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白骨亦生·5
    七

    “咚咚咚——”有人敲响了窗户,宋泞悄悄地打开了窗户,探出头去,又环顾四周,最后向下望去,看见来人不由得无奈地笑道:“阿沅,又胡闹了。”

    来人扬起小脑袋,问:“姐姐不陪我玩吗?已经看见姐姐在房间里待了好几天了,真的……真的不闷吗?放松放松心情吧,出来吧,好吗?”

    “唔,阿沅,可是我出不去啊,我们就快要死掉了。”宋泞似乎想伸出手摸摸宋沅的脑袋,奈何离得太远,硬是怎么努力都没有碰到宋沅一根头发丝。

    “咦?我们为什么会死掉?姐姐,你这是说一个冷笑话吗?可是……可是这个笑话不好笑啊。”宋沅小小的脸蛋皱成在一起,眉头怎么也舒展不开来,继续仰头问,“姐姐的病好了吗?听老爹说,只要找到一样东西姐姐就可以陪我一起玩啦。”

    宋泞的笑容一时间有点凝固,叹了口气:“如果说,我活不下去了呢?阿沅会伤心吗?”说这话的时候宋泞眼底闪着异样的光芒,似乎十分期待宋沅的回答。

    宋沅想了想,道:“会呀,因为姐姐死掉了,就都没有人陪阿沅玩了。”宋泞眼底的那么最后一点点光,最终还是暗淡下去了。小孩子都那么没心没肺,但阿沅已经长大了,为什么……为什么还这么不懂事?宋泞看了宋沅一眼,道:“姐姐要休息啦,不要打扰姐姐了好吗?乖一点?”

    宋沅点了点头,还是走了。宋泞看着小孩子的背影越来越小,右手不禁握拳,左手抓着窗户微微有些颤抖,宋泞的眼底流露出恨意来。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宋泞又开始咳嗽了,脸色比之前更苍白,身体颤抖的更厉害了。宋泞看宋沅的眼神,恨不得撕碎了宋沅。

    从宋泞开始生病的时候,宋沅的饭菜里总有些奇怪的东西。但宋沅不是很喜欢这些饭菜的味道,小孩子本就调皮,宋沅便拿着这些饭菜去喂给管家小姐养的猫了。管家小姐的猫不久便死掉了,宋沅立即要求换一个厨子,但换来换去,饭菜的味道却始终都不曾变过。

    “阿沅,不要再调皮了,厨子都换了很多个了,你还要怎样?你已经长大了,该懂事了。不过,从现在开始,你可以去看望你的姐姐了哟。”大手摸了摸宋沅的头,微微一笑,帮她整理了一下衣领,事后搓了搓手,目送宋沅离开。

    当宋沅去看望宋泞的时候,宋泞一直盯着宋沅的衣领看。后来喝药的时候,宋泞拿着汤药的手一抖,汤药便尽数洒在了宋沅的衣服上。这可是新衣服,宋沅一不高兴,大哭起来:“姐姐!你……你居然弄坏了我的新衣服!我……我再也不理你了!你这个大坏蛋!”

    说罢,便要往外走,宋泞一愣,连忙拉住宋沅的手臂,哄着:“姐姐的错,姐姐给你道歉好不好?回头我帮你洗这件衣服,好不好?过来,给你换一身新衣服,这样穿着多难受,我也好帮你洗干净来。”

    “好吧,”宋沅嘟了嘟嘴,小手握住了宋泞的手,开心地笑了,“这可是你说的哦,要说话算话!”宋沅的小脸微微泛红,笑起来十分好看,如同春天里绽放一时的花朵。而宋泞和宋沅一比,宋沅简直健康太多了。宋泞比宋沅大了五岁,看上去却跟宋沅差不多的样子,宋泞常年也是一副弱不禁风一吹就到的那种,跟宋沅一比,宋沅显得活泼可爱有活力多了。也常常不知天高地厚。

    宋泞莞尔,点了点头,等到宋沅走了之后,宋泞的手抚上了衣领处,凑近鼻子闻了闻,而后皱了皱眉头,把这件衣服扔掉了,顺便叫管家小姐再帮她买一件一模一样的回来。毕竟答应了要‘洗干净’还给宋沅。

    晚饭过后,宋沅又来了,一开门便委屈巴巴地扑倒宋泞的怀里,也不说话,红了眼圈,看上去十分惹人怜惜。

    宋泞轻叹:“阿沅又怎么了?衣服马上给你洗好了,不要伤心了好吗?阿沅笑起来才好看呢。”

    “阿泞!晚饭里有奇怪的东西!我喂给管家小姐的猫吃了猫都死掉了!阿泞……你说……我会不会也死掉啊?”宋沅嘟起嘴巴,一把鼻涕一把泪都擦在宋泞的衣服上了,继续诉苦道,“可是……可是我还不想死掉!阿泞,我好饿,你这里有东西吃吗?”

