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白骨亦生·零
    九

    “骨……骨头?”宋沅狠狠地皱了皱眉头,握着匕首的右手微微有点颤抖,眼神炽热地望着少年手中的骨头,眼底开始浮现名为希望的光芒了。只是,令人绝望的画面也伴随而来,少年微笑着,指尖微微用力,骨头便化为粉齑。少年摊开手掌,粉齑便随着少年的动作落下,落在冰冷的地板上。

    “啧。”宋沅刚刚啧了一声,身体却不受控制地倒了下来,脸色一时间十分铁青——那是她的骨头,很不幸,是腿这一部分的骨头……而且,还是一只腿的骨头。

    宋沅这一跌,右手自然下意识地松开了,匕首却落下,就快要进入墨多多心脏处的时候,查理猛然一跃,咬住匕首滚到一边。幸好差不多(?)有惊无险(?)

    少年微微笑着,看着房间里这狼狈的,颇有风度地说:“宋沅,你可不能杀他哦。”杀死他白骨亦生怎么进行啊???能不能有点脑子???能不能让我好好地凑个字数???

    “可是……”宋沅刚要开口说话,却又被少年一下子打断了:“好啦,不要说话啦,就这样安静的待着吧?等待结果好吗宋沅?但是首先你得告诉我,为什么要得到他的心脏和你的白骨呢?”少年笑道,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出一根白骨来,放在掌心里,道,“你并不希望自己的骨头会化为粉齑吧?不然,你即活不下去又救不了你所爱的那个人——那个曾经深深厌恶过你的人。”

    宋沅身体猛然一颤,身子却不由自主地摊到在地,嘴唇颤抖着,这些话语已经在心里憋了许久了,但此时就是卡在喉咙里出不来——深深的恐惧,那段不堪入目的回忆,是宋沅到现在也不敢去想去体验。已经不想被厌恶第二次了,已经不想再来体验第二次了,太痛苦了。仿佛在地狱里挣扎,却怎么也爬不起来够不着那个人。

    最悲伤的还是那个人抬起脚来,脚狠狠地踩在你伸过来的手上,眼神是厌恶的、嫌恶的。可偏偏,这是你所爱之人,是你想要去保护一辈子的人——啊,真是讽刺啊……

    “我……”半天了才挤出一个‘我’字,宋沅闭上眼,仿佛陷入无穷的黑暗之中。少年看着这一切,这段最黑暗的回忆,便是宋沅成为白骨的那一天。情深义重,白骨亦生。情?也许宋沅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情,亦或者是一种执念,想要跑到那个人的面前解释一下。

    也许不会再出现了,也许已经进入轮回了,但宋沅还是想要把她要回来。代价便是用一颗血缘一样的心脏与白骨,白骨的要求高一点,必须是亲近之人。白骨首先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宋沅自己的骨头了。而心脏的话……宋沅的目光朝床上的人看去,无奈地笑了笑。

    “所以,她是谁?”少年收住了笑意,问。宋沅睁开眼,眼底是一翦秋水,水面很平静,是暴风雨来的前兆。宋沅低着头,半晌才憋出一句话来:“宋……泞。”

    “唉?居然是她?”少年笑出声,把骨头扔向了宋沅,宋沅一愣,伸出手,又停留在半空中。少年见此,笑道,“怎么啦?是不敢吗?”

    宋沅思索了一下,手快速抓住地上的一样东西——查理旁边的匕首,查理一愣,赶快反应过来,张嘴便咬住了宋沅,但宋沅什么也不管,猛然把咬住她的查理一甩,查理摔倒在地上,一时间无法动弹。宋沅抓住匕首连忙爬了起来,趴在床上,右手抓住匕首朝墨多多的心脏处捅去。

    这一切,才发生不过几秒钟。

    少年坐在窗户上,眼睛一眯,一道光闪过,宋沅却再也支持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匕首也随着宋沅的动作落在地上,发出“咣”的声音,在地上不停的旋转。

    宋沅眼神惊恐地看着自己的手,在手腕处,齐齐断裂。那双手没有生气地掉在了地上,比匕首掉在地上更惊恐。不过,却没有血液涌出来,那双手的皮肉一块一块掉落,不久便只剩两块掌骨。

    “你……”宋沅的头极慢极慢地转过来,眼神不可思议地看着少年,似乎想要说话,但因巨大的恐惧反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匕首还在旋转。

    查理也是愣住了,刚才还没有反应过来,宋沅的双手便被人给砍掉了,看着宋沅狼狈而恐怖的样子,查理咽了一口口水。妈啊,这都什么事儿啊……

    “阿……阿泞……”宋沅还在念着一个人的名字,就是因为这个人,墨多多差点丧命。宋沅干枯的眼睛里,出现了一粒晶莹剔透的珠子,顺着脸颊滑了下去,接着,再也无声地落在地板上,化为碎片。

    “宋沅。”少年看着哭泣的宋沅道,轻声叫着宋沅,“我想跟你说说宋泞的故事,听我讲吗?”少年顿了顿,眼底仿佛有愧疚之意,“可以吗?”

