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查理九世之落入暗夜 特殊番外·唐亚 福利福利反攻
    拂晓抵达,作者老婆巡音和巡音老婆初音未来唱的!不喜欢日本歌曲可以不听鸭,专心看文就是啦~今天的拂晓抵达依旧是唐亚党呢。(最近要不是看了一本超甜的**文你以为作者会写唐亚党齁死人的番外吗)和拂晓抵达的歌词表达的意思是相反的哦!

    アカツキアライヴァル。要是中文打不出来就打这串不知道怎么念的日文。

    日文翻译过来就是跨越海岸线噗哈哈哈哇操怎么做到的。

    咳咳……

    正经正经。

    设定为唐亚党小时候,长大……

    「壹·最最最喜欢亚瑟了!」

    那时亚瑟身为一个资深老船长的时候,去唐雪家坐了一次客。

    当小小少年端着一杯茶摇摇晃晃走过来的时候,凶着把滚烫的茶放在亚瑟的手心里,语气很是不好:“喝!”

    “……你是唐晓翼吗?”亚瑟微怔,看见这小小的一团,笑了,“果然和她说的一样,很可爱呢。”

    唐晓翼:“?!!”

    唐晓翼怒道:“你才可爱!你全家都可爱!”

    “噗。”亚瑟笑了,“不是可爱,那应该夸你什么?”

    唐晓翼叉腰道:“你从这里出去!我就开心了!”

    “不行的,我找你奶奶有点事情的。”亚瑟温柔地笑了一下。

    看着唐晓翼顶着一头看起来很柔软的栗发,似乎极为漫不经心,旁边还有几根头发翘了起来,明显是在做好梦时被吵醒了。亚瑟抿唇一笑,用另一只手摸了摸唐晓翼的头发。

    唐晓翼:“!!!”

    “你……你竟敢摸我的头!”唐晓翼的神情看起来很是愤怒、委屈,“除了奶奶,竟敢有别人敢摸我的头?!”

    亚瑟问道:“要不你摸回来?”

    唐晓翼刷的红炸了,拒绝:“你的头发看起来好硬!不想摸!”

    “怎么会不好摸呢,你没摸过怎么能够反驳呢?”亚瑟温柔地笑了笑,那笑容看起来倍感亲切之意,除去那些比较特殊的人之外,无一不是会沦陷在此。

    可惜的是,小小的唐少爷依旧像成了精一般的男人,拒绝。

    “不摸!爱谁谁摸!”唐晓翼举起小拳拳,反驳,“你还是给你的爱人摸去吧!”

    亚瑟笑了:“真的不摸?”

    “不摸!!!”

    “我这辈子都不会摸的!!!”

    #论唐晓翼立下多少的flag#

    #我好似看见了真香现场啊#

    “我!唐晓翼!今天就是猝死在这里!也!绝对!不会!喜欢!你这种!禽兽!”

    #大型真香现场#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

    也许是因为小小少年立下的flag。

    还是因为亚瑟对这位脾气贼大的少爷产生了兴趣。

    或是因为其他的……

    但是,唯一可以确定的是。

    亚瑟自从第一眼看见唐晓翼的时候就知道,这辈子,和这位少爷是注定要纠缠不清了。

    #纠缠不清是啥意思你们自己体会#

    亚瑟常常往唐晓翼这边跑。

    喜欢看着少爷把古书的外皮包到小说上。

    喜欢看着少爷咬着笔头苦恼地看着作业。

    喜欢看着少爷写完作业后到花园晒太阳。

    喜欢看着少爷……

    喜欢少爷的一切。

    后来唐晓翼实在有一题真的不会做的时候,抱着作业来到后花园看着正在喝着下午茶的船王殿下请教:“那、那啥,你能不能教我做这一题?”

    “……”亚瑟略为疑惑地抬起头来,看了唐晓翼一眼,随后笑了,“真的要我教你?”

    唐晓翼一下子就红炸了脸,怒道:“不然我抱着个作业是干啥的?!”

    “叫一声哥哥来听。”亚瑟笑了,笑的贼温柔。

    唐晓翼:“!!!”

    唐晓翼怒道:“你占我便宜!”

    “才没有呢,叫我一声哥哥,分明是我吃瘪了。”

    唐晓翼叉腰:“那你说说你哪里吃瘪了?!”

    “我那么年轻,叫我哥哥都是把我叫老了。”

    唐晓翼:“……”

    是不是叫你宝宝你才觉得好啊?!

    唐晓翼似乎动摇了,嗫喏道:“……哥、哥哥。”

    “说最最最喜欢哥哥了。”

    唐晓翼:“???”

    唐晓翼真的生气了:“这次总是占了我便宜吧?!!居然要我说最最最喜欢你?!!”

    “你的作业……”

    唐晓翼秒妥协:“我说,我说。”

    唐晓翼红着脸嗫喏。

    “哥哥、哥哥。”

    “唐晓翼,最最最喜欢哥哥了。”

    亚瑟背光而站,唐晓翼看不见亚瑟的表情。

    但是如果此刻仔细去看,可以发现亚瑟的眼底盛着一片柔光,泛着水纹。

    「贰·要是我唐晓翼喜欢你我就在下!!」

    后来,唐晓翼渐渐长大了。

    被检查出渐冻症。

    他就去冒险了。

    深夜里,秘书小姐推门而入,看见还在认真批改文件的船王殿下道:“船王先生,都已经这么晚了,您看您要不要休息一下?”

    “不用了。”亚瑟抬头对漂亮、漂亮的秘书小姐温柔地笑了笑,“羽之冒险队怎么样了?”

    “遇到困难了。被困于一个峡谷里,船王先生……您看要不要帮他们一把?”

