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谎言
    撒谎——初音未来,对你撒谎/你的,君に嘘。全都是自己的理解,新年祝贺章节,仅「落入暗夜」有。反复无常和颖梦月缘均没有新年祝贺章节。

    反复无常重置。剧情发展成什么样随缘。

    在此提前祝各位新年快乐~

    正文—

    「零」

    全部都是,唯有对你撒的谎,温柔的余音渐渐消散,如果哭着求你留下,如果那样的话,会与现在不同能留在你身边的吧。

    自己本身,就是由「」铸造而成的。

    所有人对于灺桥的印象,大约只有一个方面。

    这人十分不靠谱,相信灺桥的证词都不如相信母猪的证词。

    对于自己的家世,灺桥只说了一句话。

    从天上掉下来的小仙女。

    所以灺桥这般自恋、不要脸,若不是这张脸还有可取之处,早就被逐出宇宙去了。

    灺桥的名声大噪,就算没见过她也知道了她的名字。

    灺桥这种人,只要稍微有点脑子的人就知道不必理会。所以一切的生活还算正常。

    直到——灺桥在唐家后花园与唐家少爷相遇的那一刻起,一切就已经注定了。

    「壹」

    唐少爷年仅十岁,而灺桥已经十九岁了。二人相差了九岁,就意味着灺桥有足够理由可以去戏耍这位“小朋友”了。

    但是灺桥意外地没有任何行动。

    大概四五月的时候,唐家后花园种了几颗樱花树,开的正是烂漫。

    灺桥就靠着樱花树看着坐在树下读书的少年。

    随便读了几句,少年的目光已然飘向了围栏外面的世界。

    灺桥轻轻瞥了少年一眼,笑嘻嘻地开口:“小少爷,你的读书任务还没有完成。”

    少年剜了她一眼,清了清嗓子,是一副好的少年音:“你不是说你肚子痛,不能陪我读书吗?我瞧着你这副样子也好了大半,过来,读几句看看。”

    灺桥忽然脸色一变,身子一阵无力,靠着树滑了下去,身体颤抖着:“我……”

    “……你、你不会是装的吧?”少年一怔,看着灺桥和脸色发白,虽嘴上这么说,还是靠了过去。

    少年特有的清新味道萦绕在鼻尖上,灺桥捂着肚子,面部一度扭曲:“你、你听我说……我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完成,你、你要帮我啊……”

    “你到底怎么了啊?你等着,我、我去给你叫医生过来。”少年被灺桥急的逼出了哭腔。

    灺桥却抓住了少年的手,摇了摇头:“不要叫医生过来,千万不要,我不希望我这幅样子被他们看见!”

    “你……”少年咬了咬唇,“你的心愿是什么?我帮你完成!”

    “你凑近点。”灺桥似乎是忍着剧痛说道。

    少年听话地凑近了。

    灺桥的唇瓣靠在少年的右耳朵,轻轻说道:“和你结婚。”

    “?!!”少年一阵羞怒,直接推开了灺桥,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啊哈哈哈……”灺桥看见少年这幅样子,仰天大笑。

    少年气的涨红了脸,一时间手不知道放在那里,看见灺桥笑成个猪样,怒道:“很好玩?”

    “当然好玩了,你知不知道你脸红的样子有多……啊哈哈!!”

    “闭嘴!!!”

    新年将到,灺桥不知道发了什么疯,非要在新年的前一天拉着少年去放烟花。

    然而被少年用一句话给堵了回去:现在法律规定不可以放烟花。

    灺桥却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把少年拉到天台上,忽然在二人对视之际,天空绽放出绚烂无比的烟花。

    少年的脸庞被烟花渲染的五颜六色,同时掩盖了灺桥眼底的情绪。

    在烟花炸开的几分钟后,依然在持续着。

    灺桥轻轻缩短了与少年之间的距离,用一种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轻轻说道:“我喜欢你哦,唐晓翼。”

    然而少年抬眸看向了灺桥,灺桥眼底的情绪,并没有希望。

    所以她一早就知道了,少年是不会同意的,更不会接受这份本不该存在的感情。

    烟花消失了,气氛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

    “灺桥,你知道你对我说过多少的谎话吗。

    “我已经无法接受这样子的灺桥了,原本我以为灺桥只是喜欢捉弄人而已。

    “后来发现不过是我的「错觉」。

    “什么喜欢啊,什么爱慕啊,都是来骗我的吧?我已经无法忍受了,你什么时候才能对我说一句真话呢?

    “这辈子都不可能了吧。”

    灺桥不知道少年是什么时候离开天台的,也不知道烟花是在什么时候结束的。

    原本她以为,只要在这一刻,轻轻说出来就可以了。

    若是听见了,她会说这是一句谎话的。

    若是没听见,那就当她没说过好了。

    可是,为什么会以为这是一句谎话呢?

    「贰」

    灺桥,是一个私生女。

    她亲眼看着她的母亲带着她去父亲的家里,想要为灺桥争取到一个家。

    但是灺桥看见,她的父亲抱着一个美娇妻,狠狠地推开了她的母亲。

    灺桥沉默不语地扶起了母亲,母亲倔强地推开了灺桥,磕头。

    希望他带走灺桥,给灺桥一个家。

    这个时候美娇妻说话了,她说,要他们收留灺桥也不是不可以,但毕竟是一个人,以命换命,就拿你的命来换灺桥的幸福生活好了。

    灺桥看着自己的母亲撞墙而死。

    那时的灺桥也是十岁,看着亲娘死去,却无动于衷。

    就连葬礼也没有。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灺桥喜欢开始说谎了。

    她讨厌一向追求「真相」的人类。

    她讨厌一成不变的生活。

    她开始阿谀奉承有权有势的人。

    她失去了「自我」,但依旧很开心。

    原本她以为,世界上的人类只会有一个样子的时候,很不巧,遇见了唐家的少爷。

    即便相差九岁,她也不在意。

    她对少年说过无数的谎话,撒过无数的。

    但只有这一句是真的。

    「我喜欢你哦,唐晓翼」

    灺桥在天台上待了很久。

    东方吐白时,光照在了渐渐失去生机的脸庞上。

    那是——灺桥啊。

    「叁」

    我想了好久,如果把我的喜欢全部都抛给你,你一定会很辛苦的,就这样还没有决定好答案,就迎来了明天。

    就这样,告一段落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