    “不过都是些冷了的饭菜了,阿沅吃得下么?”宋泞笑了笑,怜惜地摸了摸宋沅的头,“姐姐给你端来,好不好?”

    宋沅吸了吸鼻子,狠狠地点了点头,并坐在宋泞座位的旁边,坐端正了,严肃:“阿沅很乖的,就在这里等着姐姐回来,好不好?”

    “好好好,阿沅最乖了。”宋泞说完便起身去拿饭菜了,宋沅等了一两分钟便坐不住了,摩拳擦掌,到宋泞的房间里搜索着,看见宋泞的衣柜里全是衣服,嘟了嘟嘴,不满——为什么她要好久才有一件新衣服,而阿泞却有那么多衣服?为什么不穿却不给她?哼!不开心!我没有的东西,你也别妄想得到了!

    宋沅搬了许久,才把这些衣服给丢掉了,满意地拍了拍手,准备回去了。然而才刚转身,就投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宋沅不满地抬头,却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脸庞,只不过,神色很冷,眼神也很冷,就这么冷冷地看着她——是宋泞。

    “宋沅。”两人对望许久,宋泞开口叫她的名字,不过是连名带姓地叫,宋沅一时间有点手足无措,“我没想到啊,阿沅,原来你这么讨厌别人的衣服?你干嘛不自己扒了自己的衣服去裸奔啊?你是不是不想要你那件新衣服了?”

    “不!不是的!”宋沅连忙摆手,“阿……阿泞!你误会了!真的不是这样的!你能不能听我解释?”说完,可怜兮兮地拉了拉宋泞的衣袖,带着乞求的眼神看着宋泞的眼睛。

    “那你解释解释,我听听。”宋泞眼底的温度越来越冷,眼神越来越凌厉。阿泞本来是温柔而贤淑的,但是她怎么会露出这样的神情来……?

    “这……我……”宋沅也没有想到宋泞真的会要自己解释,难道说,她嫉妒阿泞有比她好的东西吗?只怕解释了,阿泞会越来越讨厌自己吧?不能……阿泞是最好的人,不可以让她讨厌自己!

    “解释不了?”宋泞见此,便想转身离开,却想不到,宋沅紧紧抓住了她的衣袖,眼泪在眼睛里打转,但就是死命咬住下唇用力不让眼泪掉下来,最终眼泪还是像掉了线的珠子一样划过脸颊,半晌,宋沅才开口:“不要走,阿泞。”

    宋泞看着宋沅在无声地哭,忽然笑了:“阿沅,不要哭了。”嘴里确实是这么说的,但宋泞看宋沅的眼神突兀变得厌恶,狠狠地甩开了宋沅伸过来的手,宋沅一惊,她确实是没有想到,平常身体虚弱的宋泞居然还有力气甩开她吗?

    甩开之后,宋泞远离了宋沅几步,微微喘气——显然刚才的动作太耗费她的力气了,宋沅见此,眼睛一亮,还想去抓住宋泞衣袖的时候,只见宋泞眼神厌恶地看着宋沅,连忙后退几步道:“不要过来!令人恶心的家伙!”

    宋沅伸出手的动作一僵,手就这么尴尬地留在半空中,眼神似乎是不可思议地看着说出这样话的宋泞:“阿……阿……阿泞?你……”

    宋泞又后退了几步,神色厌恶道:“离我远点,怪物。你不是阿沅对不对?阿沅才不会像你这样容易嫉妒别人,阿沅是很善良的,就算是父亲在阿沅的身上下毒,阿沅也没有责怪父亲,那才是宋沅,真正的宋沅。而你……只是一个代替宋沅的替代品罢了。只是长得像而已,在性格这一点上,你有哪点比得过阿沅?滚开!怪物!不要过来!恶心!”

    “阿泞,你在说什么啊?我……我就是阿沅啊,就是宋泞的宋沅啊,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认得我了?阿泞……”说完,宋沅又不甘心地凑了上去,想要握住宋泞的手的时候,宋泞双眼一瞪,狠狠地甩开宋沅伸过来的手,用尽全身力气狠狠推开上前的宋沅,眼神流露出恐惧:“不要过来!恶心!瞧瞧你的身体,一具白骨!你根本就不是人!滚远点!”

