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特殊番外·年
    「壹·祝福」

    粉色的雪花轻轻落下,组成一幅极其不可思议的图案。此刻有火红的灯光照耀下,竟把冬日照出一种朦胧的温暖感。

    屋子里,有烟雾从烟囱里喷出,和雪混为一体。

    桃花心木桌上整整齐齐地摆着几颗晶莹剔透的珠子,有着暗红色长发的女子和栗发少年面对面地坐着,数了数,恰好三颗。

    温暖的颜色映在二人的脸庞,就连轮廓都温柔了不少。

    栗发少年似是恶趣味地轻轻朝其中一颗蓝色的珠子吹了口气,蓝色珠子立马朝女子那边滚去。忽然一根骨节分明的手给抵住了,蓝色珠子停止了行动。

    “dodo冒险队去买东西了……这里就我和你,我都已经快无聊死了,能不能体谅一下我的心情?”唐晓翼生无可恋地道。

    祸泠把珠子给推了回去,回归原位:“又不是不可以……”

    “亚瑟特地说过,新年谁也不可以动任何电子产品。”唐晓翼严肃脸,“难道你想看见亚瑟对我失望吗?”

    祸泠沉默了几秒,道:“所以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打电话给一个人,叫她过来,你不会介意吧?”唐晓翼带着诚恳的眼神望了望祸泠,一脸真诚。

    祸泠:“……”

    “不介意……”祸泠艰难道。

    “ojbk!就这样说好了哦!”唐晓翼笑了,笑成个二傻子一般,随手拿起座机按下了几个键,“喂喂喂?是墨凰小可爱吗?!这般如此……如此这般……”

    就这样讲了半个小时,唐晓翼打了多久的电话,祸泠就托腮看了窗外的雪多久。

    看的祸泠眼睛酸痛之后转头过来忽然撞上了唐晓翼亮晶晶的眸子。

    祸泠:“???”

    “其实突然发现,你的脾气也不错啊!”唐晓翼一拍桌子,桌子上的珠子一咕噜地就掉了下去。

    祸泠:“……”

    “谁会来?”祸泠看着唐晓翼忙不迭地捡起掉在地板上的珠子,问道。

    唐晓翼拍了拍珠子,道:“啊啊,这个嘛,我家的几个人,唐墨凰和唐淮雪,相信我,说不定你们也许有共同话题呢?反正都已经这么无聊了,不如……?”

    唐晓翼朝祸泠挤眉弄眼。

    “哦,嗯好。”祸泠点了点头。

    “笃笃笃——”

    有人敲门!

    唐晓翼当即冲了出去,**着脚就开了门。

    外面正下着雪,一顶柔软的红色帽子轻轻覆盖住了唐墨凰的柔软发丝,小脸被冻得微红。唐墨凰身后站着一位有着水蓝色头发的女子,柔和的目光落到了唐晓翼的脸上,水蓝色发丝上点缀着点点雪花。

    “快进来吧!”唐晓翼侧身,让二人进去。

    一进去,暖风扑面而来。唐墨凰拍了拍落在帽子上的雪花,走了进去。发现房间里还有另一个人。唐墨凰朝那人颔首,祸泠也回敬。

    唐晓翼发现唐墨凰手里提这个白色的袋子,笑眯眯地问道:“一定是给我的新年礼物?”

    “裙子,你穿?”唐墨凰瞥了唐晓翼一眼。

    唐晓翼:“……”

    唐淮雪这个时候说道:“这可不是给你的,觉得晓翼可能还有别的女伴吧,就想着买了一件裙子,听说能够带来好运,也算是我们给她的一个祝福。但是——晓翼若是感兴趣的话,可以穿啊。”

    唐淮雪笑眯眯的。

    唐晓翼:“……”

    唐晓翼突然把目光放到了正在玩珠子的祸泠身上:“听见了吗,专门给你的,快去试试吧!”

    “……?”祸泠停下了玩珠子的动作,“不是说给你的吗。”

    “谁说是给我的!给你的!快试试吧!”唐晓翼一脸兴奋。

    祸泠道:“不试。”

    “能带来好运的你都不试试?!”

    “不试。”

    唐晓翼一拍桌子,祸泠没抓稳珠子,珠子又咕噜地滚了下去。唐晓翼不过没去捡,道:“你要是不穿,那这个年我陪你过了,明年岂不是要倒霉?”

    祸泠:“……”

    请不要瞎说。

    最后,祸泠实在是忍受不了唐晓翼的软磨硬泡,提着袋子上去换衣服了。

    唐晓翼一脸欣慰地看着走上楼的祸泠。

    唐墨凰突然开口:“你不会喜欢人家吧?”

