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将错就错(泣血求推收)
    “赵乡长,您的膀子疼又犯了?前一段县医院的老张不是说给您治好了么,怎么又犯了,这老张也是不着调哇。”夹在乡长和书记中间,高胖子有点晕头转向,此时听赵连生说膀子疼的毛病又犯了,赶忙讨好道。

    此话一出,赵连生的脸色就不好看了,这高胖子的马屁拍得他措手不及,只不过,这马屁却是拍到了马蹄上,赵连生心里暗骂,这高胖子以前挺有眼色的,怎么今天光给我捅娄子啊。

    王子君看着高胖子努力讨好赵连生,越发觉得他的假请得有猫腻,心里虽然猜测,表面上却装作浑然不觉。

    “老赵,治病要紧,你放心去就是了!我家就在江州,医院里也有熟人,有几个还是专家,我给他们打声招呼,你去了直接找他们就成。”王子君说着,手里就拿起了电话作势要拔。

    赵连生本来就是装病,怎么会用王子君的大夫?当下赶忙一压王子君的电话道:“王书记,我有原来的病历,还是找原来的大夫吧,就不用麻烦您了。”

    “老赵,论工作,咱是伙计,私下里咱可是兄弟。你可别跟我见外,找个专家好好看看心里踏实啊,说不定我熟人跟你的主治大夫还认识呢。”

    高胖子浑然感觉不到这两人对话里的奥妙,此时他还觉得传言这一二把手不合拍的事情,根本就是一个谣言。当下赶忙随声附和道:“赵乡长,我看您就别推辞了,多两个专家会诊一下,总是好的。”

    好你个头!

    赵连生真想把这个插嘴的高胖子跺上一脚,这家伙怎么就是一头蠢猪呢,连最起码的政治觉悟也没有!被动之下,他只好对王子君的好意千恩万谢,解释自己是和人约好的,如果再另外找了就伤了中间人的面子云云。

    “那好吧,你放心看病,有什么困难及时给我联系!”王子君一脸可惜的说道。

    “王书记,我这次去检查,估计一时半会回不了,这乡里的工作就全靠你了,不过我相信,有王书记在,肯定不老办的。”赵连生说着,手里就多了个请假条:“听医生说,我这病最少得两个星期,请书记批准。”

    王子君接过请假条,心中暗道,这家伙敏感得很,嗅觉实在灵敏,因为他想要施展的招数,应该就在这两星期之内。

    “唰唰唰”,王子君三个大字跃然写在纸上。

    赵连生的请假条倒是自己亲自写的。应该说,赵连生的字算得上是一流的,他相信混迹官场,一笔好字二等才情三斤酒量这一说。说实话,尽管他平时并不仗着这个炫耀,但是碰听见旁人赞不绝口的感叹,心里还是很受用的。

    王子君只是签了个自己的名字,但是,这三个字,却像画龙点睛一般,行云流水,刚柔并济,龙飞凤舞,苍劲有力,直把赵连生看得心里暗暗叹服。

    当然,他真正服的只是王子君的字而已。

    这小王的字还是蛮不错的,不过,让他在一个乡里主持工作,还是有点太嫩了,去哪个学校当个孩子王倒是蛮合适的。心里这么想着,脚步已经往外挪了:“王书记,那我走了,回家收拾收拾,下午我就不来了!”

    高胖子见赵连生走,也赶忙向王子君告辞,紧随着赵连生的步伐跟了过去:“赵乡长,您等等我,你这膀子疼怎么就这么顽固呢!”

    赵连生猛的停住了脚步,冲着高胖子狠狠地瞪了一眼,这才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了过去……

    王子君坐在办公室里,苦苦地思索着当年出事后西河子乡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可是任凭他怎么搜索,那承载了他屈辱一生的记忆里,都没有任何大的事情发生。而现在,即将要发生的事,也许是因为自己的强势变化引发的。

    静静地坐在办公桌前,王子君有点昏昏沉沉的,按了按额头,气色才好了很多。

    “咚咚咚,”轻轻的敲门声过后,办公室主任王六顺走了进来。

    “王书记,赵乡长要去治病,他让我把乡里正在开展的几项工作给您列了一个清单,您过过目吧。”王六顺说着就把一张纸放在了王子君跟前。

    这张纸上,洋洋洒洒列了十几项工作,这些工作每一项都写得非常清楚。看着王六顺一本正经的等着王子君表态,心里不由得对赵连生又高看了几分!

    滴水不漏啊,他请假了不说,还把各项工作给自己细细的交代一番,如果在他请假期间,出了什么乱子,那就跟他无关了!

    心思闪动之间,王子君将手里的纸仔细了一遍,对王六顺道:“王主任,赵乡长真是个难得的人才啊,工作思路清不说,还有始有终,膀子都疼成那样了,还不忘西河子乡的发展。不容易啊!”

    作为赵连生的心腹,王六顺自然知道赵连生去干什么了,此时听了王子君的感叹,差点笑出声,暗道,这小王书记到底还是年轻啊,跟赵乡长斗,还是太嫩了。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书屋

    “嗯,赵乡长经常带病坚持工作。”王六顺见王子君夸赞赵乡长,也赶紧附和道。

    “赵乡长为咱西河子乡的发展,操心费力,任劳任怨,现在去看病,咱们党委政府不能不重视,要把给赵乡长治病当作一项政治任务来看。王主任,你一向心细,我看,你就辛苦一趟,陪赵乡长去一趟江州吧。”王子君说话之间,双眸紧紧的看着王六顺。

    王六顺作梦也没想到,赵连生请假原本是给他下的套儿,这王子君居然上当了!想想赵连生给自己的任务,赶忙道:“王书记,办公室一大摊子事,我看还是换成其他人吧……”

    “王主任,眼下,赵乡长的病就是咱西河子乡最大的事,我之所以让你去,是出于对你的信任,这是党委政府交给你的工作,知道吗?”王子君根本就不给王六顺分辩的余地,把政治任务的大帽子都给扣上了。

    王六顺还想说什么,张张嘴,却是觉得无话可说。王子君把赵乡长的病都放在政治高度了,要当作临时的重心工作来抓,他还能怎么样呢?王子君说得理直气壮,就算他一百个不情愿,又能拿什么话反驳呢?

    “好了,你去吧王主任,别辜负了党委对你的信任!”王子君笑吟吟的拍着王六顺的肩膀,一副你办事我放心的模样。

    王子君只觉心里充满了悲哀,现实就是这样的,王子君的这个安排让他猝不及防。因此,从王子君的办公室离开之后,王六顺就风风火火地赶到赵连生的家里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