    宋沅轻轻地点了一下头,低着头,但那断了线的珠子依旧依旧没有停止落下。

    十

    与宋沅相遇,是在冬天。

    那时候,正好雪大片大片地落下,轻声地落在宋泞的伞上。清晨的依稀天光里,只看得到漫天的雪花飘转落下,而宋泞的衣裙在风中飞舞。

    宋泞在大雪中看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笑道:“这么冷的天,只穿一件衣服?”

    女孩闻言看去,清晨中,一个打着伞的少女从光那边走来,簌簌的雪花落满了那一把伞。而伞下的眸子,微微带着笑意,正俯视着她,轻轻伸出手,那双手修长且白皙,是一双养尊处优的双手。

    “没衣服可穿,有一件衣服算不错的了。”女孩没好气地回答了宋泞的话,别过头,一眼却是都不想再看见宋泞了。

    “噗,看来你还蛮有趣的哟。”宋泞打着伞蹲了下来,伞微微倾斜,挡住了落在女孩身上的雪花,道,“说句狗血的,你跟我走吗?当属于我一个人的妹妹。”

    “当你的妹妹?”女孩挑眉,道,“不要。”

    “唉?为什么?按照剧情来说,你不是应该答应的吗?”宋泞微微皱眉,道。

    女孩不说话,却抬头看着伞,凌厉的风雪息止了,伞下的气息温暖宁和,是从来没拥有过的温暖。如同黎明曙光之中的阳光。

    “怎么了?冷吗?需要我脱下这外套给你穿吗?看看你,手脚都冻得紫红紫红了,真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宋泞蹙眉,伸出手,轻轻握住女孩的手。宋泞因为身体不好,手也没有什么温度,女孩的手也是一样。但是握在一起,却渐渐有了许温暖。

    女孩一愣:“能活下来就不错了,还乞求什么温暖呢。”顿了顿,又道,“我估计活不过这个冬天了,为什么今年的冬天那么冷……?”

    宋泞什么也没有说,轻轻抱住了女孩,头抵在女孩的头顶上,道:“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有了一个人的拥抱,就不会冷了。对吗?”

    女孩没有回答宋泞,在宋泞的怀中轻轻睡着了。

    半晌,宋泞已经在保持着这个动作。伞放在一边,雪花也簌簌地落在宋泞的身上,但宋泞把女孩保护的太好了,一点雪花的影子都没有落在女孩的身上。

    宋泞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位少年,笑道:“你快要死掉了。”

    “我自然知道自己的身体能坚持多久了。”宋泞淡淡道。

    “所以?你想要找一个替代品代替你死掉吗?”少年撑着伞,往后退了几步,雪落得更猛了,宋泞已经开始咳嗽了,但在用力不让自己咳的很大声,唯恐吵醒了怀中人。

    宋泞没说话,不知道是不是咳嗽的原因还是不想回答的原因。

    “唔……看来你很喜欢你的替代品呢……”

    宋泞听得烦躁,忍不住叱道:“闭嘴!你烦不烦人!我喜欢谁又关你什么事情?你以为你家住在马路上?什么闲事都要管一管?”

    被吼了少年的表情也没有多大变化,少年手一动,伞开始转起来,落在伞上的雪花被卷出去了,四处飘散:“宋泞大小姐,你就不要再自欺欺人啦,比起喜欢一个女孩子,也没有自己的命重要吧?毕竟……像宋泞你这样的人,从小就没喜欢过谁,一直都很排斥你的朋友。”

    “因为,她们身体比你健康,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做的比你好——所以,你嫉妒了,非常嫉妒。非常讨厌比自己更好的人,对吧?现在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人,她却要死掉了……开心吗?”少年轻笑,停止了动作,伞也停止了动作。

    “那我将会在她最后的几个月生命之中,好好地爱她。”宋泞神色冷冷的,眼神冷漠,抱起女孩来,再次微微弯腰,捡起了那把伞,朝风雪之中走去,留下少年一个人。

    “……”少年没说话,半晌,才笑道,“你会后悔的,因为她真的什么都比你好~”