    “不喜欢,只是因为亚瑟不在这里而已,不然秀你一脸的狗粮。”唐晓翼白了唐墨凰一眼,“来这里都不给我买衣服,小时候白养你了?”

    唐墨凰冷哼:“给你买衣服?一年下来你换过几次衣服?每天都穿一样的,买了不一样被你扔到衣橱的角落里,我的闲钱可没有这么多。”

    唐淮雪轻轻推了唐墨凰,道:“她下来了。”

    唐晓翼抬眸看去。

    祸泠带着一抹很奇怪的笑容,红带子扎着马尾,留出了很长的一截,飘起来特别好看。

    宽大的衣袖,薄纱层层叠加,还挂着一个中国结,露出了锁骨,衣裙上绣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龙。

    陪着祸泠的脸,居然有一种妖异的美感。

    唐晓翼差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天哪,不对,我怎么觉着,你想打我?”

    “……被你说中了。”祸泠立马沉下脸。

    唐淮雪这个时候打圆场:“其实,不错的。真的。”

    “比唐晓翼穿上好看多了,给自己一点自信,相信能够打败唐晓翼。”唐墨凰也安慰了祸泠一句。

    唐晓翼:“……”

    果然在欺负这里只有他一个男生吧?!

    祸泠淡漠道:“给执明打个电话吧,叫她帮水雾买一件衣服。”

    “……”唐晓翼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你要干啥?”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快点吧,执明一定会很乐意的。”祸泠走了下来。

    唐晓翼撇了撇嘴,拨了执明的电话。

    “喂?执明啊。”

    “……我还以为谁给我打电话祝贺,原来是你啊,我要挂电话了。”

    “等等等!!!”

    “你还有什么事情?放心,年夜饭我会回来吃的,等着吧。”

    “不是这个!!!”

    “……求你快点说。”

    “那啥,祸泠要我帮你说一声,让你去帮水雾买一件衣服穿。”

    “……给阿雾买?大过年的你要我去哪里买?!”

    “你自己看着办啊。”

    “我不想跟你说话了,挂了,再见。”

    “喂!等……”

    “嘟嘟嘟嘟——”

    唐晓翼放下电话来。

    祸泠的声音传了过来:“她答应了吗。”

    “不知道,她说大过年的她去哪里买。”

    “哦,那就是她会想办法买了。”

    唐晓翼:“……”

    祸泠靠在墙上,道:“那你再给一个人打电话。”

    “……又打电话?”唐晓翼一脸苦恼,“给谁?”

    “水雾。”

    唐晓翼嘴角抽搐:“小祖宗,你到底要干啥?”

    “别管,快点。”

    唐晓翼拨了水雾的电话。

    “喂?水雾吗?”

    “……”

    “喂喂喂???”

    “滚。”

    “……水雾不要那么绝情,是祸泠让我打电话给你的。”

    “你要说什么,快点,没时间跟你在这里瞎哔哔。”

    唐晓翼转头看向祸泠,道:“你要说啥,我帮你转告。”

    “你告诉她,让她帮执明买一件新年礼物。”

    “……水雾啊,她让我跟你说,要你买一件新年礼物给执明。”

    “……现在商店都关门了,你要我去哪里买?给她做一件?”

    “也不是不可以考虑一下啊。”

    “再见。”

    “……喂?!水雾!!!”

    “嘟嘟嘟嘟嘟——”

    唐晓翼:“……”

    唐晓翼的嘴角疯狂抽搐。

    唐墨凰忍不住笑出声:“啊哈哈哈,本来我以为唐晓翼你的女人缘有多好呢,这才过了多久,你就被两个女人的聊天不超过一分钟就挂了电话?太可怜了!原来以前那些疯狂追求你的女孩子,竟然都是……都是没眼光的啊!”

    “……不要笑得那么大声。”唐淮雪捂脸,这句话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你是不是故意的?!”唐晓翼朝靠在墙上的祸泠投去刀子般锋利的眼神。

    祸泠摇头:“不是。”

    “……有意的?”

    祸泠继续摇头:“不是。”

    “那是为什么?!”

    祸泠站直了身子,气势瞬间比唐晓翼高了不知道多少截:“看你不爽。”

    唐晓翼:“???”

    唐晓翼:“……”

    气的唐晓翼滚去一边给亚瑟打电话了,瞥了那几个人两眼。

    发现唐墨凰、唐淮雪和祸泠聊得气氛还不错的样子?!

