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求推收)
    张民强的脸色一暗,朝赵连生看了一眼,就将手中的点名笔一放,不再说话了。

    李三泰站在这静寂的大会议室之中,脸上的慌张之色越发的明显,直到现在他才明白过来,刚才,自己被王子君给耍了,是他自己把做下的恶心事给抖搂出来了!

    只是,此时此刻,话已出口,覆水难收,沮丧之下,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赵林生,希望姐夫能在关键时刻力挽狂澜,替自己说句话,不然,恐怕他就全完了!

    裘加成丝毫不掩饰自己脸上的笑容,反正早已经和赵连生撕破了脸皮,索性没有了什么顾忌,见赵连生一派丢了面子,只觉神清气爽,无声的笑了。

    “哈哈,民强书记啊,你这回可是鲁莽了。要让我说啊,你老兄以后还得多下下基层,别老窝在办公室里,让这些不省事的家伙给哄骗了!”裘加成没有直接冲赵连生开火,而是迂回曲折,打趣了张民强一番。

    张民强气得脸色铁青,却也是无可奈何,连李三泰自己都承认自己办了龌龊的事情,他再信誓旦旦地说,这个李三泰同志我了解,这岂不是睁着眼睛说假话么?

    以往,不管这裘加成说什么话,都会被张民强批得一无是处,此时终于报了一箭之仇,裘加成怎么能不乐呢?将嘴里的烟卷狠狠的吸了一口,裘加成接着又看向了刘根福:“根福干工作还是很有冲劲的,就是理论知识有点欠缺,以后按王书记的指示多注重一下理论学习,还是瑕不掩瑜的。”

    刘根福的牙齿磨得牙根发酸,却也是无话可说,不过眼中的怨毒之色却是更深了几分。

    王子君静静地看着这一切,裘加成的出手,倒是在他的意料之中。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这裘加成的出手居然会如此的犀利,看来,裘加成和赵连生的矛盾已经不是一日之寒了。

    这个裘加成可以拉拢!

    心中暗暗打定主意的王子君并没有接着开口,此时他已经大获全胜了,他需要做的就是见好就收。

    “啪”,乡政府会议室的桌子,再次被拍响了。赵连生从座位上站起身来:“李三泰,你竟敢干出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来?如果不是被王书记撞见,我还不知道要被你蒙蔽多久!从现在起,你给我卷铺盖立马滚蛋,这个班,你不用再来上了!”

    快刀斩乱麻,赵连生真是好打算,这么做虽然牺牲了李三泰,却也让他保存了颜面。

    李三泰听说让自己卷铺盖走人,像被霜打了的茄子一般,心里瓦凉瓦凉的。在乡政府中,尽管他只是一个伙夫,但是好歹领着财政工资,在村里的邻居们看来,他李三泰可是个吃公家饭的,风刮不着,雨淋不着,那可是很让同伴们眼红的。让他回到村里当老百姓,整天撅着屁股捣腾那几亩地,汗珠子摔八瓣儿,落下的收入还不够他一个月挥霍的,这,这让他怎么生活!

    “姐夫,您饶了我吧,我不是人,我不该老惹你生气,我该罚,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敢了!”

    李三泰可怜巴巴的看着赵连生,话音里都带着哭腔了。

    赵连生见李三泰对他死缠烂打,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心中暗骂,等你小子滚蛋了,这件事就先揭过了,等我收拾了王子君,不会让你再回来吗?不让你来,你姐也不愿意啊。当着这么多的人面,你不给我个台阶下,这不成心是给老子添堵么?

    “赵乡长,你消消气,你恨铁不成钢的心情,我理解,但是对三泰的处理,还是太重了。年轻的时候,谁还能不犯点错误呢?犯错不可怕,只要改过了,那就是好同志,依我看,教育是必须的,至于回家,就不用了。”王子君稳稳的坐在自己的椅子之上,轻声的朝着赵连生安慰道。

    “三泰,你回去写一份深刻的检查,剖析一下犯错的根源,然后诚恳地给人家道个歉,把对方的损失退赔给他。这件事,就由裘乡长负责一下,不要让赵乡长为难了。”

    王子君接下来的话,让李三泰惊喜交加,只要能保住这个工作,就算让他吃屎他也认了!

    台上的赵连生听了王子君的处理,却是表情复杂,如坐针毡,好像犯错误的不是自己的小舅子,始作俑者倒是他李连生一般!

    从上一任书记算起,他赵连生就一直掌握着乡里的大局,何曾像现在这般被动过?可是现在,他不但处于被动的位置,而且还找不到丝毫反击的办法。在大家眼里,关键时刻,还是他王子君发了话,保了李三泰,按说,他赵连生还得值王子君的这份人情呢。

    “王书记放心,李三泰虽然跟赵乡长是亲戚,但是,这事一码归一码,我会尽最大努力帮助三泰同志改正错误的,两位领导尽管放心好了!”裘加成从座位上站起身,表决心一般的朝着王子君说道。

    王子君冲着裘加成点了点头道:“加成乡长,这件事情,你一定要站在讲政治的高度来抓,好好的帮助三泰同志改过自新,不能让老百姓背后对我们的干部戳脊梁骨!有什么困难可以向我和连生乡长汇报。”

    主席台下方的乡干部,一个个老老实实的坐在下边。集合之前对王子君心存的那一丝轻视之意,却是消失的干干净净,更是有不少人觉得有一种风起云涌,山雨欲来的感觉!

    “裘乡长,既然王书记已经有了指示,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三泰是我妻弟,但越是如此,你越要给我严加要求,如果只是敷衍了事,踏踏实实走了一下过场就让他蒙混过关了,从我这都不能通过!”赵连生还是赵连生,沉吟片刻之后,就义正言辞的朝着裘加成说道。

    裘加成捏了捏手中的烟卷,淡淡一笑:“赵乡长放心,您的安排我记清楚了。”

    “好了,三泰的事情,就到这里。赵乡长还有什么要讲的没有?”王子君看着赵连生还想开口,就直接插言,将赵连生接下来的话给硬生生的堵了回去。

    赵连生深深的朝王子君看了一眼,然后抬起头道:“我没有什么要说的了。”

    “既然没有,那咱们就散会。”王子君说话之间,迅速起身,阔步走出了会议室。

    以往一散会,都争先恐后作鸟雀散的乡干部,没有一个贸然起身,等王子君的脚步离开之后,一个个才默默地离开了会议室。

    “要变天了……”低低的声音,从三三两两下楼的人群中传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