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热脸贴了冷屁股(呼唤推收)
    王子君不知道,他在红岭村喝酒的时候,还有两个人也在喝酒,而且,在这个酒场上,一个想要将他置于风口浪尖的阴谋,正在悄悄地酝酿。

    又是一个明朗朗的天,天空湛蓝,看看天空里暖洋洋的大太阳,一种舒坦就漫过了全身,当神色淡然的王子君走向会议室时,他的四周也如赵连生一般,多了七嘴八舌的问好之言。

    “王书记,您看,您还有什么指示?”赵连生安排完工作,照例向王子君问道。

    有了上一次的经历,所有的干部职工都坐得规规矩矩的,等着王子君作指示。

    “赵乡长安排的很好,我完全同意。另外,还有一个问题,眼看到了农闲季节,同志们要密切注意群众的思想动向,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彻底把不稳定因素排除在萌芽状态,避免上访和越级上访现象的发生。同志们,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啊……”

    坐在主席台上,王子君的声音就像他平常的声音,他的神情也一如他平常的表情,可是坐在台下的干部职工却像是听到了铿锵有力的宣言,在王子君不怒自威的目光注视之下,一个个正襟危坐,洗耳恭听。

    王子君说这些话是有目的的,他能想象得到,昨天的犀利出手会带来什么反应。尽管坐在台下的人表面看来十分平静,但是内心里早已是暗流涌动了。他想要旁敲侧击地敲打一下那些不安分的家伙,作为一把手,他得向他们证明,他的眼光是犀利的,他的权威也是绝对不容侵犯的!

    赵连生依旧淡淡的笑着,但是熟悉他的人,却能感受到他的眼神开始收缩。而这,正是他正视一个人的开始。

    随着一声散会从王子君的嘴中吐出,西河子乡的干部陆陆续续地离开了会议室。等王子君从会议室走回自己的办公室时,就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已经在门口等着他了。

    高胖子,来人就是卫生院的高院长。

    高胖子在看到王子君的那一瞬间,眯缝成了一条线的两只眼睛炯炯如电,闪出一丝希望的光亮,笑眯眯地跑到了王子君跟前,客气道:“王书记好。”

    “高院长啊,你有什么事么?”王子君对于这高院长反应冷淡,决定拿他开刀了。

    “王书记,我主要是想给您汇报一下卫生院的工作。”高胖子搓搓手,恭恭敬敬的说道。此时的高院长,肠子都快悔青了,昨天王子君处理李三泰的事传到了卫生院,让他如坐针毡一般,不得安宁。

    这王书记显然不是易于之辈,他可能怎么不了赵乡长,但是,想要撸了自己的卫生院长,岂不是轻轻松松就可以搞掂?

    高胖子啊高胖子,你怎么糊涂了呢,明明知道是书记大人还开溜了,你就差那几个医疗费么?越想越觉得坐立不安,悔恨交加的高院长,决定在王书记没有出手之前,主动来个负荆请罪,请书记大人网开一面。

    “卫生院是刘乡长主管的,你有什么事情直接找他汇报就是了。”对于高院长这等人,王子君懒得多看他一眼,不耐烦地挥挥手,示意高院长离开。

    见自己热脸贴了个冷屁股,高院长只觉得自己的心都揪紧了,仿佛看到自己这个卫生院院子的位子,马上就要换人了。

    在位是老子,一旦被撸下来,连孙子都不是。不行,哪怕死马当作活马医,我也不能把这个肥差给丢了!因此,看王子君进了办公室,高胖子腆着脸,刺溜一下就跟了进来。

    “王书记,我知道您忙,您再怎么日理万机,也得听我道个歉,昨天的事,都怪我高胖子瞎了眼了,王书记,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权当我就是个屁,您一闭眼就把我放了,可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

    就在高胖子低三下四的求情之时,门外响起了一阵咚咚的敲门声。高胖子心里纵使有一千个不甘,这会儿也只能将谄媚的话先憋着。等他看到进来的乃是乡长赵连生时,尴尬之下,脸上像是盖了层白霜的驴粪蛋蛋儿一般,面色苍白,十分难看。

    “王书记,哦,老高也在啊。”赵连生满脸微笑的走进来,冲王子君点了点头,就在一个沙发椅上坐了下来。

    在书记的办公室里汇报工作被乡长碰到,高胖子的气势立刻又矮了-重生之我的书记人生

    王子君本来是坐在自己椅子后面的,见赵连生来了,他就坐过来了。尽管赵连生是他的对手,但是王子君却不是当年的毛头小伙了,越是棋逢对手,越要口蜜腹剑,深藏不露,至少表面上,他要给赵连生足够的尊重。至于背地里怎么样,那他赵连生就不是自己肚里的蛔虫了!

    赵连生出招了!

    一脸从容地在赵连生的对面坐下,王子君虽然不知道这赵连生打的什么主意,但是内心的直觉却告诉他,赵连生终于憋不住了!

    “膀子疼可不是小事,老赵啊,光有工作能力是不够的,强壮的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万一将来组织上需要压担子,没有一个健康的体魄,那怎么行呢?西河子乡和我本人,可都离不开你呀。”王子君一脸关怀的对赵连生说道。

    找王子君请假,乃是赵连生对付王子君的第一步,听王子君说得道貌岸然,赵连生只觉一阵恶心。组织上需要压担子,我的身体素质绝对是一流的,难不成,你还会拿这个往下拽我?再说了,什么叫“西河子乡和我都离不开你”?你还真把我当成你的下属了?

    不过,心里虽然郁闷,赵连生却不好意思发作。官大一级压死人,谁让他王子君是一把手呢?

    “谢谢王书记关心。”赵连生沉吟了一下,还是违心的挤出来一句感谢之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