    唐晓翼气的十二指肠疼。

    “喂?是亲爱的亚瑟吗?”

    “是我。晓翼,怎么了吗?”

    “你啥时候回来啊,我要被那几个女人整死了。”

    “……哪几个?”

    “墨凰小可爱,淮雪小可爱,还有祸泠屁事鬼。”

    “估计会很晚吧。”

    “……为啥。”

    “我现在办公桌上堆着有你高的两摞文件,估计等会儿还会再送来一摞。”

    “……你现在在哪里,我去帮你!”

    “别来了,你好好待在家里就好了,我会尽快搞定回来陪你的。”

    唐晓翼:“……”

    似乎是……心动的感觉?!

    “哦哦哦,那你快点鸭?”

    “嗯,好的。”

    唐晓翼颇有点甜滋滋地挂断了电话。

    结果发现一转头,就有好几双眼睛盯着他看!

    唐晓翼默默抚平鸡皮疙瘩:“你们干嘛都看着我?”

    “只听过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负,没想到男人也如此。”唐墨凰摇了摇头。

    “晓翼,坠入爱河不要紧,请你把你的猥琐笑容收一收。”唐淮雪投去柔和的目光。

    “你谈个恋爱还把你脑子谈坏了?”祸泠更直接!

    唐晓翼:“…………”

    「贰·冬日」

    而此时dodo冒险队正在美滋滋地逛街,丝毫没有想到家里的那个屁事鬼的哀嚎。

    查理骑在墨多多的头上,看着涌动的人群,觉得身为一只狗真是太好了。

    “啊……疯狗太郎!你能不能不要动?!”墨多多忍无可忍,怒道。

    婷婷剜了多多一眼,道:“墨多多!今天是新年!不能发脾气,要对查理温柔一些!你要是不想抱查理就给我!”

    “不不不,婷大人,还是给我吧。”多多赔笑道,“疯狗太郎,你要啥,今天我就慷慨一点,献出我的零花钱好了。”

    “你有这么好?”查理挑了挑眉,问道。

    “当然了!”多多昂首挺胸、自信地回答。

    查理笑道:“这可是你说的,那我要……balabalabala……(此处省去一千个零食的名字)”

    “……疯狗太郎,你认真的?”

    查理点头:“认真的。”

    “滚!!!哦!不对,对不起,查理,我不应该对你发脾气。”多多道,“我把你卖了,也买不起。”

    查理盯着多多:“零食即是正义。你要维护正义!”

    “我能不能投奔黑暗?”

    今天的dodo冒险队都换上了喜庆的红色的衣服,就连查理也没有避免。

    婷婷依旧是红裙子,带着一个红色的手套。

    婷婷看见了什么东西,拉过多多,兴奋道:“多多!那里有一个抓小鱼的!我们去看看吧!”

    “查理,我去抓几只鱼来,给你吃!怎么样?!”多多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查理嘴角抽搐一下:“行吧,你去。”

    在抓小鱼的池子里,有很多条锦鲤欢快地游着。有一个少年,拿着鱼钩,眼神一凝,一拉——一条鱼!第二次,第三次,皆是如此。

    老板看起来特别的肉疼。

    最后少年拿着一袋子的鱼脚步轻盈地离开了。

    婷婷羡慕地看着少年手里的鱼,更坚定了要钓到鱼的想法!

    给了老板钱以后,婷婷深呼吸了一口气,轻轻地把鱼钩放了下去。查理和多多站在另一头的池子边,探头张望着。婷婷就连余光也不给旁人一个,专心看着每一个接近鱼钩的锦鲤。

    婷婷忽然瞧见有一条锦鲤咬住了鱼食,一高兴,一拉!

    然而,什么都没有。

    “……婷大人,没事,多试几次就好了,再来一次吧!相信你可以的!”多多朝婷婷点头,婷婷微笑了一下,继续坚持着。

    然而——

    第二次,锦鲤都没有接近鱼钩,婷婷就忍不住了。

    这次轮到查理来鼓励婷婷了。

    第三次,在拉上来的过程中,锦鲤掉了下去。

    多多嘴角抽搐了一下,继续鼓励婷婷。

    第四次,也如第一次一样。

    第五次、第六次……皆是一样的。

    婷婷心灰意冷地放下了鱼钩,跟着多多走了。

    “没事的婷大人,别总以为是你不行,说不定是我们刚才遇到了高手了呢?”多多给予了婷婷一个笑容,“看我,每次考试考个鸭蛋,我一样用平常心去对待!”