    回到家里,宋泞帮女孩洗干净了——很漂亮,肤如凝脂,的确是很美的女孩子。宋泞的手抚上女孩的脸颊,轻轻叫醒了女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神色冷漠,略带不耐,但因为宋泞很温柔,还是压下自己的不满道:“从我开始逃亡的那一刻起,我就忘记了我的名字。与其记一个什么都没有用的名字,还不如记昨天我吃了一个香喷喷的包子。”

    “哦,那真遗憾。嗯……就叫宋沅好了,我姓宋,名泞。你就叫宋沅。”

    宋沅呵呵哒:“那还真谢谢您的大恩大德了,真是狗血。”

    “不要瞎说,想来一点更狗血的剧情吗?你的名字是这样来的……”

    “闭嘴。”宋沅说道。

    宋泞道:“好好好,闭嘴就闭嘴,你还是睡觉吧。”

    宋沅睡之前看了宋泞一眼,便睡下去了。

    后来,宋泞是真的非常不喜欢自己捡回来的‘宋沅’了。

    从那之后起,宋沅像变了个人似的。

    什么都比她好,会讨父亲的欢心。

    而她只能待在冰冷的房间里,等着管家小姐把很苦的药端来。人生本就已经那么苦了,还要喝这么苦的药,更加的苦了。还有宋沅……那个令人讨厌的家伙。

    即便宋沅天天来找她,讨她欢心,回不去的终究是回不来了。宋泞开始极度厌恶宋沅,她喜欢的是什么?为什么当初喜欢宋沅?而不是现在这个活泼可爱的宋沅?

    后来,宋泞终是死掉了啊。

    她忽然想到,她想要的是——当初女孩身上的孤独感,仿佛看见了自己。那样孤独地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关心,没有人爱护,只有在自己的立场上来责怪别人。

    她当然知道宋沅,她的阿沅什么都没有变,人是没有变,但是……总有一些东西改变了。

    那些东西,是阿沅特有的。

    阿沅并不善良,并不像现在的宋沅那么善良。所以,她觉得,阿沅变了,被一些坏人抢走了,坏人就是眼前站着的‘宋沅’。

    “阿沅。”

    想要的,只有当初阿沅的孤独感,现在,却是怎么也得不到了。

    很享受这种孤独。

    世界很安静,宋泞可以牵着阿沅的手,阿沅也会紧紧的握住她的手。

    零

    墨多多缓慢地睁开眼睛,入眼的却是一片黑暗,雪花从天而降,照亮了空间。墨多多发觉,他的对面,跪坐着一个人——是宋沅。

    宋沅见他醒来了,笑道:“多多?”

    “宋……宋沅?”墨多多有些不确定地开口,问道。

    “是啊,是宋沅。”宋沅抬起手来,用衣袖遮去了齐齐断裂的手,道,“谢谢你,同时也要一句对不起送给你。”

    “我……我刚才看到你的缩小版,那……那是你的记忆?”

    宋沅道:“算是吧,因为我也不记得了。你看到的是那一段阿泞被杀的记忆吗?”

    “呃……是的。”

    宋沅道:“哦,是今天记起来的。真是很抱歉,在梦里,应该会很痛的吧?”

    “宋……宋沅,你在说什么啊?是有点痛,但是这点痛应该不算什么的吧?要说一句肉麻的话,心里的伤才是真的痛。”墨多多用手指骚了搔脸颊,“记忆里面的你,很痛苦呢……要是我,也想忘了这些记忆。”

    宋沅面无表情:“是很痛,但是痛着痛着就习惯了,这样总比本是身处黑暗之中有人把你拉入光明,享受光的温暖,却又开始依赖的时候,把你打回黑暗承受痛苦好太多了。多多,谢谢你帮我点上短暂的光,谢谢。啊,时间快到了,不想说再见了,反正这也不是很美好的回忆……嗯……祝你幸福。”

    墨多多还没有开口,突然一阵剧烈地颤抖,空间在塌陷。先是墙壁,再是地面。墨多多看见自己所在的地面塌陷,自己还可以浮空站着惊呆了。

    宋沅朝他微笑,却坠入黑暗之中。

    再也不见踪影。

    “阿沅会怎么样?”

    “在黑暗之中享受记忆的痛苦,关于你的哟~”

    “……”

    白骨亦生·完。

    好了!!下一篇我要写婷婷了!!!!

    至于名字……还没有想到!!!

    挥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