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毒药
    toxic——我是有了毛病才会去听首歌,嗯,真香。歌手名字太长不想打,中文名字麻烦不想打,反正歌名我是没写错了。

    此篇女主人设参考mv中的人设,全篇开车高能。

    伪·老司机上线。

    希望你们不要举报我,谢谢???

    今天这篇文依旧是拿唐晓翼开刀。(唐党不要打我)

    正文—

    「零」

    你唇间的味道,让我的心漂浮悬空

    你的舌间,是有毒的蜜糖

    所有的总裁文里面,都是有车的。

    所有的宠文里面,都是有一个罪不可赦的女配。

    最后的下场都是沦为了鸡。

    而做‘鸡’的满袖明显比那些女配更有经验。

    凡是认识满袖的异性朋友,没有一个没被满袖骗着上了床的。

    「壹」

    天干净的没有一丝污垢,满袖一身的黑裙衬的皮肤越发白皙,三千青丝松松垮垮地伏在微微弯曲的脊背上,穿着白色高跟鞋微微露出了趾头,很是可爱。

    满袖坐在自家阳台上,很喜欢风吹起她的裙子来,也喜欢路过的男人哪个不是用垂涎的眼神望着她。

    满袖看着下面的男人,那个眼神,仿佛要把这个尤物拆入腹中,狠狠地蹂躏一番。

    也希望着满袖能够把紧闭的双腿慢慢地打开,露出最为致命的地方……

    “铃铃铃——”

    放在满袖身侧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满袖轻轻瞥了一眼,看见来人的备注是未来老公。满袖勾起了一抹笑容,显得越发妖媚。

    满袖接通了电话,娇媚的声音响起:“呀,是晓翼呢。怎么了吗?”

    “满袖!”那人的声音似乎极为咬牙切齿,“你快从阳台上下来!这幅样子给谁看的?!”

    “哎呀,没事的没事的,那些男人想上我又上不到,这种感觉不是很好嘛?”说罢,满袖又朝其中一个男人抛了一个飞吻。

    “满袖!”那人的声音似乎更为咬牙切齿了,“停止你的行为!抛什么飞吻?你当你是鸡吗?”

    “我在你的心里不就是鸡吗?”满袖漫不经心地捻起自己的一撮发丝,缠绕着,“反正我在你心里也是一个恬不知耻的女人,还在乎你对我的什么看法呢?”

    那人似乎被激怒到了极点,冷静下来道:“满袖,你既然这样喜欢男人,那我就找个男人满足你好了。”

    “好呀,记得找一个床技好的,上次你给我找来的可把我折腾的惨了,他是爽了,我呢?累死我了。”满袖笑道,“你要不要再给我买一件内衣?”

    “满袖!很好玩?”

    “当然好玩了,这种游戏,永远也不会腻的呀。”

    “嘟嘟嘟嘟——”

    对面愤怒地挂断了电话。

    满袖微微打开了双腿,朝其中一个很有毅力的男人微笑了一下,最为致命。

    笑完就拿着手机走进屋里去了。

    晚上,满袖的家门被敲响了。

    一片漆黑,看不清楚来人。满袖靠在门边,笑着:“唐晓翼找来的人?不是他本人?”

    “你还想他自己来?他这人到现在还在喜欢同一个人呢,怎么可能会来。”那人轻笑了一下,直接抱起满袖来,用脚勾了一下门,门啪地一声关上了,“看见你,就觉得浑身的细胞就叫嚣着上了你呢。”

    说罢,将唇递过去。

    满袖也不害羞,直接吻了上去,轻轻含住那人的唇瓣,细细品尝。

    吻着吻着就擦出火花来了,废话也不多说,直接上手。

    满袖穿着衣服似乎极为好脱,那人用手一勾,衣服便如水一般从满袖的身体上滑落。满袖的手不安分地乱动,却直接扯开皮带来了,一丢。

    就这样在客厅里搞起来了。

    满袖也不像玛丽苏里面的女主一样矫情,吻到脖颈这里的时候,轻轻咬住那人的喉结。

    “!”

    身体就这样摩擦摩擦着,早已一!丝!不!挂!

    脱下裤子往下一送——

    一夜缠绵。

    大概凌晨三点的时候,正事都做完了,满袖用手指头戳了戳那人滚烫的胸膛,笑道:“没想到你体力还不错。”

    “体力没了还有毅力,我先走了,我还得向唐晓翼这货说个事呢。”

    “嗯,快走吧。”满袖颇无力地躺在柔软的大床上,伸出手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满袖?你打电话做什么?”

    满袖笑了笑,刚刚做完正事,声音都喊哑了,平添了一份魅惑:“这不是做完了给你汇报个情况吗。”

    “好好说话。”

    “我是说——唐晓翼,你要听清楚了,我是说——你打算什么时候亲自来?这么久了,从不亲自来。我知道你是谁,我也分得清楚他们是不是你!他们都不是你,都不是!”

    “满袖,你……你被他折腾的疯掉了???”

    “我没什么好说的了!再见!”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满袖却没有挂掉电话。

    “再见?哦,那挂了。”

    “嘟嘟嘟——”

    房间里只剩下一阵忙音。

    满袖笑了,把头埋进了枕头里面。

    真是可笑的爱情啊。

    「贰」

    满袖,很简单的,母亲是一个陪酒女,因为一场意外生下了满袖。

    满袖继承了母亲的美貌,而她的母亲却因为下体撕裂,又因为她得罪了金主的妻子,要把她肚子里面的孩子挖出来。

    满袖亲眼看着那些人,拿着刀划开了她的肚子,挑起那一团鲜血淋淋的肉团,丢进了下水道里。

    她的母亲就这样失血过多死亡。

    满袖没有了母亲,意味着她要变成一个流浪儿。

    好巧不巧的是,唐晓翼,唐家少爷在这时,把她带回了家里。

    虽然把她带回去了,但是却没有什么地位。

    在一个黑夜里,一个旁支把她强行做了。

    这次做了之后,天天夜里来骚扰她。

    她却不敢向唐晓翼说明。

    直到,下体流血的时候,唐晓翼发现了一切。

    她看着病床旁的少年,面无表情:“把你带回来,就是让你勾引别人的吗?”

    她想解释,却发现根本无力解释。

    “既然你这么喜欢做的话,那你就去做好了,我会资助你的,什么时候想要男人了,就给我打个电话。”

    她当时在想,如果……如果这是他的愿望的话……

    那就去努力实现好了。

    但是还是会忍不住哭。

    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啊?

    难道就因为……她的出生吗?

    她从未都不敢向唐晓翼表露自己的心声。

    那个藏在心底多年的声音一直想要重见天日。

    但是因为她的胆怯,她的懦弱。

    这份声音,在多年的沉淀下,已经变成了取悦男人的声音了。

    她无法在黑夜里打一个电话给唐晓翼。

    说自己喜欢他。

    她不敢啊。

    满袖起床了,走进浴室里,灌满了水。

    “滴答滴答滴答——”

    血液,染红了水面。

    「叁」

    我这样肮脏的人,还是不要污染了你比较好。

    就连污染任何人都不够格。

    请让我把这份喜欢,沉默地带进坟墓里面去了。

    再也没有机会……跟你诉说了。

    但是我丝毫不后悔。

    真的……。

    一点都不后悔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