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温柔一刀
    ,

    81zw提醒书友注意休息眼睛哟全速更新请继续关注

    看,就上文字版最快更新的站。

    “当当当……”

    一阵有节奏的钟响,让原本就有些局促不安的王子君,神色一阵黯然。虽然不甘心再次扑空,但他也知道,眼下自己该识趣地走人了。他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十几次来了,就算堂弟再怎么日理万机,也不至于连见上一面都这么难吧?

    “二哥,别嫌麻烦,再呆会儿吧,说不定子华很快就会回来的。”没有丝毫诚意的客套,虽然是在留客,但是听在人的耳中,却比驱赶还要难听。

    心情压抑地走出那气派的别墅,王子君就觉得一阵眩晕,明亮的路灯,把王子君瘦削的身影映照得那么的孤单!

    “吱!”

    刺耳的刹车声从王子君的身后响起来,伴随着这刺耳的刹车声,一个青年男子的头从车窗内探了出来:“你瞎了还是聋了,想找死啊!”

    “对不起,对不起。”王子君看着那明亮的车灯,连声的道歉。

    而就在他转身的瞬间,一个中年男子的面孔闪现在了他的眼前!尽管多年不见,但是王子君还是一眼认出了他:这人就是自己要找的王子华!

    看着车里衣着光鲜的子华,又想想车外落魄的自己,巨大的落差,让王子君嗫嚅了半天,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而那坐在车内的人,根本就没有瞅王子君一眼,只是淡淡的说道:“小云,以后开车注意点儿,走吧!”

    “是,市长!”那司机答应一声,就要摇起车窗。

    “子华,我是子君哪!

    绵绵的细雨。晃动的街景。汽车声。尖叫声。被撞飞的自行车。翻在马路中间的手提包。四溅着血迹的路面。身躯仿佛在这一刻一下子轻了很多,飘然若飞似的……

    王子君的头很痛,痛得几近爆裂,根本就睁不开眼,也许是耳边一声又一声的呼唤打动了他,也许是还有许多未了的心愿没有实现,他不想死,也不能死。于是,他在死亡线上挣扎,自己在梦里和自己撕巴,撕巴之后的结果是,他又活过来了!

    “王书记,你快醒醒啊,王书记……”

    王书记,这是喊谁呢?艰难地睁开沉重的眼皮,王子君就看见一个面目轮廓不清的面孔,正俯身在自己身旁,一声接一声地呼唤着。

    “王书记……王书记……”

    这女人好像不是自己的老婆,那她又是谁呢,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还高一声低一声地喊自己王书记!

    想到王书记这三个字,王子君的内心泛起一阵难言的酸楚,当年,的确有人这么叫过自己,不过现在,二十多年过去,早已物是人非了,她这么称呼自己,莫非是二十多年前的老同事么?

    眼前的光线渐次放亮,王子君终于看清了眼前女子的模样。这女子穿了一身连衣裙,裙子外套了一件白色的羊绒外套,虽然素面朝天,看上去却依然显得光彩照人。只是,这一张韵味十足的脸上,此时写满了慌里慌张,不知所措。

    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眼熟呢?看着这张似曾相识的脸,心衰意迷的王子君笃定沉思之后,昏昏沉沉的脑袋,突然间清醒了过来。

    “杜晓曼!这不是杜晓曼吗!”想到这个让他恨了多年的女人,王子君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股力气,猛的将头抬了起来。

    随着距离的接近,杜晓曼的脸在王子君的眼中,也变得越发的清晰起来!”

    “派出所的车”,这五个字,就好似一把剔骨刀似的,飕飕的飞过来削人,一下子剜中了王子君的心,又开始刺入他的四肢百骸,像是要以一种活剐的方式由里向外一刀一刀地剐碎他的骨头!

    往事汹涌而来,冲撞着他的记忆,看着那疾驶而来的警车,王子君就觉得冥冥中,像是那车里承载着置他于死地的祸害和灾难,他远远地躲开,那灾难仍然如影随形的跟到了他这里!

    在前世,自己开车带着党政办的杜晓曼出事之时,也是这辆车赶了过来,当时还以为遇到救星了,没想到那派出所的所长一个屎盆子扣到了自己头上,非说自己和杜晓曼在车上搞不正当关系。用现在流行的说法就是玩车震,折腾得动静大了,忘乎所以之下,这才翻了车。不但没有送自己去医院,还将自己扣押了起来。

    而当时,天真的王子君还以为真相早晚会大白于天下的,可是,让他大为吃惊的是,第二天,一切都变了!

    那遭受了不白之冤的姑娘杜晓曼很快承认了和自己有不正当关系,和他早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这份口供无异于从背后狠狠的捅了王子君一刀,铁证如山。王子君一下子被姑娘的温柔一刀给弄懵了!这是多么刻毒,多么致命的一刀啊,这一刀几乎把他置于死地了,是利益的驱使,还是仇恨的所在?原因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只是结果。

    一个月后,由于姑娘把两人的关系解释为两情相悦,王子君只是被记大过一次,但是王子君仍然被各种流言蜚语折腾得狼狈不堪,四面楚歌。大病了一场之后,就像一棵风华正茂的大树被一场突然而至的霜雪袭击了,只剩下了一些枯枝败叶,神情和精神大不如以前了。

    这场桃色事件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王子君自此以后,整天郁郁寡欢,一蹶不振,对仕途失去了信心,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决然地辞掉了所有的职务,义无反顾地跑到一个偏僻的小村里当了一辈子的教书匠。

    尽管,这件事在那个世界中已经过去了很多年,曾经轰动一时的王子君也像一段甘蔗的残渣,被人们津津有味地反复咀嚼之后,早已经被淡出了视野,但是,二十多年过去,每一次午夜梦回,每每想到这件事,他都会在夜半时分激灵灵的醒来,一种锥心刺骨的痛感让他永远无法释怀!

    痛!真的很痛,就好似一条吐着芯子的毒蛇,不停地吞噬着他的心,吞噬着他的肺,吞噬着……

    重生了,以后的发展,将再次沿着以往的轨迹前进。可是上天又给了自己一个机会,难道自己还要循着那段让自己不堪回首的轨迹再走下去么?

    不,不能!我绝对不能再重蹈旧辙,我不要成为当年那个落荒而逃的败者!一场阴谋把自己的人生轨迹搅扰得面目全非,他不愿,甚至是不敢回首,这些年自己走过来的路,那是怎样的一种苍凉,又是怎样的一种悲壮啊!想当初,自己作出辞职的决定时,可是带了一种赴死的决绝啊!

    想到这里,王子君心里涌上一层恨,雾一样弥漫,胸腔里像着了火一样,炙烤着他的五脏六腑,他似乎闻见了自己的血肉被烤焦的味道,闻到了血涌上咽喉的味道,闻到了命运撒在他脚下的荆棘刺破他双脚的味道。既然上天又给了我一个机会,我王子君无论如何得轰轰烈烈的走下去。我不是你们歹毒手段的牺牲品,我要向你们证明,现在,你们才是孙子,我是爷!

    王子君忽然觉得嗓子眼儿咸咸的,压抑得太久的血在那一刻沸腾着,奋勇地试图奔涌而出。“等着吧,不是鱼死,就是网破!”声音尽管显得很平静,但却铿锵地激荡着他的耳膜和心灵!

    血液有点沸腾的王子君,猛的一推车门,那辆飞驰而来的警车,吱的一声就停了下来……

    手机阅读 享受阅读乐趣,81zw,66721是我们唯一的域名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