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白骨亦生
    宋泞被插了一刀之后,眼睛染上了一片血红,看不清世界,手粘着黏糊液体,努力地向把空气中的某个东西握拢,但一些东西终究是在宋泞的指尖之中溜走,正好与宋泞的指尖擦手而过。再也抓不住了,她的阿沅。

    “阿泞!阿泞!”耳边忽然响起阿沅叫她的名字的声音,宋泞想去看看,看看那张熟悉又不熟悉的脸,却怎么也看不见,已经没有力气再看了。不过,想也知道,那绝对不是阿沅了,是‘宋沅’。

    “其实,真正的宋沅是被你给抹杀了吧?”这个声音听得清清楚楚,宋泞猛然地睁开眼睛,入眼的不是一方火海,而是一片黑暗。又是这样……又是再一次的,坠入了黑暗之中啊……

    刚才那句话……宋泞坐了起来,望着这双手,手很白皙,骨节分明,指甲微微透着青光。所以……这双手做了什么?宋泞并不明白,阿沅,是被自己给抹杀的?不可能,她那么爱阿沅,怎么可能抹杀掉阿沅?一定是在说笑了……但是,但是心里总是莫名其妙地认为这是真的……

    “宋泞。”宋泞一愣,闻言朝身后看去,是曾经见到的雪地里的少年。和之前一样,也是撑着一把伞,不过这把伞绣着蔷薇花,分外好看。此时少年正站在伞下对她笑,眼一眯唇一抿,这笑容足够蛊惑人心。

    “是你?”宋泞蹙起眉,不满地看着伞下的少年,抓着衣裙的手却是紧了一紧,不满的背后带着不安,道。

    “当然是我呀,不然谁把你救回来的。”少年微笑道,却是不动声色地离宋泞又进了一步。

    “……你早就知道了我们会死?”宋泞闻言冷冷地看着少年,但一想到少年是自己的救命恩人的时候,脸色僵硬,却不知道此时该用什么表情用什么语气来对自己所讨厌的救命恩人说话。

    少年又转起了伞,略歪头,可爱地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贝牙齿:“对呀,但是不能做什么呀,星图会重新组装,改变原来本该发生的事情呀。我可不敢这样做,最多也就是把你的灵魂给带到这儿来了。别瞎想,我可不是什么神秘**oss,我就是一个打杂的。”说到这儿,少年的神色又忍不住暗淡下去,“先不说老板脾气不好还抠门,每天布一大堆任务,又不给加班费,还要被嫌弃,说我一身汗臭味。还总是怼我,我简直比窦娥还冤!”

    “……”宋泞看着少年的眼神一时间有点无语,怎么就突然抱怨上了?

    “好了,不扯别的了。”少年严肃起来,道,“我就问你一次这个问题,你听好了——你愿意救回你所喜欢的那个‘阿沅’吗?”

    一字一句通通砸在宋泞的心尖上,宋泞的心灵颤抖了一下。她所喜欢的‘阿沅’……?可是,无论怎么做,原来的阿沅还是不会回来了吧?不如……不如就让害死阿沅的那个人……生不如死好了……

    这只是一个借口吧?你又怎么知道那个‘宋沅’不是你的‘阿沅’?说到底……只是为自己的贪生怕死找个冠冕堂皇的借口罢了吧?一个喜欢的人,跟自己的性命比起来……又算什么?说的好像救回了她以后会回头看我一眼一样。

    无论是贪生怕死还是憎恨,这些都已经不再重要了,我已经很累了,已经不想再救回阿沅了,活在我的心里便好了……春天来了,我似乎抱着一具尸体,把什么东西永远地遗忘在了冬天。

    在那个雪花纷飞的冬天,在依稀的天光里,我转身把她遗忘了。

    似是已经习惯了谎话,再也不理我,我曾经所喜欢的那个人……

    “我……”宋泞低着头,指尖微微泛白,似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道,“我……不愿意。”说这三个字似乎分外艰难,宋泞说完之后松了一口气,又低头看着自己的说,问:“是……是我杀了阿沅?”

    “唉?话也不能这么说,宋沅毕竟从来就没有活过的嘛。”少年语气倒是轻松,“我想你也知道了,你所讨厌的那个宋沅,只是一具留着阿沅逃亡之前的性格的……嗯……傀儡罢了。”

    “原来阿沅在逃亡之前的性格是这样的?”宋泞倒是一愣。

    少年不解:“不然你以为是如何的?难不成是宋沅天生性格就是这样的?这样的性格,应该是经过了很重的伤痛和悲伤所导致的吧?她认为,世界抛弃了她,从一开始,宋沅就是孤独的,只是一直活在那些人为她所编织的梦境罢了。”

    “……”宋泞沉默了一下,问,“‘那些人’?”

    “哦!就是想要把宋沅抛弃的那些人啊。”少年道,“后来哪里着火了,就像你家着火了一样,也是这样,火光染红了这片天空,分外美丽,如同一幅画卷。但无一生还啊。后来,那些人开始追杀宋沅,以为只要把宋沅杀了,这样的噩梦就会结束了。”

    “但宋沅什么都没有做,只是一个普通人。在你遇到她之前,便是‘情深义重,白骨亦生’了。只是[遗忘]了很多的东西,不然你以为宋沅是怎么活下来的?但是后来,宋沅还是死掉了,执念消除了,你知道她的执念是什么吗?便是‘我希望世界上有人爱我’这种东西啦。”

    “不过宋泞小姐先恭喜你一下,在宋沅睡着了之后,阿沅便入了轮回,再也找不回来了。所以,后来你才会如此厌恶宋沅吧?甚至想要她去死?”

    宋泞身体一颤。

    “不过我还是答应宋泞小姐的要求好了,毕竟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