    婷婷白了多多一眼:“我知道了,谢谢多多。啊!那边有中国结!我们去买一个好不好?”

    “……你付钱还是我付钱?”多多比较在意这个问题。

    查理这个时候给了多多一个大嘴刮子:“当然是你付钱了!有让女生付钱的吗?!”

    多多:“……”

    多多看见婷婷挑了个大的中国结,忍着疼痛付了钱。

    灯光下,婷婷抱着查理,走在前头去了。

    多多咬了咬牙,跟了上去。

    忽然前面的人停了下来。

    多多有点懵。

    婷婷抱着查理,查理将中国结放在多多的手心里,齐声道:“新年快乐!”

    —

    虎鲨和扶幽坐在奶茶店里,气氛很是悠闲。

    “嘛,”虎鲨砸了咂嘴,把手里的奶茶丢向一边,“不好喝。”

    扶幽:“……”

    “那是我……掏钱买的。”扶幽一脸的怨恨。

    虎鲨瞪了扶幽一眼:“是你买的又怎么样?!”

    “……”扶幽缩了缩脖子,摆弄着盘子里的蛋糕。

    虎鲨没好气道:“你这盘黑森林蛋糕还是我帮你买的呢,你就知足吧。你到底吃不吃?不吃我吃掉了!”

    “我已经……吃过了!你、你要?!”扶幽闻言立马护住蛋糕,道,“你已经吃了……三块蛋糕了……而且这三块蛋糕是我……买的!”

    虎鲨闻言一拍桌子:“怎么样?!三块蛋糕比黑森林便宜了好多!”

    扶幽:“……”

    实在是不想和不讲理的虎鲨讲道理。

    虎鲨看着一脸苦闷埋头吃着蛋糕的扶幽,心里觉得怪别扭的。

    “好了好了!”虎鲨把藏起来的一个的玩具放到了扶幽的面前,没好气道,“这是你的新年礼物!随便你拆!”

    扶幽疑惑看去,倏地眼睛一亮:“给、给我的?”

    “……给你的!!!”虎鲨大力一拍桌子,“不是给你的难道是给我的吗?!”

    扶幽:“……”

    好凶。

    扶幽小心翼翼地接过了玩具,是一个双马尾的妹子。扶幽慢慢道:“这个好像……不能拆啊……”

    “废话,这么个萌妹子你也要拆,那你真是心理阴暗了!”虎鲨嫌弃道。

    扶幽:“……”

    还是好凶。

    “谢、谢谢你。”扶幽道。

    虎鲨闻言,有点脸红:“不必跟我客气!那你再请我吃一次麻辣烫,怎么样?”

    “……好、好啊。”

    「叁·花灯」

    今日灯火通明,把夜空映成了一片的五颜六色,如同白昼一般。

    执明刚刚挂掉了来自唐晓翼的夺命连环电话,转头就看见了水雾提着一个灯笼站在不远处。执明一怔,下意识地就跑了过去,扑进了水雾的怀里。

    水雾一头的黑发,眸子是黑山与白水,黑白分明。

    “你咋来了?”执明抱够了,松开了水雾,问道,“正好,跟我一起去买衣服!”

    “不去。”水雾白了执明一眼,“要去你自己去,只知道买衣服的蠢女人。”

    执明:“……”

    “……阿雾,明天你是不想起床了吗?”执明抬头朝水雾微笑。

    水雾冷漠脸:“那就看看今天晚上谁在上谁在下。”

    “你还想反攻?我告诉你,我在你面前,我永远是a!”执明昂首挺胸。

    水雾瞥了执明一眼:“明明是个o,还跟我谈a?”

    “……阿雾!!!”

    水雾却丝毫不理会执明的咆哮,拉过了执明道:“那边有一个很好放花灯的地方,你去不去?”

    “……你多大了还放花灯啊?我要最漂亮的,你帮我去弄一个?”执明一脸嫌弃。

    水雾:“……”

    “弄不到吧?先陪我去买衣服!”执明猥琐地笑了,拉过水雾就是跑到一个中年男人的面前,笑道,“老板,我要买衣服!”

    老板一脸汗颜:“姑娘,大过年的,你找我买衣服?不卖不卖!过完年再来买吧!”

    执明神秘一笑,帅气(傻逼)地从袖子里拿出了一堆的宝石,五颜六色,看的老板呆掉了:“怎么样怎么样,卖不卖给我?我知道你还有一件压轴的衣服!”

