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雨降
    第三卷重置,每一章为一个短篇,每一个短篇来自一首歌。——坂本真绫,雨が降る。文章内容全是作者天马行空自己的理解,不要代入坂本小姐姐,最后表白坂本真绫小姐姐,她真有钱。欠上的元旦章节。

    第三卷正式改名为「超越边界」,原名「花开并蒂」,是糖是玻璃渣自行体会。

    正文—

    「零」

    珠玑而下的雨花,绽开夏日荫丛间飘忽的柔声,蘸着晶光的绿叶在阳光下似乎是如洗的帘幕,清脆的在枝头摇曳着。闭上了眼睛,又能听到些什么,那个夏日一成不变的蝉鸣,泥泞是被什么人踩过,有些稠,上面迸溅着细雨。虽然雨是哗哗的,但与往日不同,今天的她是以往夏日没有的温柔,沾衣却不湿,小心的飘在空中,又化作白雾弥漫开来,朦胧感映照着不起眼的角落。

    只是,天开始灰蒙蒙起来,再是阴暗……空气压抑的简直让人抬不起头来,躁动浮动在微微润湿的空气里,雨珠似是毫不厌倦的。叮叮咚咚——叮叮咚咚——

    “今天的我,已经比昨天的我,强大了许多!”

    有一句话穿破了雨幕来袭,冰冷的气息席卷了夏日里的凉爽,渐渐被冰冷包围的屋子少了一种感觉,似乎是说不清楚的感觉,只是再也体会不到了而已罢了。只是没有一袭明黄色来点燃整个世界了而已。只是再也见不到你了而已……

    下雨了,雨淅淅沥沥的。我站在窗前,窗户已经被雨珠打的看不清楚了,天开始阴暗起来,世界开始变得扭曲起来。轻轻将手放在窗户表面上,亲近来自天空的冰冷气息。

    “我今天看见唐大佬和你家女神在约会呢。”门外传来了声音。

    唐大佬就是在圣斯丁为非作歹、为所欲为的一个大佬,家里有钱有矿,有颜有身材,有实力,是我怎么也比不上的。不过重点亦不在这里,而是我家女神。

    怎么可能会喜欢唐晓翼,咳咳也就是以上所说的那个大佬了,我怎么可能会喜欢唐晓翼呢?(小声)再说了唐晓翼不是个gay么?说这话的我也半斤八两,我喜欢我女神。准确来说,应该是暗恋,可能连暗恋也算不上,毕竟女神可能都不知道有我这个人。

    顺便一提,自家女神就是一个玛丽苏的存在。有颜有身材又有实力摆在那边,家里有钱有矿,一笑简直可以让男人跪在她脚下舔(哔——)她。

    可惜啊可惜,但是呢,虽说是约会,但是唐大佬压根不喜欢她。(小声)现在不都是女女、男男了吗?我并不相信像唐大佬这样的人会是一个性取向正常的男人,说实话我并不是一个腐女……只是喜欢下雨,喜欢……

    看着那个女人,从高高在上,从她自认为「神坛」的地方拽下来。

    这应该是我……最喜欢表达爱意的方法了。

    「壹」

    明明可以想见,雨一直下,可你什么时候能明白,痛苦,难受,那种瞬间不会有第二次,静待彩虹……

    —

    与唐晓翼相遇的时候,是在一个下着小雨的天气。自从我传来这所学院之后,开始不断的下起雨来了,是那种小的要死又连绵不断的雨,实在是令人厌烦了。

    唐晓翼的身边可谓是“花团锦簇”,“美不胜收”。各有各的特色,贫乳……***……身材好……身材不好……气质好……气质不好……和唐晓翼相遇,并不是意外,也不是“巧合”,更别说任务。

    只是……

    一个陪衬罢了。

    少年轻轻拉住了我的手,我扭头看了少年一眼,少年微怔,笑了笑,松开了手:“不好意思,就是出于身体的条件反射吧?”

    我并没有回答少年,只是低着头看了看被少年所触碰到的地方,那里似乎还残留着少年掌心带来的余温。

    “嗯?你怎么了?”少年挣脱了“花团锦簇”的包围,似乎是关心地探头过来问道,顺着我的目光看过去,忽然笑了,“哦哦,是因为我碰过了?”

    我摇了摇头,似乎将手若无其事地放了回去,抬头与少年的目光碰撞在了一起,眼是带笑的,可眼底是冰冷到极致的。我并不明白,我是哪个举动惹了面前的少年不高兴,但有些人和一些人一见面就互看都厌烦,这不是很正常的吗?看来我就是这样的幸运……

    如此一想,我似乎想通了什么,朝少年微微颔首,与少年错开,并不敢回头看。与一个顾盼生辉的少女擦身而过时,听见了一个轻飘飘的声音:“唐……淮……雪……”

    唐淮雪?我想,应该是淮河的淮吧?本能地对这个名字产生了反感,只是这种感觉一闪而过。

    来到新的教室后,不出意外地,我又将成为一个透明人了。忽然感觉到一道炽热的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我下意识地看了过去,正是被我认定为顾盼生辉的少女。

    她似乎看见我的目光了,勾出了一个算是讽刺的笑容,起身,不顾讲台上老师惊恐的目光,来到我的座位旁边,拉起我对着老师笑了笑:“这位同学不舒服,我带她去一下医务室,怎么样,老师?”

