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篇:唐墨凰 13
    门被打开了。

    折束安静地等着白娘醒来。

    “啧啧,”折束笑了笑,站在白娘的面前,白娘苍白的脸庞楚楚绽放,却丝毫没有辜负这头漂亮的出奇的头发,甚至像是头发上抹了些玫瑰的香精,散发出一股迷人的香味,“可怜你了啊……好像,你已经不能说话了吧?”

    白娘悠悠转醒。

    一睁开眼,便看见折束含着笑意而灵动的眸子,如千年古树旁的碧灵湖一样清波荡漾,这双眸子,是唐淮雪没有的。倒是只有除了唐淮雪其他的唐家人都有的眸子。

    “……”白娘的反应平静的出奇,如一泓死水盯着折束。

    “好像真的不能说话了……”折束微微沉思,忽然露出一抹微笑,“真是可惜呢,你的声音特别好听,特别是在你惨叫起来的时候。”

    忽然凑近了白娘,对着她耳边轻轻呼出了一口气,“有时候……我都忍不住有点心动呢,特别想要你的声音,可惜我还没有得到的时候,你便被人取走了……”

    白娘瞬间瞪大了双眼。

    折束笑了,“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就像猎人会关注猎物一举一动对吧?不会让它逃走的吧?你以为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吗?”

    “白娘,你越来越漂亮,但是……为什么你的皮肤越来越苍白了呢?我明明很关照你啊。”折束笑了,那双眸子如眼神清澈的如同冰下的溪水,不染一丝世间的尘垢。要是说折束哪个地方最值钱的话,必定是那一双有万水千山的眸子,“为什么呢?你能不能告诉我呢……”

    白娘沉默了。

    不再说话。

    折束撇了撇嘴,心中觉得无趣,便没有再逗白娘,“为什么麻木了呢?你知道吗,白娘,我最近发现一个新猎物……我记得没错的话,你和她是认识的吧?她呢,叫绾嬗……”

    “唔唔唔!!!”白娘的情绪忽然激动起来,折束看见白娘这个样子,越发觉得对绾嬗的有趣,“你激动个什么啊,我又没有什么性取向有问题的,我不会对她做什么的。”

    “唔唔唔……”白娘的声音渐渐小下去,“……”

    “为什么不说话了呢?”折束笑了笑,托起白娘的下巴,让她注视着自己,“我喜欢的,只有一个人而已……你们这些东西,根本不配!”

    说完,折束猛然甩开了白娘。

    “碰——”

    白娘的脑袋狠狠地砸在地上,没有了知觉。

    “可惜了佳人啊……”折束走向门口,眸光流转的淡淡阴影下,是微波涟漪,“佳人对镜梳妆,还要不久……所有人都舞动起来吧……”

    ……

    “嗯……唐小姐,早餐热好了……”绾嬗站在折束的面前。

    折束上前捏了捏绾嬗的可爱脸蛋,“谢谢啦,你真好呢。”

    “哦……对了!”绾嬗一拍脑袋,“淮雪小姐让我转告你,下个星期启程去唐人街,老夫人去世了……”

    折束的笑容有那么一瞬间凝固了。

    其实奶奶在折束的印象里并不是很深,只是记得在小时候,是除哥哥之外唯一疼爱自己的人了……

    “嗯,我知道了。”

    “夫人还说了,要是下次还不下来吃饭,让我转告夫人的原话‘真有趣,世界那么大,两个相同身份的人居然到了同一个地方。’……”

    折束的笑容直接没有了。

    清澈的灵珠一下子变得阴森无比。

    “她真是这么说的?”

    “我……嗯……是,是的……”绾嬗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了一跳。

    “真有趣……”这句话萦绕在折束的舌尖上,不断徘徊,尾音上扬,吴音糯甜。

    wtf???小姐忽然说话嗲嗲的。

    “帮我准备一下吧,对了,你把早餐扔掉,以后是唐淮雪做的,我都不要。”折束笑了笑,扔给绾嬗一个媚眼。

    ……她很讨厌唐淮雪吗?

    ……

    “哥哥?”

    唐晓翼站在她的不远处,微笑地看着她。

    “涟漪。”

    “扑哧——”折束也回了唐晓翼一个微笑,“哥哥现在很喜欢喊字了吗?哦哦,是挺有趣的。”

    涟漪是唐夫人送给原本折束的字,涟漪,每一个唐家人总有一双如碧灵湖一样的眸子。

    但唐淮雪和原本的折束没有,唐夫人便把字涟漪送给了原本的折束。

    “嗯,很有趣啊。”唐晓翼走了过来,摸了摸折束的头,一股古老的东方香气灌入鼻腔,“收拾了东西吧?我们要提早哦,奶奶的灵魂相信会很愿意见到我们的。”

    折束一瞬间居然有想哭的冲动。

    不是为奶奶,也不是为唐晓翼。

    她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如果说她的灵魂泯灭的话,只有刻骨的仇恨支撑着,那任务完成的时候,那她该活下来?

    还是毁灭?

    不过这些都不再重要了。

    ……

    唐人街来的络绎不绝。

    但是此刻的天空灰蒙蒙的,有点沉重。

    雨滴打在雨伞上,折束饶有兴趣地看着唐人街,根据哥哥说的,唐人街44号就是奶奶的店了。但是哥哥只让她去守着店,却不让她看一看奶奶。

    不过这些都不在重要了,这些天,便是终结之时!

    绾嬗在旁边为折束撑着伞,折束歪了歪头,看向她:“你说这些人穿古装干什么?火红火红的,居然衣摆还绣着龙凤呈祥……”

    “可能……为了装逼?”绾嬗捧腹,笑的憋出内伤。

    折束郑重地点了点头,“也是哦,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想表现的与众不同,言情小说看多了吧?”

    绾嬗再次捧腹。

    “前面就是到了唐人街44号了,再撑个几天,那里就要关闭了吧。”

    “有味道啊。”折束摸了摸下巴,然后一只手插入微微淋湿而凌乱的头发里,“听说下面是一座地下城服装店?有味道啊。”

    “现在正是那里群龙无首的地方,小姐你要去守个几天就回家了。哪里自然会有人来接手。”

    折束笑了笑,拿了几块钱买了一张烧饼吃,走向44号去。

    绾嬗为折束打开了门,折束走了进去。

    下去了以后,折束吃完了烧饼,把油纸折成一个方方正正的正方体,“这里的衣服不错,你要买一件穿穿吗?”

    笑容可掬的服务员看着折束问道,“您是唐墨凰小姐?”

    “嗯。”

    “前些天一直都是唐淮雪小姐守着的呢,怎么就是不见唐少爷来呢?”服务员谈到唐晓翼的时候,眼底渐渐出现了一种向往的渴望,折束藏在衣袖里的手指微微握成拳头。

    “哥哥有事儿嘛,怎么了,他怎么做关你什么事儿?”折束说起话来毫不客气,活脱脱一个被宠坏的大小姐。服务员见多了这种公主病的大小姐,“哈哈哈,别介意别介意,谁不知道唐少爷多么英明啊。”

    折束挑了挑眉,这真的是一个服务员吗?是不是走错了。

    “对了对了,唐淮雪小姐叫我带您去茶间好好谈谈。”

    一股清香扑鼻而来,折束迈着步伐进去的时候,挂在门口的风铃轻轻摇动,发出一阵悦耳的声音。

    什么鬼……

    画风越来越不对了啊!

    “涟漪。”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声音拉回了折束的思绪,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站在了唐淮雪的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