    老板:“……”

    “那就跟我来吧。”老板朝二人招了招手,带到了一个关闭的店铺门口。水雾望了望,这里和放花灯的河流也不远,既然执明要那就买好了。

    然后水雾就被执明一阵噼里啪啦、叽里呱啦地换了衣服。

    过年嘛,自然是喜庆的大红色了。

    红白相交。

    执明笑眯眯地把一堆宝石送给了老板,老板笑眯眯地接过了宝石还朝二人挥了挥手。

    “现在去放花灯吗?你帮我买一个!”

    水雾直男风范:“没钱。”

    执明:“……”

    “你不买算了!我们看看就是了!”执明没好气地白了水雾一眼,水雾满头雾水。

    她是真的没钱啊。

    然后,二人就开启了类似于甜蜜蜜的对话。

    一路上,水雾走在前面,执明就紧跟在水雾身后。正走着,水雾突然停下了脚步,执明看花灯看的正欢,措不及防一头撞上了水雾的后背。

    执明龇牙咧嘴地小声道:“干嘛停下来啊卧槽……痛死我了……”

    水雾一脸嫌弃,很正直:“你自己走路不看前面的。”

    执明:“……”

    然后,执明就看见水雾突然东张西望的,一会问这一会问那。

    “你看,那野鸭子的花灯好不好看?我觉得很适合你。”

    水雾的脸很认真。

    “那是鸳鸯啊。”

    “哦……那这小麻雀的也不错啊,也适合你。”

    水雾的小脸依旧很正直。

    “那是比翼鸟!”

    “比翼鸟是啥。”

    执明:“…………”

    “好了好了。你看看这盏,这芙蓉花也是蛮好看的嘛。”

    水雾的眉眼似乎染上了笑。

    “那是并蒂莲!!

    “千万不要问我并蒂莲是什么!”

    水雾:“……”

    执明白了水雾很多眼,但是水雾均是屏蔽了。

    “那看看下一个。嗯嗯!还有这盘扣,你喜不喜欢?”

    水雾问道。

    执明嘴角一阵狂抽搐:“……”

    “那是同心结!!!”

    执明抓住了水雾的衣领,疯狂摇着水雾:“阿雾!你到底有没有长脑子?!!”

    “……”水雾别过脸,道,“要是不长脑子会问你这么愚蠢的问题?”

    执明懵:“???”

    “啥?”

    水雾叹了口气,果然不该对执明有任何的期待。

    “就是长了脑子才会问的啊,你懂我的意思吗?”

    执明一脸茫然:“什么???”

    水雾:“……”

    “我不想说了。”水雾一副自暴自弃的样子。

    执明:“……”

    “说啊!!!”执明摇的更厉害了。

    “你难道不知道我喜欢你吗?”水雾比了个中指,问道。

    执明:“???”

    执明:“!!!”

    水雾比了两个中指:“就是长了脑子,然后问你‘鸳鸯’、‘比翼鸟’、‘并蒂莲’、‘同心结’。你难道听不出来这是表白的节奏吗?”

    执明一脸埋怨:“你就不能说的直白一点吗。早知道我就不骂你没长脑子了!!”

    水雾:“……”

    执明正要饶水雾的新衣服一命的时候,水雾却直接俯下身来,将自己的唇瓣贴到了执明的湿润唇瓣上。

    执明:“!!!!”

    水雾轻轻的笑了,贴着执明的唇瓣轻轻说道:“新年快乐,执明小可爱。”

    「肆·碧波」

    十之一个人走在大街上,手里拿着一串糖葫芦。

    无数的人与十之擦身而过,显得格外冷清。

    十之走着走着就来到了一家过年也没有关门的小吃店,点了一碗麻婆豆腐,坐在最里面的角落里。十之托腮望着外面不断涌动的人群,一时间有点戚戚冷冷。

    “这里没座位了,能一起吗。”

    十之抬眸看去,是一个面无表情的女孩子。

    “那你坐吧。”

    十之颇无所谓的道。

    在十之与女孩子视线碰撞了无数次之后,十之终于有点忍不住了:“……嗯嗯,大过年的你怎么不回去?”

