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篇:白骨亦生·1
    情深义重,白骨亦生。

    而宋沅恰好是其中一位,只不过生的有点特别。她的头是人类模样,手也是如此,其他地方都是白骨,一走起路来,咔咔咔地作响。

    她只好神经病地大热天披着一层又一层的外套,有一次差点被抓去精神病院里。

    宋沅听过情深义重,白骨亦生。也知道自己这是白骨亦生,但是,到底是什么情啊?记忆有点朦朦胧胧,本来还以为偶尔会蹦出几个画面来着。

    但是,没有。

    应该称呼,这是一个全新的宋沅,除了名字之外,宋沅基本上完全忘记了别的事情。只好像听过一个黄金瞳的女人说过:[遗忘]只是人生中的一环罢了,谁不会遗忘点什么,遗忘很重要的东西,这是人必须经历的。

    “咦,你怎么大晚上的一个人坐在这里啊?”宋沅闻言看去,是一个小男孩,抱着一个有着眼中黑眼圈的乖巧狗狗,一双黑漆闪烁着光的眸子正关切地看着她。

    “我……”宋沅刚想说话,又闭嘴了——要是看见了所遮掩的地方,无论是谁,都会被吓跑的吧?还是……不要靠近那些‘光’了,已经不想被厌恶第二次了。

    小男孩也蹲了下来,视线与宋沅齐平,歪头,问:“唉?不回去的吗?父母应该是会担心的吧?难道和父母吵架了吗?不如,我送你回去吧?”

    宋沅轻垂眼帘,双手不安地玩弄着衣带:“不用。”

    才不会说什么自己无家可归的狗血台词呢!要说也说我家被炸掉了无家可归比较好吧?等一下,这两个有什么区别啊???难道非要我说自己不是人类吗?这个小男孩根本就是会被吓跑的吧!

    “诶?为什么要在这么热的天穿那么多衣服啊?不热吗?”小男孩不解地看着宋沅,手里没有动作——去扒人家的衣服才更显得没礼貌的好吧?!才不会做那么蠢的动作呢!

    宋沅被问的一愣,连忙答道:“才!才没有!是……是很冷!”

    宋沅:???

    我刚刚说了什么?我好冷???啊!看来又会被嫌弃了。不过,好像已经习惯了哦,在胸腔的偏左的这个地方啊,本来就没有再跳动了,被伤害了几次,好像已经体验不到了疼痛哦……

    啊,看来真是遗憾,已经羡慕人类拥有感情很久了。

    “诶?冷吗?难道,是有什么……身患疾病的吗?如果身体虚弱的话,还是我扶你去医院吧?啊,虽然知道这样说有点冒昧,但是应该不能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吧……”男孩有点苦笑的样子,似是想起了什么过往,笑容有点勉强。

    宋沅下意识地给衣带打了个结,道:“就算角落里的一只老鼠死掉了,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人在意吧?反而会被踩到它的人嫌弃并且狠狠地踩了几脚然后踢开,世界应该不会为一只被遗弃的老鼠而悲哀吧?说到底……也许只是想被人关心一下而不被抛弃。”

    “……”男孩没有任何表情,撸了几把怀里小狗的毛发,道,“也许是不会有人记得,毕竟从某种意义来说,老鼠一个很讨厌的东西——但每个人的生命里,总有那么几盏灯,如果……能保持不灭的话,会很温暖的。”

    但灯已经灭了。

    宋沅伸出冰凉的手,小心翼翼地握住了男孩的小手,在乞求一点温暖……哪怕只有一点点的温暖。

    男孩没有挣开,对宋沅露出了一个如太阳一般温暖的笑容:“感觉到温暖了吗?是不是很美好?其实,我和我的伙伴都会喜欢你的!你才不是老鼠,而是人呢。”

    “……”宋沅一怔——人?已经不是人了,为了不被嫌弃,还是继续装下去吧,哪怕做个小丑也好。体验到了温暖的感觉,我已经不想失去了这盏灯,黑暗里唯一出现的微弱的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