    宋沅被推到在地,只见宋泞猛然转身,不顾一切地跑起来,低着头跑了起来,应是什么都看不见了。宋沅瞧见了宋泞的前方,脸一白,大叫:“阿……”

    只是话音未落,耳边便是刀尖刺入血肉中的声音,明明不是很大声,在宋沅耳边却是那么清晰,仿佛放大了无数倍。

    “啊!!!!”宋泞感受到了巨大的痛苦,眼前被一片血色所遮掩,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进去了,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在念着一个人的名字,“阿……阿沅……”

    你的阿沅什么都没有变,只是接受不了这个样子的阿沅。

    “到你了哦。”听声音,估摸是个少年。但宋沅什么都听不进去,身体开始剧烈地颤抖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看见少年把刀刺入自己的心脏。

    宋沅隐约看见,前方有一片火光,渲染了整片天空。蓝、白、赤三种颜色交织在一起,宋沅注意到了以前从来不在意的东西。火光越来越大,然后,宋沅只看见火,燃上了宋泞的尸体。

    最终,还是消散在天空之中,再也不见踪影。

    八

    墨多多的感冒渐渐好了起来,墨多多便带着宋沅和查理一起出去玩儿。

    “宋沅宋沅,吃不吃冰糖葫芦?你吃过吗?很好吃的!要不要来一个?”宋沅看着墨多多拿着一串红色的球递给自己,有些踌躇,但最终还是接过了男孩递过来的糖葫芦。轻轻咬了一口,墨多多便亮着眼睛问:“好吃吗?”

    宋沅嚼了嚼,觉得有点黏牙,但看见墨多多的神情,点了点头。

    墨多多见此,高兴了,笑着说:“那你得全部吃完!”

    宋沅手一抖,脸上的表情差点绷不住,然后咬了一口山楂,差点被酸死。查理翻了一个白眼,狠狠地用爪子拍了拍墨多多的脸,示意自己也要吃!

    墨多多被拍的脸一痛,压低了声音说:“我说疯狗太郎,在人家女孩子面前给点面子好不好!你不要脸,我还要这张老脸呢!”

    “你发春啊。”查理又是一爪子,“别逗了,你觉得人家看得上你?乳臭未干的小屁孩?才这么高,也好意思……”

    “好了!不许说了!切!这是面子的问题!面子!不是发春……等一下!我为什么要跟着你说这么下流的词语?不管了不管了,你要吃什么!”墨多多打断了查理,才不愿意让查理说出自己的身高!他可是要面子的人!

    然后,墨多多跟查理都买了一大包的东西——其实,都是查理要买的,墨多多只是一个负责拿的人。宋沅颇为无语地看着墨多多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道:“你感冒才刚刚好,干嘛吃那么多东西……要注意自己的健康好吧。”

    “诶……没事啦!吃不完还可以给你吃嘛!好东西一起分享?”宋沅黑脸,望着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一头黑线。这都什么玩意儿,吃了真的不会死人吗?

    如果再来一次,我不希望重蹈覆辙。

    那样的经历,实在是太痛苦了。

    回到家里,嗯……一人一骨头一狗开始消灭零食,导致墨多多和查理跑了很多趟wc。有一句mmp一定要说!!!

    入夜,墨多多睡得香甜,发出浅浅的呼噜声。宋沅坐在墨多多的床边,手开始握紧,眼神却越发坚定,在宽大衣袖所遮挡的地方,闪着寒光——那是一把匕首。

    宋沅站了起来,拿起匕首的右手朝墨多多伸去,就在刀尖马上就要触碰到墨多多的心脏处的时候,总是会被打断,这次也不会例外——宋沅的手忽然一痛,皱眉,定睛一看,是那只黑眼圈小狗。

    “走开,白骨。”查理松开了宋沅,宋沅也远离了墨多多,查理守在墨多多的旁边,露出雪白的牙齿来,“早就知道你不可信了。”

    “是吗?”宋沅冷笑一声,“墨多多已经沉浸在幻境里了,你又能如何?你难道能进入他的梦境里把他唤醒吗?不过你也不要担心太多,时间一到,墨多多自然会醒过来。”

    “看来你还存有几分善意。”查理冷哼,眼神依旧不友好地看着宋沅,特别是宋沅手里拿着的匕首。

    “不不不,”宋沅摇了摇头,笑道,“我可是心狠手辣的人……哦不,是骨头。你要知道,还剩下几分善良和心狠手辣是并不冲突的。”

    “就像墨多多对于dodo冒险队来说,他们非常重要,但是我同样也有重要的东西。”宋沅收住了笑意,冷冷地看着床边的小狗,寒光闪过,“原谅我。”

    话音刚落,宋沅便拿着匕首冲了上去。查理一惊,跳到一边,又窜上去,咬住宋沅的肩膀处,吼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能够原谅你!”

    “哎呀呀,你咬住的地方恰好没有血肉呢,你觉得我会感受到疼痛吗?”宋沅手中的动作却是没有慢下来半分,刀尖已经进入墨多多的皮肤,墨多多忽然脸一白,脸上流露出疼痛的表情来。

    “放开!!!!!”

    忽然,宋沅一愣,眸子迅速地染上恐惧,望着前方。查理皱了皱眉头,也望向前方,正是窗户的地方,窗户上,坐着一位少年,而少年手里,正是一根骨头,看见他们看了过来,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笑道:“宋沅,你的骨头在这里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