    “……不想见到家里那些智障。”白寻安面无表情道。

    十之:“……”

    好、好一股浊流的回答。

    “家里人对你怎么样?”十之已经无聊到打探别人家里的情况了。

    本来以为白寻安会拒绝,结果白寻安淡然道:“还好。就是常常会发癫,让我措手不及。打了也没有用,说了也会顶嘴,最可怕的还是一个个都是**百合。”

    十之:“……”

    有这样的家人真可怕嘤嘤嘤。

    “还好吧,至少还有家人呐。”十之点了点头,“我也有一个喜欢的人,她也是我的家人,可惜她已经走掉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会回来的,只要你等得起。”白寻安挑了挑眉,也用筷子挑了挑碗里的面条。

    “不喜欢?”十之看着白寻安有的没的挑着碗里的煮面条,问道。

    白寻安道:“不喜欢,难吃,没味道。”

    “你喜欢吃的辣的吗。”十之问道。

    “还好。”

    “那你吃了这碗麻婆豆腐吧。”

    白寻安摇了摇头:“我还是吃春卷吧。”

    “跟我一起回去吗,我希望有人可以跟我一起分担面对智障的痛苦。”白寻安问道。

    十之点了点头:“行啊。”

    「终·逆光」

    人群里有一位十分夺人眼目的少年,一头的绚烂金发,虽有不少女孩前来搭讪,少年轻轻摇头便继续加紧走自己的路。

    来到了一座很豪华的房子面前,窗门紧闭,亚瑟看了看手腕上的古老钟表,发现已经十一点了。还好还好,在十二点之前完成了那些工作,这样的时间也不算太晚。

    亚瑟深呼吸了一口气,调整好心态后敲了敲门。

    光亮并没有从窗帘内透过来,亚瑟心中略略不安。

    然后一敲门,门就吱呀吱呀地打开了。

    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的黑。

    亚瑟:“……”

    “晓翼?你们……你们在吗?”亚瑟轻轻敲了敲门,然而没有一个人回答。

    不会是惊喜之类的吧?

    亚瑟暗暗地想。

    然而等到了亚瑟去开灯的时候,真的!一个人!也!没有!!!

    这都是去哪里了???

    亚瑟疑惑地想着,转过身,忽然一张放开了不知道多少倍的脸浮现在眼前。

    亚瑟:“!!!”

    好容易平复了心情,才发现他身后站着唐晓翼、唐墨凰、唐淮雪还有祸泠。

    “你们……啊,真是吓死我了。”亚瑟摇了摇头,往后退了一步。

    忽然有一根手指抵到了亚瑟的腰上。

    亚瑟:“?!!”

    亚瑟惊恐地转身看去,执明小可爱坐在地板上,一脸无奈:“我不是故意的。”

    亚瑟:“……”

    亚瑟忍不住扶额叹息,往里面走,身后的几个人连忙跟上。

    忽然一阵香味布满了整个鼻腔,亚瑟发现里面灯火通明,水雾和十之以及白寻安在扑克,嗯没错就是在打扑克。dodo冒险队则缩在角落里,看样子估计是什么鬼故事之类的吧。

    织椴和织清缩在另一个角落里,估计是在解剖尸体。而傅拂居然趴在地上画画!凑近一看,是一个妹纸,傅拂咧嘴笑了:“这是我宫本武藏!好看吧?”

    亚瑟艰难点头:“是的。”

    凛和藏则看着水雾三人打扑克,很是和谐的样子。

    “吃年夜饭啦,亚瑟工作了一天,肯定累了吧?快来!”唐晓翼一脸笑眯眯的看着亚瑟。

    唐墨凰啧了一声:“求求你不要靠近他。”

    唐淮雪温柔地笑了:“求求你停止你的行为。”

    祸泠道:“求求你不要一副甜蜜娇妻的模样。”

    唐晓翼:“……”

    织椴这个时候转身过来,很好,手上拿着一把手术刀,看见正主来了轻轻推了织清一把:“停止你的行为。”

    织清转头,怔了几秒,不情不愿地放下了手术刀。

    “还在打扑克?不许打了!”唐晓翼走了过去,一把抢过了三人手中的扑克牌,“吃年夜饭了!”

    白寻安看着一手好牌从自己的手中溜走:“…………”

    亚瑟无奈地笑了笑:“我去端菜。”

    虎鲨看见终于可以恰饭了觉得很是欣慰:“哎呀我去,亚瑟你终于来了啊,我都快要饿死了。”

    “你刚刚才吃过三包饼干,四瓶牛奶,一块面包,你说你快要饿死了?”墨多多嘴角抽搐,“虎鲨,你这肚子是无底洞吗?”

    “墨多多你皮痒了?”

    “……”

    众人皆是坐到了一张大桌子上,结果又有人敲门。

    “笃笃笃——”

    结果没有一个人起身。

    白寻安道:“唐晓翼快去开门啊。”

    唐晓翼怒道:“为什么是我?!”

    唐墨凰道:“唐晓翼快去开门啊。”

    唐晓翼茫然:“你们不能去吗?”

