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上访
    七嘴八舌的吵嚷声中,乡中的上百名老师浩浩荡荡的出发了,一个个义愤填膺地朝乡政府涌了过去。刚才还起劲怂恿的孙会计和赵烈两人,却在整个队伍走出校门时,偷偷地溜开了,往一栋小楼里跑了过去。

    “翟组长,李所长,事情都办妥了!”孙会计来到办公室,端起一杯水就喝,烫得连连摆手,哎哟声不断。

    李元意大大咧咧地坐在乡教育组长翟万臣的老板椅上,嘿嘿一笑道:“办得好!老翟,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你这手下还真是人才济济啊。等赵老大回来了,我会把这件事的经过如实跟他说的!”

    翟万臣四十多岁,个头不高却是满身的赘肉,听到李元意的夸奖,窝在沙发里的身子欠了欠,抬起那胖胖的手掌,抿抿脱光了头发的脑袋,随声附和道:“哎,反正你老哥在赵老大手下讨生活,摊子大,琐事多,穷家难当,实在是不好过啊,以后还得指靠你在赵老大那里美言几句,多拔点办公经费,否则,你翟哥就揭不开锅了!”

    “没问题,老翟你放心好了,等赵老大一回来,我就说你老翟功不可没,但凡对你有利的,我就赶紧掏耳朵;对了,剩下的小学可都安排好了?光靠乡中的话,老师有点少,还是形不成气候,达不到规模啊!”李元意一边拍着胸脯作保证,一边惦记着十几所小学的动静。

    “你翟哥办事,你还不放心么?据我估计,现在全乡十五所小学的老师,都应该在路上了,等乡中的老师到了乡政府,他们应该就能汇合了!”

    两根手指有节奏地敲击着桌子,李元意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嘿嘿,老翟,这只是开始,他王大书记这两天闲着无聊,徒有其才,苦于没地方施展,我们可是想领导之所想,急领导之所急,千方百计给领导造政绩啊!”

    天很蓝,白云朵朵。是一个很好的秋日。伊枫哼着小曲骑着自行车来上班了。紧身的牛仔裤包裹着青春的肢体,浑身上下透着一股逼人的英气,整个人看起来显得清清爽爽,活力四射。进了校园,正是书声朗朗的早读时间,伊枫深深地吸了口气,她喜欢这样的工作环境,心里感叹一声,年轻真好啊!

    “赵老师,你们在干什么?”看着簇拥在办公室里的几个同事,伊枫奇怪的问道。

    那赵老师已经四十多岁了,身体已经有些发福。在红岭村小学,这赵老师的业务能力却是一流的,颇有威望。听见伊枫问她,扭过头来道:“小伊啊,你还不知道吧,刚刚接到乡教育组的通知,这次过八月十五,别想领上工资了!”

    什么什么,不发工资了?伊枫听了这话也是吃了一惊,尽管她还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年龄,平时也有父母接济着,但是,这个消息,仍然让她很是扫兴。

    “前几天不是还说中秋节之前给咱们发工资么?怎么突然间又变卦了?”伊枫的话音还没有落,就听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道:“怎么回事?哼,给咱们发工资,倒像是从领导自家腰包里掏钱似的,咱们在这儿辛辛苦苦天天吃粉笔沫,到发工资了,领导两片嘴唇一张一合,说句没钱,咱的辛苦钱就没影儿了,这还让不让咱们过了?”

    这个发牢骚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红岭村小学的副校长蔡东君。这蔡东君就是红岭村人,平时教书不怎么用心,却和教育组的领导来往频繁,打得火热。有一半心思都是在拍马屁中度过的。在整个西河子乡教育系统,有一个关于他的段子,广为流传,堪称经典。

    据说,蔡老师上课,讲的那真叫一个言简意赅,统领概括。小学生一节课四十五分钟,他只有三句话:第一句是看吧,这一声吩咐下去,十分钟的课时就过去了;第二句是念吧,这一念又是十分钟;接着就是写吧,这二十五分钟写下来,那边叮铃铃的就下课了!

    尽管这个段子是道听途说,多少掺了些水分,但是,蔡老师的教学成绩却是有目共睹的。那就是只要是蔡老师教过的学生,考试成绩大多都是两位自然数,而且还是最小的。

    别看这蔡东君教学不积极,巴结领导却是轻车熟路,收放自如,弄得上上下下的领导都像植物需要光照一般,时时事事都愿意喊上他。时间长了,弄得很多老师都像防贼似的防着他,不敢发半句牢骚。没想到,这个当口,这蔡东君这颗大太阳倒是从西边出来了!

    “李校长,这都半年不发工资了,再不发,这中秋节就不用过了,直接要饭去算了!”一个老师朝着坐在办公桌前眉头紧皱的校长道。

    “李校长,今天当着领导的面儿,我也不怕大家笑话,这一段,我都是趁早赶晚的去菜市场,给人家菜农要些剥下来的白菜帮,嘴上说是家里喂着小兔子,其实还不是为了省几毛买菜的钱?人穷志短,我自己丢人不要紧,自尊不能当饭吃,只是一旦让人家知道了我是咱学校的老师,可别怪我损害了学校领导的形象!”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书屋

    ……

    大家越说越气,看着一个个愁眉苦脸的老师,伊枫心里对这些当官的也怨恨了几分。她来这红岭村小学还不足一年,对这些同事家里的情况却是相当熟悉。

    别看这些老师都是体面风光的公家人,生活却是过得困顿无比。尤其是两口子都是老师的赵老师,孩子正在上高中,平常的日子更是十分紧巴。

    “从过了年就不给我们发工资,到了八月十五还不发,简直是逼着让我们罢工!我听说乡政府的老师都去上访了,这年头,除非你能引起上边的注意,才能解决问题,否则,拖起来那就不知道到猴年马月了!”蔡东君的一声大吼,顿时打破了办公室的宁静。

    “找他们去,就找乡里的一把手,问问他为什么不给我们发工资!”

    “对,就找他去,庆祝教师节时,我还听赵乡长说马上就发工资了,怎么这乡长前脚刚走,一轮到他主持工作就变卦了?能干就干,干不成就别在这儿蹲着茅坑不拉屎!不给咱一个说法,咱就去县里、去市里告他去!”

    在蔡东君的煽动之下,本来就群情激愤的老师,就好似一道决堤的洪流一般,排着整齐的队伍出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