她根本就是有代沟!和唐小姐交流起来还要困难的多!

    折束看了空娘一眼,空娘挺直了背。折束安慰性地笑了笑,“哈,好啦好啦,你帮我把早餐端上来吧。”

    “小姐不和夫人一起吃吗?”绾嬗有点疑惑地问。

    折束笑了笑,一翦秋水的眸子带着如沐春风的笑意,“不打扰她了,免得……哦,不,她正和哥哥姐姐聊得开心呢,我就不去打扰了。”

    打扰什么?唐晓翼和唐淮雪?她一生中的孩子只喜欢这两个罢了,唐墨凰,只是一个意外而已。

    本来,只是一个不存在的意外。

    折束朝绾嬗笑了笑,便和空娘走向后花园,“记得帮我拿上来,等我回来以后,再吃吧。如果冷掉了的话,就帮我热热吧。好吗?”

    绾嬗点点头。

    唐小姐比死板的空娘好多了。

    但……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是什么呢?

    别想了别想了!

    还嫌自己不够麻烦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