    唐淮雪道:“唐晓翼快去开门啊。”

    唐晓翼很懵:“为什么你都是这样的?”

    祸泠道:“唐晓翼你快去开门啊。”

    唐晓翼:“…………”

    唐晓翼气冲冲地去开门了,留给众人一个气冲冲的背影。

    开了门之后,唐晓翼被吓到了。

    外面一片乌压压的人!

    唐晓翼:“……”

    “你们一个个自我介绍一下?”唐晓翼堵着门,带着假笑问道。

    裔爱一身红裙子,朝唐晓翼笑了笑:“我能进去吗?”

    唐晓翼侧身:“请。”

    浮今一换服装,换成了不算那么毁气氛的牛仔衣,面无表情:“那我呢?”

    “你也请。”

    以及叶未、零、秋惊、逐礿、逐晏、歌栀。

    最后,一个带着黑帽子的人走到最后。

    “你你你你你……”唐晓翼指着那人说不出话来,“你怎么会在这里!”

    那人笑了:“我来蹭个饭吃!”

    “滚滚滚滚!!!”唐晓翼比中指,“你还要不要脸啦?!”

    “不要。”又不能吃,要它干什么。

    “说吧,这次你叫什么?”唐晓翼堵着门,带着假笑问道。

    那人道:“三岁佛系小可爱。”

    唐晓翼假笑:“滚。”

    三岁佛系小可爱无奈道:“好吧,我告诉你。三岁佛系小祖宗。”

    唐晓翼:“…………”

    “滚!!!”

    没错!小祖宗就是作者本人了!

    “……我的女儿们不会放过你的。”小祖宗说道。

    唐晓翼一脸漫不经心:“你不是给我开了挂吗,不就是精分这么简单的事情吗,好说好说。”

    小祖宗:“……”

    小祖宗清了清嗓子,大声喊道:“亚——”

    然而还没有说完,就被唐晓翼一个大嘴刮子捂住了嘴。

    小祖宗:“???”

    “好了好了,你快进来吧。”唐晓翼嫌弃地移开了手掌,走了进去,道,“记得带上门啊。”

    小祖宗:“……”

    完了,这个作者当的真是憋屈!!!

    走了进去之后,发现亚瑟看见来了这么多人,去做饭饭了。

    唐晓翼一阵慷慨。

    歌栀笑道:“瞧你一副春心荡漾的表情,做了吗?”

    唐晓翼微笑:“大过年的就不要说这种污污的事情了好吗。”

    浮今和织椴姐弟正在激情讨论关于生物的这种话题了。

    “快吃啊。”

    “浮今医生!这是什么,人体里面有吗?”

    “并没有的,若是切开肚子来,把这个东西放进去再缝上就有了。”

    唐晓翼完全不想听三个变态说话,走去另一边了。

    这个时候,虎鲨却拿着一碗酒,没错就是一碗酒,拉过织清,笑道:“一起喝啊!我还要感谢你呢!”

    织清懵:“感谢我什么???”

    “不感谢你什么,来喝!”虎鲨一脸豪爽地说道。

    织清:“……”

    “不要,我不喝酒的。”织清表示自己是一个不酗酒的好公民。

    虎鲨:盯——

    织清看向浮今,浮今一脸淡定:“喝几口也没事。”

    织清从虎鲨手上接过了酒杯,一口干了。

    “好样的!再来一点!”虎鲨一拍织清的背,织清差点把刚才喝下去的酒给吐出来。

    就这样灌了织清好几十杯……

    谁也没看见浮今嘴边的龌龊笑容。

    水雾这个时候问道:“执明呢?去哪里了?”

    “不知道诶,估计去换衣服了吧!”

    忽然一阵骚动,有一个人直接破门而入!

    是换好衣服的执明,直接扑进了水雾的怀里,吧唧一口:“我想好了!这就是我送给你的回礼!”

    织椴捂住了十之的眼睛道:“不要看,羞羞脸。”

    十之:“……”

    我连hop都看过……

    秋惊也捂住了零的眼睛:“零,你千万不要学习她们,知道吗?”

    零乖巧地点头:“零知道了,准保只对秋惊做这样的事情。”

    秋惊:“……”

    我不是这个意思啊喂?!

    不过这个回答……我很满意啊!

    叶未埋头只顾吃菜。

    裔爱问道:“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失恋了,所以把悲愤化为食欲?”

