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酒场(泣血求票)
    “王书记,我怎么没听到你的坐骑响啊?”还没端起酒杯,周爱国就漫不经心地向王子君问道。

    “爱国,这红焖羊肉还堵不住你的嘴?赶快尝尝味道怎么样!”裘加成知道王子君没有开车来,赶紧岔开了话题。

    周爱国当然知道裘加成的意思,却装作视而未见,目光直勾勾地盯着王子君,想是非要问出个答案来不可!

    作为一个成绩斐然的刑警队长,周爱国也有他自己的骄傲,这王子君年纪轻轻就混到了正科,就算是傀儡,就算是摆设,他周爱国也觉得心里酸酸的。

    “赵乡长去县里开会,车被他开走了。”王子君早就看穿了周爱国的心思,当下也没有遮掩,如实的回答道,那轻描淡写的模样,仿佛在说一件跟他毫不相关的事情一般。

    乡长把车开走了?裘加成神色一动,仿佛想到了什么,却并没有说出来。周爱国心中却是一阵不屑,暗道,这传言果然没错儿,这老兄算得上是窝囊废一个!

    “呵呵,王老弟啊,远来的都是客,老兄我尽管离开了红岭村,这地主还是当得的,今天,老兄我就借花献佛了,咱哥俩儿走一个!”周爱国说话之间,就将那酒盅一举,冲着王子君道。

    熟人之间称兄道弟自无不可,但是,在体制之中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除非熟悉之人,一般都是以职务相称。眼下,这周爱国不由分说地叫王子君老弟,明显有失分寸了。

    “好,走一个。”王子君并没有发怒,而是轻轻地端起酒杯,和周爱国干了一个。

    “嗯,有道是,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好事成双,咱俩再干一杯如何?”周爱国的语气里已经带了几分明显的挑衅。

    王子君淡淡一笑,点头应允。两个人像是在无声的较量,两杯白酒放在桌上了。周爱国端起酒杯,一仰脖灌进了肚里,“我先干为敬了!”“来来来,再喝!”

    王子君却一口回绝道:“我酒量不行,你随意吧!”

    周爱国一看王子君并不接招儿,脸上便有些悻悻之色,嘴里却尖酸地讥讽道:“哎呀,亏王书记还是官场中人,没听说过吗,能喝是不是县政府西边的那个大饭店哪?那地方我开三级干部会的时候去过一次,啧啧,那厚地毯铺得比咱家的床都软和,如果不是让裘乡长扶了一把,说不定还会出洋相呢。”王孝兵一边抽烟,一边笑嘻嘻的说道。

    听王孝兵说得好笑,王子君笑了一下,也不由轻轻地笑了笑。而其他几人,更是开怀大笑了起来。

    “来,裘乡长,王老弟、孝兵,咱再端一个!”周爱国说话之间,又端起酒盅道。

    裘加成见周爱国故意将王子君的名字排在他的后面,脸上有些不自然。当下一放酒盅,就准备说话,却见那被周爱国显摆一般地放在桌子上的bp机又尖锐地响了起来。

    “他娘的,这东西你说好吧,也真好,哪儿有酒场都漏不掉;你说坏吧,也真他娘的坏,就像给你身上套个根绳一般,躲到哪儿都得把你揪出来!”周爱国嘴上这么说着,手里还是赶紧将bp拿起来了。

    对于周爱国的挑衅,王子君已经有点烦了,不过他必须要给裘加成面子,看着拿着个bp机显摆的周爱国,王子君的心思,却放在了吴凯的身上。

    作为一个乡里的一把手,最要掌握的就是人事权,不过派出所和财政所这两个要害部门,却也不能放过。派出所的赵子跃是赵连生的把兄弟,这很危险。尽管自己已经化解了赵子跃前世之中对自己的陷害,那谁又能够保证,这赵子跃狗改不了吃屎,再来害自己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