    亚瑟微怔,随后笑了笑:“不用了。唐少爷这个人呢,可是一个骄傲的人呢。非要说用自己的实力战胜一切困难……很蠢啊。实在是不行了,再伸出援手吧。这在这种情况……还不算绝望的呢。”

    秘书小姐:“?!!”

    “好的。”秘书小姐出去了,带上了门。

    忽然想了起来。

    在冒险的前一天,唐晓翼特地翻墙来到了他的家里。

    那时他正坐在床上发呆。

    唐晓翼坐在窗子上,怒道:“我都要走了,你都不看看我?!”

    亚瑟闻言笑了:“看看你?你希望,我看你多久呢?”

    “!!!”唐晓翼比了个中指,“别想了,你少爷有尊严的!”

    “我知道了,那你回来之后让我好好看看吧。”

    唐晓翼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果然不该良心发现来跟这个禽兽道别的!

    “怎么了吗?不是你让我好好看你的吗?”亚瑟笑的很温柔。

    唐晓翼此时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嘴刮子:“看着我……你不如多看看女人!你、不行!”

    “你又没试过,你怎么知道不行?”亚瑟笑道。

    唐晓翼怒道:“你这么矮!当然不行!”

    “少爷,可不能这样妄下断语的。不如你先来试试?”亚瑟笑道。

    唐晓翼:“?!!”

    “我告诉你啊!”唐晓翼头发被吹着凌乱,半边身子也被风吹得有些冷,“就算你日了我!我也不会就这样轻易爱上你的!是绝对不可能‘日’久生情的!你做梦吧!”

    亚瑟笑了:“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啊。”

    唐晓翼盯了亚瑟一会儿。

    轻声道。

    “我!唐晓翼!告诉你船王亚瑟了!”

    亚瑟笑的两眼弯弯:“你说。”

    “我唐晓翼!要是喜欢上你了,老子就一辈子都是一个受!”

    说罢,愤怒跳窗。

    坐在房间里的亚瑟,无奈地笑了笑。

    原本笑容的弧度是一成不变的,在此时微微上扬了一些。

    好啊,我就静等那一天。

    「叁·我唐晓翼就是被cao死也不会让你在上面的!!!」

    亚瑟荣幸参加了一场晚宴,说白了就是相亲大会。

    虽然之前亚瑟有不少绯闻对象,但是都是点到为止。

    #没点绯闻的船王就不是个正常人了!#

    “船王殿下,你瞧,这是我家的女儿,是不是特别水灵灵的呀?”一位贵妇翘起了做了指甲的玉手,拉过站在她身边的一位胖妞,道,“我女儿虽然圆润的一点,但是,这可是一个特别漂亮、白的女孩子呀!”

    话落,胖妞居然先开口:“妈妈,我不喜欢他……”

    “说什么呢!”贵妇在底下轻轻推了胖妞一把,“船王殿下此等容貌,他不嫌弃你的都是好的了!”

    亚瑟闻言温柔地笑了笑:“夫人的女儿如此貌美,是我配不上她了。既然她不喜欢我,强凑在一起岂不是白白浪费她的青春?”

    胖妞感激地看了亚瑟一眼,拉着她妈赶快走了。

    她知道她自己这副模样配不上年轻貌美的船王殿下,所以不强求。

    “哼,我才走了多久,我就被撬墙角了?”如此欠揍的语气,亚瑟含笑看了过去。

    少年一身复古唐装,神秘的东方香气萦绕在少年身边。

    “晓翼,这是舍得回来了啊。”

    唐晓翼闻言怒道:“我要是不回来就总有人想要撬我墙角!”

    “那我可以试试让他们成功。”

    “你敢?!不要怪我凶你!”

    亚瑟笑道:“你敢凶我?”

    唐晓翼微怔,随后怒道:“怎么不敢?!”

    “那我不理你了。”说罢,亚瑟转身慢慢地离去了。

    唐晓翼:“……”

    正常套路好像不是这样的??

    啊啊啊啊!

    以为我会去哄你吗?没做梦吧?!

    直到——

    “亚瑟亚瑟,对不起对不起嘛,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是我不对,我不该凶你。”

    “哥哥哥哥,唐晓翼,最最最喜欢你了。”

    “那你说说。”亚瑟笑道,“谁在上面啊?”

    唐晓翼谄媚道:“当然是你……不对,当然是我啦。”

    亚瑟:“……”

    他的意思才不是这个。

    唐晓翼握住了亚瑟的肩膀,严肃道。

    “我今天告诉你了,亚瑟。”

    “我,唐晓翼,就算被操死!我也不会让你,亚瑟在上面的!”

    「肆·我告诉你亚瑟,以前唐晓翼最讨厌亚瑟,现在唐晓翼最最喜欢的就是亚瑟了」

    当亚瑟去圣斯丁看望唐晓翼的时候,不知道被多少女孩子塞过纸条,不知道被多少女孩子邀请过。

    唐晓翼第一次,忍!

    唐晓翼第二次,继续忍!

    唐晓翼第三次,老子忍不了!

    在颁奖典礼上,主持人问唐晓翼要说什么的时候。

    狗血开幕。

    “我有话想对亚瑟,也就是船王殿下说。”

    “以前我最最最讨厌的人就是亚瑟了。因为他实在是太讨厌了!”

    “但是现在,亚瑟可以跟任何人炫耀。”

    “我,唐晓翼,现在,此时此刻,最最最喜欢的人就是亚瑟了!”

    所以,就如亚瑟说的一般。

    从一眼看见唐晓翼的时候。

    他就知道。。

    这辈子,是注定要和少年纠缠不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