    老师先是微怔,后点了点头。我不禁感慨有钱就是好。

    “走吧。”少女扶起我来,快速把我拽出教室外。我并不想挣扎,我只能臣服于金钱底下了。

    少女快速地走着,拉着我的手竟隐隐地出汗了,我听见她破碎的声音:“你是不是遇见他了?听我的话,离开他……”

    “顾吝,你这是去哪里?”清脆的声音突兀的响起,少女的身形猛然一顿。

    我也看了过去,一身明黄色十分亮眼,栗发凌乱。

    此刻正慵懒地靠在门口,想起来这应该是他的教室了吧。少年抬眸看去:“顾吝,现在应该是上课的时间吧?”

    “她、她不舒服,我带她去医务室。”顾吝看了过去,拉住我的手忍不住紧了一紧。

    少年挂上了似笑非笑的表情:“是么?既然身体不舒服的话……那你就带她去吧,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下次再见的时候,介绍给我如何?”

    似是没听见后面这句话,顾吝拉着我赶快走了。

    “……顾吝同学?”我有些跟不上顾吝的脚步了,少年生的极为好看,只是不明白她怎么会这样害怕少年?

    顾吝猛地停了下来,看向了我:“听我的话,不要和他见面,知道吗?你知不知道?听进去了没有!你为什么要来这里?”

    “听你的语气,你是认识我了吗?”我没有回答顾吝的问题,反问。

    “是的,我认识你。只要你不和他见面,我就告诉你一切。”

    这是我晕倒前听见的最后一句话,视线开始模糊起来,看见了顾吝和一个明黄色的身影纠缠不清,我伸出了手,忽然有一双温暖的手握住了我的手,避免了我摔倒地板上的悲剧。

    “唐淮雪,你让我……可怎么办呢?”

    少年发出了低低的笑声。

    「贰」

    唐淮雪,唐家的小姐,只是不同的是,唐淮雪是送来给刚出生的少爷冲喜的。有人说,唐淮雪命很好,不如将这命格给唐家的少爷如何?

    被夺去命格的唐淮雪,因唐家为了感谢这个人,便把她和少爷一起作伴,一起成长。说的好听也算是一个小姐,说的不好听……真是什么都有。

    但是唐淮雪的表情,向来只有一种——笑容。似乎是神明在创造她时,只给了她笑容这一种表情。唐淮雪给年幼的唐晓翼念书,唐淮雪也就给唐晓翼讲一个故事——龟兔赛跑。

    “为什么乌龟跑得过兔子?兔子怎么可以睡得那么久?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呢?”

    唐淮雪轻轻的笑了:“连命格都可以夺去,为什么乌龟就不能跑得过兔子呢?”

    “我不明白,就像我与命运赛跑一样,不管如何,我会超越命运的。”

    “要是……命运在世界的边缘上呢?”

    小小的唐晓翼抬起头来,一字一顿地道:“那我便超越边界。”

    唐淮雪笑了,摸了摸唐晓翼的头顶:“超越想象,想象之外是什么?晓翼知道吗?”

    “不知道,所以你能告诉我吗?”唐晓翼抬眼看去。

    唐淮雪摇了摇头,在依稀天光中,有雨珠落下,打破了唐淮雪的笑容。在阴暗的环境下,唐淮雪显得冷漠。

    “有的雨不会因为你的不满而停止,那场雨会阻挡我与你相见。若是雨后出现了太阳,会怎样?”

    唐晓翼略一思索:“会出现彩虹?”

    “是的。若是有一天,我消失不见了,请你踏着彩虹来找我,带我回家,如何?”

    这是唐淮雪第一次向他提出一个要求来。

    “这么简单?行啊。”

    不过,他想的是——唐淮雪怎么会消失呢?她会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的。

    但是有一天,唐淮雪真的消失了。

    唐家的仆从问他:“唐淮雪是谁?”

    唐淮雪走了以后,难以见到的太阳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再也不见雨珠落下了。

    我找不到你了……

    到底回不回来?

    为什么不回来?

    等待了多久的雨……终于回来了,也在这烦躁的空气中,相遇了。

    但是……你经历了什么?

    他们忘了你……你也忘了我与他们?

    忽然,有一个少女闯入了他的世界当中,拿着一把美工刀架在他的脖颈上,冷声道:“你把我的淮雪藏在哪里去了?”

    “想要她回来吗?那就答应我一个要求吧……”

    后来,少女才明白过来。

    不是唐淮雪自己消失的,是唐家少爷将她弄消失的。

    “晓翼希望我离开?哦哦,是因为我待在这里太久了?”

    ——“哦哦,是因为我碰过了?”

    “我要离开的要求……那就是彩虹与「遗忘」。不知唐晓翼,你,给得起吗?”

    痛苦……难受……

    明明有着这些情绪,为什么不爆发出来?是因为……你只是想要我看见你好的一方面?

    为什么顾吝害怕少年?

    这些答案……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我想要的是……

    你能回答我吗?

    我想要的不仅仅是想象之外,以及……梦想之外,全都要。

    “那么,你的愿望,你的梦想,又是什么呢?”

    我转头看去,拿着一把伞,撑了开来,说道。

    “明明可以想见,因为这场雨的阻挡你我,我将永被排除在想象之外。”

    那是你的再见……?

    实在是太安静了啊……

    再见。

    跳动的水滴,在脚下消失。

    没有彩虹,没有痛苦,没有难受地,走向了想象之外。

    「叁」

    你改变着一切。

    现在,去超越想象吧,你说过的,要与命运追逐,并且超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