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篇:唐墨凰 完
    下雨了。

    折束托着腮望着灰沉沉的天空,今天的气氛很沉重,空气也很闷,甚至有点无法呼吸。但也许这不是天气的问题,而是在于本身,也就是折束自己。

    有的时候,真的很想把唐淮雪的心脏掏出来看看是不是黑色的,哦不,是把她的内脏都给掏出来。

    折束望着身后站着的绾嬗,叹息在胸腔里消散,只是淡淡地开口:“哥哥还没有来吗?”

    “没有。”

    自从和唐淮雪聊过之后,和绾嬗之间的气氛就很奇怪,至于奇怪在哪里,也说不上来。

    但可以唯一知晓的是,和绾嬗不可能像以前一样地说话了。

    跟唐淮雪聊过之后,她又把绾嬗叫了进去。

    回来以后,绾嬗什么话也没有说,甚至看她的眼神有点变味了——看不出来她在想什么了。

    可以确定的是,绾嬗至少不会对自己做什么不利的事情就行了。

    折束渐渐握拳,余光看着绾嬗,有东西一闪而过。

    如果……如果有的话,就先杀了她吧。

    也许,在此之前,该说一声对不起。

    ……

    夏季本来是炽热的,如今却变得如春季一般反复无常了。

    连续下了好几天的雨,从未停歇过,天空也灰沉沉的,要压死人,不知道为什么,整个唐人街都被笼罩在悲观情绪之中。

    折束伸出手,接住雨珠,雨珠微微打湿了她的袖子,却带来清凉。

    “……”绾嬗给折束披了一件披风,“天冷。”

    “绾嬗。”忽然叫出了她的名字,绾嬗一愣,“我觉得好无聊——我真的好想找我的白娘。”

    “可是这里的事儿还没处理完……”

    折束直直地看着绾嬗:“算了,跟我讲讲最近发生的事情吧。”

    说罢,又转身去接住雨珠了。

    “最近,好多人都被杀了。听说死法各有不同,第一个人是被剥皮死掉的。第二个人是被做成了人彘……”

    “人彘?”折束奇道。

    “……”绾嬗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起来,还是艰难地向折束解释,“就……就是把人变成猪,把四肢剁掉,挖出眼睛,用铜注入耳朵,熏聋,用喑药灌进喉咙,割去舌头,破坏声带,不能说话,然后扔到厕所里……”

    折束饶有趣味地笑道:“有趣,下次给白娘也试试看。”

    说到这儿,绾嬗也没心情讲了,只是束手而立。

    “没了么?”折束闭上眼,似笑非笑。

    “……”绾嬗顿了一下,“还是有的……你要听么?”

    折束睁开了眼睛,望着天空想些什么:“算了吧。”

    最近觉得很不安,一定有什么事情会发生。

    一定是不好的事情。

    ……

    是的,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杀人凶手被指认为折束。

    最令人可笑的是,一向端庄大方的唐淮雪,居然当众哭泣道:“不是我妹妹做的!一定不是!是你们搞错了!我妹妹那么可爱!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后来,又从唐家废弃仓库里找到了已经奄奄一息的白娘。

    准备三天后将折束斩首。

    折束蹲在牢狱里,用手画着圈圈,面无表情,丝毫没有任何的害怕和绝望。

    “……折束。”

    听到有人叫着自己,折束慵懒地抬了一下眼皮看了过去。

    是绾嬗。

    “哦,是你啊。”折束看了一眼便垂下眼帘,继续用手画着圈圈。

    绾嬗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打开了门,站在门口,望着折束,轻声唤道:“姐姐。”

    折束画圈圈的手一顿——

    “如果可以继续守护,我愿为您背负失去亲情那深不见底的孤独。有一个人的声音,如同春风和熙清新温柔,就连我都觉得很光明——但是您想要让她死的话,我是不会有任何怨言的啊,我绝对会回应您每个愿望的。”

    折束道:“你知道我想让谁死吗。”

    “唐淮雪嘛。”绾嬗笑道,走进了一步,双手抚摸上了折束的脸颊,摸到边缘,用力一扯——一张人皮掉了下来,而面具下的脸,和绾嬗几乎一模一样。

    “唔……被发现了。”

    绾嬗脱下了自己的宽松外套,轻轻披在折束的身上:“你穿着这个就赶快逃跑吧,哦——别担心,我们可是双胞胎啊,无论谁都不可能分辨出来的。”

    “可这样你会代替我死掉。”

    绾嬗笑:“我的使命就是要代替你死掉,无论怎么样,你都必须活下去。”

    ……

    最终,折束还是穿着绾嬗的衣服出来了,门口站着一袭明黄唐装的人,他背光站着,让折束看不清他的面容。

    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实。

    “涟漪。”

    折束不自在地玩弄着衣带,道:“嗯。”

    “你可以活下去了,可以找唐淮雪报仇了。”那人淡淡道。

    折束低着头,用衣带打了个结:“我更希望是绾嬗看着唐淮雪死去,而不是我。”

    “为什么呢?”那人漫不经心地问道,抬起眼皮看了一眼监狱,“活着,不是更好吗。”

    “因为——要杀掉唐淮雪是因为绾嬗,如果付出这条生命可以让唐淮雪生不如死的话,我愿意。”

    那人轻声叹了一口气:“可是,你这条命值多少?你已经不是正宗的唐家小姐了,而是一个落魄的逃亡者。而唐淮雪依旧是唐家小姐,你说,谁的命更高贵呢?”

    “……”

    “三天后的下午三点,正好是喝下午茶的时间了——也是绾嬗斩首的时候。”那人摸了摸折束的头,“好好想想,三天下午你会做什么呢?”

    说完,便离开了。

    我一定是一个贪生怕死的懦夫。

    这样的人,为什么还要活在这个世界上。

    真是令人恶心呢。

    折束扯了扯嘴角,望了望刚才走的时候塞在自己手里散发着寒光的匕首。

    “姐姐。”

    “我觉得做成人彘太麻烦了,还是给你最痛快的办法了——剥皮,喜欢吗?”折束笑嘻嘻地问,手里拿着匕首和剪刀,“……姐姐,你流了好多血,我帮你修补起来吧?”

    说完,拿起剪刀往那人的纤纤玉指剪去。

    “说话呀,为什么不说话了呀,姐姐啊,你要用你的舌头顶掉塞住你嘴巴的毛巾知道吗。”折束看了一眼唐淮雪的嘴里,“哦!对不起对不起,塞错了,塞成剪刀了……”

    ……

    下午三点,斩首的时间了。

    结束的钟声响起。

    最终,我还是看着你的头颅滚落在地,四周的人都嫌恶地远离了一点,我还在看着你呐。

    被鲜血染红的画面,你在对我笑。

    耳边是海浪拍击沙滩的声音,我抱着一个人,是我最重要的东西。

    唉,为什么非要灵验了那句话呢——“人总是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才会珍惜。”

    我轻轻抱住腐烂的尸体,谢谢。

    唐墨凰·完。

    下一篇进入dodo冒险队篇·白骨亦生。

    我需要肾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