    看着叶未疯狂吃着乌冬面觉得很是心疼。

    “当然不是。”叶未吃着乌冬面,“乌冬乌冬,亚瑟的乌冬面真的很好吃啊!失恋?当然不是了,唐晓翼又不能吃,民以食为天嘛。”

    裔爱:“……”

    好真实。

    唐晓翼笑眯眯地把寿司在芥末里搅拌了一圈放在了小祖宗的碗里:“吃啊,不客气。”

    小祖宗:“……”

    这货一定是在记仇!

    是在记仇我让傅拂打了他!

    傅拂凑近了,笑眯眯道:“我也要。”

    唐晓翼:“……”

    唐晓翼给傅拂夹了一个看起来特别好吃的寿司,小祖宗看了看碗里那一坨绿色的,笑容渐渐僵硬。

    唐墨凰凑近了,眼疾手快地夹起小祖宗碗里的寿司,塞进唐晓翼的嘴里。

    小祖宗:“?!!”

    卧槽!牛逼!

    祸泠也凑了过来,用一双崭新的筷子把呆在原地的唐晓翼嘴里露出一半的寿司全部塞进唐晓翼的嘴巴里。

    傅拂:“!!!”

    暧隔卧槽!太牛逼了!!!

    凛也接近了,把芥末涂在唐晓翼的脸颊上,说道:“帅炸了!”

    藏也来凑个热闹,用勺子把唐晓翼脸颊上的芥末涂均匀了:“真好看。”

    唐晓翼:“!!!!!”

    “卧槽!!!!唐墨凰!!”

    这个时候,救场的人来了。

    亚瑟端着一盘红烧鱼过来了,许些葱撒在鱼身上,汤汁静静地流淌着,剥开皮来,里面的肉十分鲜嫩。

    逐晏把逐礿抱在怀里,看见亚瑟道:“嗯?为什么要吃鱼啊?”

    “嗯?你不知道吗?”亚瑟把鱼放了下来,放在桌子的正中间,“因为今天是过年呀。听过一个成语吗?年年有余,所以这道鱼在年夜饭里是压轴出场!余和鱼更好谐音,就图个吉利。不过,还是要剩下一些鱼的,这也正好对应了年年有余,这次成语里面的余是剩余的意思。”

    “我说,你要来你就自己来,为什么非得带上我?”躺在逐晏怀里的逐礿十分不爽,开口问道。

    逐晏笑笑:“你待在门口等我不就是想进去吗?不然你手里提着的袋子,里面装的是什么?”

    “什、什么袋子?你、你不要乱说!”逐礿狠狠地瞪了逐晏一眼。

    亚瑟这时笑了:“我说怎么你给我一条鱼呢,这条鱼还是一条鲤鱼。原来是逐礿拿来的呀。”

    “你……你们!”逐礿把头埋进了逐晏的怀里,小声嘀咕,“是我拿的又怎么样,祝你们吃鱼被刺卡着。”

    逐晏笑了。

    织椴在鱼上桌以后疯狂摇着自己的弟弟:“织清!你给我醒醒!”

    “嗯?怎么是你?!”织清看了织椴一会儿,道,“我姐呢?!你把我的姐姐拿到哪里去了?别以为长着和我姐一模一样的脸,我就不认识她了!”

    织椴忍住想要一巴掌扇死织清的冲动。

    他喝醉了,你要包容他!

    虎鲨不满地撇撇嘴:“这才喝了几杯啊,就醉成这样?来来来,织清织清,继续!”

    织清甩开织椴,道:“好!继续就继续!”

    “姐……”织清喝了一口酒,道,“你要吃鱼吗?”

    “不吃,你吃吗?”

    织清嫌弃脸:“不要,好多刺的,不吃!”

    织椴忍住一拳头上去的冲动,耐心道:“鲤鱼没什么刺!”

    “哦?那你给我吃吧。”

    织椴问道:“我给你吃是个什么玩意儿?”

    “你挑了鱼刺,给我吃。”织清说的理所当然。

    织椴:“……”

    忍住!

    你能赢!

    白寻安这边就安静多了,小祖宗时不时瞥她两眼。

    “我这么好看?”

    小祖宗道:“不好看。”

    “不要说谎,小孩子是不可以说谎的。”

    小祖宗:“……”

    你才说谎!你全家都说谎!!

    老子说的是实话!!

    “吃芥末吗?”

    小祖宗汗颜:“你舔一口我舔一口?”

    “……”白寻安道,“小孩子不要有这样龌龊的想法。你太龌龊了。”

    小祖宗:“……”

    你才龌龊!你全家都龌龊!!

    最后,每个人都吃到了鱼,并且很幸运地剩了那么一点点。

    在此,所有小祖宗的原创人物,要跟你说:

    祝你新年快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