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绣球情缘(十九)
    秋闱大乱,昭帝遭遇敌国死士袭击的消息传来的时候,苏离正与太子殿下执棋而弈。

    听到这么大的消息,太子殿下不慌不忙的用黑子把苏离的退路堵死了,这才慢悠悠的对来人问道:“都准备好了吗?”

    “一切准备就绪。”

    苏离盯着棋盘想了会,白玉一般的手指,轻轻的把一粒棋子往前一推,刚才太子对她的围剿之势立马兵分瓦解。

    “太子好手段”苏离偏过头好奇的问道:“你是怎么说服昭帝让他配合你揭露二皇子的狼子野心?”

    轩辕白启微微一笑,“你太看一个帝王对自己权势的维护了。”

    “酣睡之塌岂容人染指。”

    -----------

    几日后,听闻昭帝在秋闱中受惊严重,太医所的所有御医全部被招进宫中。

    传出来的消息也是昭帝怕是不大好了。

    朝中早已罢朝好几日,暂时由着太子处理政务。昭帝一道口谕,所有的成年皇子均被召入宫中。

    一时间因着这个变故,整个京城都变得肃萧,更是人心惶惶。

    朝z文臣武将一个个全部缄口不语,京中流言渐起。

    背地里大家都说,昭帝怕是熬不过这个冬天了,现在据道消息来说,皇帝怕是已经起不了床了。

    属于太子殿下的那一脉,势力大涨,大家都道太子将会是妥妥的下一任帝王。

    不过,只是几日光景,流言又变。

    城中不知何时又流传起,太子居心叵测,趁着昭帝病重期间,大肆围揽朝政,收编势力。

    城外,二皇子打着清君侧的旗号,招揽本在边疆的木将军的一万兵马,将整个皇宫牢牢围住。

    轩辕剑提着剑,身后跟着身穿铠甲的士兵,一路从宫门口直通皇帝现养病的居所。

    遇见胆敢拦阻之人,一剑下去,硬生生的劈开了一条血路。

    此刻朝中重臣并一众皇子均跪在皇帝养生居外。

    轩辕剑大笑着大步踏入,“父皇,儿臣救驾来迟。”

    原本跪在地上的三皇子,顿时又惊又怒,跳起来大喊道:“二哥,你是要造反吗?”

    新仇加旧恨,因着温柔的事,轩辕剑对自己这个弟弟早就心存怨恨,不假思索迎面对着三皇子就是一剑。

    沾染了冲天血气的利剑直冲冲的朝着三皇子的命门而来,要不是站在他旁边的宣将军拉了他一把,空中掉落的就不是他那点头发,而是他项上人头。

    “轩辕剑你竟然在宫中行凶”

    轩辕剑哈哈大笑,他都敢公然造反了,杀一个的皇子,有什么大不了的。

    “父皇病重,朝中奸臣当道,我等当替皇上分忧。”

    轩辕剑环顾四周,大声道:“众位可要想清楚了。”

    轩辕剑边说着,边随意的举起自己手中染血的剑在空中比划了几下。

    在场的能臣皇子均感觉到自己脖颈处凉飕飕的,相互间对视着,不晓得该如何是好。

    此时,紧锁的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一位身穿淡粉色宫装女子言笑晏晏的与外面众人挥了挥手。

    “午安众位,皇上在里面等着各位,请”

    此女不是别人,正是苏离是也。

    大敞开的门依稀可以看见坐在上位的昭帝,还有站在他后面一步之远的太子。

    轩辕剑看到苏离的一瞬间,便知晓自己完了。

    这是个圈套。

    他的这位好父皇还真是处心积虑的为太子扫清道路。

    早已红了眼,知晓今日自己只能破釜沉舟一战,成王败寇,只要他能登上那个位置,就算被人质疑弑兄杀父又如何。

    转思间,轩辕剑便有了抉择,抡起剑对准他面前的众人就准备大开杀戒。

    而站在最前头的苏离则是首当其冲。

    当剑尖快要落到她的头上时,苏离脸上的笑意连一丝幅度都没变化。

    轩辕剑预想中的惊慌失措,花容失色均没有出现。

    他甚至能在对方眼里瞧见自己疑惑的表情。

    她不害怕吗?还是故作镇定?

    三皇子倒是忍不住惊呼出声,第一时间就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他可不想看见那么美的一张脸在自己面前黯然失色,这不是暴敛天物嘛。

    只是下一秒惨烈的场景并未出现,轩辕剑的剑被人从后面击飞。

    轩辕剑惊怒不已的转头看去,“木将军,你是何意”

    很快他就想到了缘故,“”你是谁的人?轩辕白启?”

    他以为的心腹竟然是别人安插的人,一想到这个,轩辕剑整个人都要原地爆炸了。

    苏离笑着朝木将军作了个请,“将军,皇上等你已久。”

    “谢姑娘。”木将军沉闷的与苏离回了个礼,举步朝前走,越过轩辕剑的时候,淡淡的说道:“木家军从始至终臣服的唯昭帝一人。”

    上首处,昭帝精神奕奕的端坐在场,脸上一丝病容也无。

    在场事先不知情的人也均猜测到了几分,之前有过别样心思的人均将头低埋至胸前,暗暗收起了攒动的心思。

    昭国不流行父弑子,轩辕剑犯了这么大的错,昭帝也只是将人圈禁起来。

    到底还是自己最疼爱的儿子,虽然对方并不这么认为。

    昭帝还是委派了许多贴心的奴仆过去,连带着二皇子府里受宠的侧妃侍妾都给送了过去。

    昭帝对待儿子尚且留了几分情面,但面对那些被权势迷了心窍的臣子就没这么宽容了。

    整整一个月,京城都处于人心惶惶,大门紧闭的时期。每隔几天就会有一个大臣或者宦被御林军抄了家,九族均被流放到苦难之地。

    这一个月内,整个城中都能听到连绵不接的叫喊哭泣声。

    到了快要过年的时候,新春的喜气才逐渐将这种沉闷的气氛慢慢清扫而光。

    苏离也接到了从潮州寄过来的家书。

    苏老爷对自己久违归家的女儿很想念。

    这边的事情已全部了结,苏离也准备回家过年。

    此时她的脚步却被另外的突然状况拖住了脚步。

    这次昭帝是真的病重了,一朝患病便来势汹汹,年头还没挨到,人就不行了。

    太子轩辕白启顺势上位,改国号为启。新皇启帝上位第一件事情便是封文先生与苏离分别为左右两相。

    紧接着一道接一道利国利民的政策从太和殿传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